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
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
人文載道,匯則興邦
熱門搜尋:
全部
下拉
全部
即時
報紙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列表菜單 列表菜單
卡片菜單 卡片菜單
【字裏行間】穿越不是借仙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寫了篇研究高雄《豬八戒遊香港》的文章。題目是《豬八戒下凡記:高雄的借仙諷今小說》,將豬八戒置換於現代香港所經歷的事。美國有一位學者,據此而寫了篇鴻文:《金庸早期小說及五十年代的香港》,卻有兩點硬傷: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小說謎
1950年代的香港文壇,是個小說的時代,其意是指市民大眾沒有什麼娛樂可言,大都沉迷於追報刊的連載小說;甚至購買、租借單行本來過日子。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魯迅的小說研究
近日為寫一篇有關小說史的文章,重翻了魯迅的《中國小說史略》,對這部被譽為本學科的開創之作,又有更深的體會。不錯,「開創」就是「開創」,雖有疏漏之處,仍是「經典」。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武俠筆記小說
香港的武俠小說,無論新派舊派,多是長篇,短篇並不發達,筆記型的更少。所謂武俠筆記小說,我看過的只有念佛山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小說世界》的「技擊短篇」。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報人-小說家
在坊間看到一本書:《清末民初報人—小說家——海上漱石生研究》作者是復旦大學的段懷清教授。吸引我的是「報人—小說家」五個字。因為據我的認知,晚清民初年間,報業趨蓬勃,從事的文人湧現,他們大都是身兼報人和作家兩個身份。這個海上漱石生有什麼不同?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蹄風眼中的俠士
1950年代中期,武俠小說大興,梁羽生、金庸崛起,同期各家亦蜂擁而出,擁有讀者不少,如蹄風、百劍堂主、高峰,江一明等,但他們的名聲,俱被金梁壓下去。於今,這些作家還有幾多人記得?著作散佚,亦難以尋獲了。這班作家中,蹄風在我小學時代,已讀過不少他的作品;其中有部《猿女孟麗絲》,尤為印象深刻。其他的多已遺忘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飛鞋記
童時住在灣仔告士打道,鄰近有家所謂「黃飛鴻國術社」,主事者為莫桂蘭,據云是黃飛鴻第四任妻子;除授武外,還醫跌打。那時我已知黃飛鴻這名字,皆因關德興主演的黃飛鴻電影大行其道,亦跟長輩在戲院看過,卻不甚欣賞,蓋打鬥殊不刺激,不及曾目睹灣仔街頭飛仔開片那麼狼狠和血腥也。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漫說金瓶梅的書
1980年代在廣州和深圳的舊書攤上,常見一本異常醒目的書出現眼前:《真本金瓶梅》,一看封面,我便知是香港的「製造」。嘗拿來一看,不覺失笑:所謂「真本」,哪裏是「真本」!只要翻閱下去,當知是編輯過的「潔本」,與想像中的「淫本」,一點也不「淫」。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懵言不懵
很多很多年前,在中大一個研討會上,聽張詠梅宣讀她的論文《懵人日記》。當時心想,很好呀,居然有人肯研究這類本地通俗小說。張詠梅將小說與當年的新聞事件來比對,說明作家對社會的關懷。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小說史「雙絕」
前些時在這欄指出,馬幼垣教授曾著文大批李輝英的《中國小說史》,指李輝英在課堂講授時,不符「專家」資格,只是「拉夫性質」,寫出來的東西自是「千瘡百孔,笑話連篇,盡暴其短」,如將《清平山堂話本》,內中所收各篇,「一律視為明人擬仿之作」;又如把李漁的《無聲戲》、《十二樓》、《連城璧》三書,竟說成「三書為一書也是大有可能」,馬幼垣指他「僅看過一部坊本《十二樓》,故有此說」。他「膽子真大」!馬幼垣這指斥,實是毫不容情。在更早之前,他也曾筆伐過郭箴一的《中國小說史》,指為「有小說史以來最壞的一部」。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李輝英的學術著作
年前,在舊書店買了部李輝英的《中國現代文學史》(香港:東亞書局,1976年2月再版)。這應該是李輝英在香港中文大學授課時的講義。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淘書客
2013年,方寬烈逝世,享年90歲。我在本報曾寫悼文,述與他淘書一事,於今想來,仍堪記憶。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連圖小說
1950年代的灣仔,沒有什麼高樓大廈,多是四層高的唐樓;而樓與樓間多是一條一條的小巷。有些巷堆滿雜物,有些是營商之所,如理髮檔、小賣檔,在這些檔攤中,不乏租書檔。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讀書是為了活着
小學時就愛將「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掛在口邊,老師也以此教導我們,把書讀好,不愁沒有「黃金屋」、「顏如玉」。於是發憤讀書,尤其是課外書,更是囫圇吞棗;無法,幼時太窮困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流行與通俗
通俗小說等於流行小說?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1950年代澳門謀殺兇手要充軍
吳昊在《孤城記》中說:「偵探小說曾經盛行於五十年代香港,更成為香港通俗文學的重要部分,只可惜從未被重視,給文化界冷落,甚至遭圖書館遺棄,以至滅絕人間,已近全部失傳。」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穿越不是借仙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寫了篇研究高雄《豬八戒遊香港》的文章。題目是《豬八戒下凡記:高雄的借仙諷今小說》,將豬八戒置換於現代香港所經歷的事。美國有一位學者,據此而寫了篇鴻文:《金庸早期小說及五十年代的香港》,卻有兩點硬傷: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小說謎
1950年代的香港文壇,是個小說的時代,其意是指市民大眾沒有什麼娛樂可言,大都沉迷於追報刊的連載小說;甚至購買、租借單行本來過日子。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魯迅的小說研究
近日為寫一篇有關小說史的文章,重翻了魯迅的《中國小說史略》,對這部被譽為本學科的開創之作,又有更深的體會。不錯,「開創」就是「開創」,雖有疏漏之處,仍是「經典」。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武俠筆記小說
香港的武俠小說,無論新派舊派,多是長篇,短篇並不發達,筆記型的更少。所謂武俠筆記小說,我看過的只有念佛山人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小說世界》的「技擊短篇」。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報人-小說家
在坊間看到一本書:《清末民初報人—小說家——海上漱石生研究》作者是復旦大學的段懷清教授。吸引我的是「報人—小說家」五個字。因為據我的認知,晚清民初年間,報業趨蓬勃,從事的文人湧現,他們大都是身兼報人和作家兩個身份。這個海上漱石生有什麼不同?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蹄風眼中的俠士
1950年代中期,武俠小說大興,梁羽生、金庸崛起,同期各家亦蜂擁而出,擁有讀者不少,如蹄風、百劍堂主、高峰,江一明等,但他們的名聲,俱被金梁壓下去。於今,這些作家還有幾多人記得?著作散佚,亦難以尋獲了。這班作家中,蹄風在我小學時代,已讀過不少他的作品;其中有部《猿女孟麗絲》,尤為印象深刻。其他的多已遺忘了。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飛鞋記
童時住在灣仔告士打道,鄰近有家所謂「黃飛鴻國術社」,主事者為莫桂蘭,據云是黃飛鴻第四任妻子;除授武外,還醫跌打。那時我已知黃飛鴻這名字,皆因關德興主演的黃飛鴻電影大行其道,亦跟長輩在戲院看過,卻不甚欣賞,蓋打鬥殊不刺激,不及曾目睹灣仔街頭飛仔開片那麼狼狠和血腥也。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漫說金瓶梅的書
1980年代在廣州和深圳的舊書攤上,常見一本異常醒目的書出現眼前:《真本金瓶梅》,一看封面,我便知是香港的「製造」。嘗拿來一看,不覺失笑:所謂「真本」,哪裏是「真本」!只要翻閱下去,當知是編輯過的「潔本」,與想像中的「淫本」,一點也不「淫」。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懵言不懵
很多很多年前,在中大一個研討會上,聽張詠梅宣讀她的論文《懵人日記》。當時心想,很好呀,居然有人肯研究這類本地通俗小說。張詠梅將小說與當年的新聞事件來比對,說明作家對社會的關懷。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小說史「雙絕」
前些時在這欄指出,馬幼垣教授曾著文大批李輝英的《中國小說史》,指李輝英在課堂講授時,不符「專家」資格,只是「拉夫性質」,寫出來的東西自是「千瘡百孔,笑話連篇,盡暴其短」,如將《清平山堂話本》,內中所收各篇,「一律視為明人擬仿之作」;又如把李漁的《無聲戲》、《十二樓》、《連城璧》三書,竟說成「三書為一書也是大有可能」,馬幼垣指他「僅看過一部坊本《十二樓》,故有此說」。他「膽子真大」!馬幼垣這指斥,實是毫不容情。在更早之前,他也曾筆伐過郭箴一的《中國小說史》,指為「有小說史以來最壞的一部」。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李輝英的學術著作
年前,在舊書店買了部李輝英的《中國現代文學史》(香港:東亞書局,1976年2月再版)。這應該是李輝英在香港中文大學授課時的講義。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淘書客
2013年,方寬烈逝世,享年90歲。我在本報曾寫悼文,述與他淘書一事,於今想來,仍堪記憶。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連圖小說
1950年代的灣仔,沒有什麼高樓大廈,多是四層高的唐樓;而樓與樓間多是一條一條的小巷。有些巷堆滿雜物,有些是營商之所,如理髮檔、小賣檔,在這些檔攤中,不乏租書檔。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讀書是為了活着
小學時就愛將「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掛在口邊,老師也以此教導我們,把書讀好,不愁沒有「黃金屋」、「顏如玉」。於是發憤讀書,尤其是課外書,更是囫圇吞棗;無法,幼時太窮困了。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流行與通俗
通俗小說等於流行小說?
發佈時間
收藏
【字裏行間】1950年代澳門謀殺兇手要充軍
吳昊在《孤城記》中說:「偵探小說曾經盛行於五十年代香港,更成為香港通俗文學的重要部分,只可惜從未被重視,給文化界冷落,甚至遭圖書館遺棄,以至滅絕人間,已近全部失傳。」
發佈時間
收藏
顯示更多

點擊排行

新聞回顧
上一個月
2020
顯示年
7
顯示月
下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