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
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
人文載道,匯則興邦
熱門搜尋:
二十大特別專輯
全部
下拉
全部
即時
報紙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列表菜單 列表菜單
卡片菜單 卡片菜單
【字裏行間】褚威格的蒙田
小學時,語文老師介紹我們看蒙田的隨筆。當年在書局找不到什麼蒙田,只找到黃蒙田,也買來看看,覺得也不錯。後來老師又介紹培根,這時我們才知道,他說的是西洋文學。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杜漸的師友回憶
1990年代中,路經多倫多,得晤許定銘、蘇賡哲等輩。另劉天賜因喪女,不想打攪他了。許定銘說:「見杜漸否?」因不識其人,只看過他的書,那就算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山人釋義
自小喜歡「山人」這名詞。無他,皆因看了不少「山人」的技擊小說,如「我是山人」、「念佛山人」、「禪山人」等。作家用「山人」作筆名的,香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特別流行,也不知其原因;只知晚清時有個赫赫有名的「我佛山人」吳趼人,雖同是作家,他的作品卻非武俠小說。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陶然過中秋
2019年初,在北角英皇道,突被一人在後呼喚,回首一看,赫是陶然,精神氣俱爽的陶然,正和他家人在一起。他說:「剛喝完茶。」略談幾句後,就分手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寒山子姓貧名窮
知道寒山子這人,乃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當年也,看雜誌知道西方和日本文人對這人興趣大增,紛讀其詩並且為文考察,在美國更被封為「披頭一代」的祖師;他的詩,一譯再譯,風行盛況,大勝李杜。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胡金銓與許芥昱
近日在書山中翻箱倒篋,只想找出胡金銓和鍾玲的《山客集》。可惜已不知何處去了。悵悵之餘,赴圖書館逛,倒找出《胡金銓隨筆》來(香港:三聯書店,2011年)。編者胡維堯,是金銓的侄女。翻找《山客集》,皆因搬離沙田山區,我非「山客」矣,遂思胡、鍾兩位「山客」寫些什麼。很久以前雖然看了,內容卻已模糊。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鄭振鐸燒書記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鄭振鐸在上海。8月14日,遙望虹口開明書店,熊熊火起,心如刀割;因他擔心寄存在那裏的一百多箱古書,慘遭災劫。他這麼形容:「我看見東邊的天空,有紫黑色的煙雲在突突的向上升,升得很高很高,然後隨風四散,隨風而淡薄。被燒的東西的焦渣,到處的飄墜。其中就有許多有字跡的焦紙片。」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學者本色
近日尋書,得謝國楨(1901-1982年)《江浙訪書記》。他四出訪書,我也四出尋書,真同志也。他的「訪」,乃訪圖書館也。去過的地方包括江、浙、四川。所得睹書籍,多為孤本,很多書名,普通人聽都沒聽過。而他所矚目的書,當然是古本。他是明清史和目錄學專家。這部《訪書記》,編者在〈編後記〉說:「是他生前最後一部著作。」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卓南生的報業研究
很多年前,看了新加坡卓南生的《中國近代報業發展史》,不禁眼界大開。在同類著作中,卓南生的論述和所徵引的資料,冠絕前賢、同賢。最為我稱譽的,不僅是他的成果,而是他「動手動腳找資料」的精神。尊重資料,崇尚資料,有多少證據就說多少話,這正是史家最寶貴的操守。後來在新聞史的課堂上,我便向學子提出「卓南生精神」這五字,希望他們在學問研究的路上,遵從這一原則。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反讀書與反學術
在書架上靜靜躺着一本書:《反讀書記》(胡文輝著,廣州:花城出版社,2014年),乍看書名,便感到很矛盾,既「反讀書」,難道他真的反對讀書?那他寫的是什麼?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雲君的插畫
2022年6月22日,香港知名的插畫家雲君,在美國加州逝世,享年93歲。我自小就喜愛雲君的插畫,他不僅為金庸、梁羽生的小說「效勞」,也為衛斯理小說出過力。只不過,雲君其後成了金庸的「御用畫家」,也由於金庸武俠小說「得享大名」,雲君這塊「綠葉」,幾十年後成為香港人的一個集體回憶。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鷹爪門拳書
晚飯後,赴圖書館閒逛。偶見一書,大喜,非因書名也,乃「提供資料」者之名字也。此書曰《鷹爪門拳術圖式》(香港:文豐出版社,缺出版日期),編著者「隱僧」,「提供資料」者乃「念佛山人」。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翻譯大家
有小女孩剛獲翻譯碩士銜。記得年前,她在修課時譯吳爾夫的《達洛維夫人》,有兩句,她參考了多個譯本,俱不滿意,這兩句是:What a lark! What a plunge! 。她初譯時,譯為「多輕快!多驚喜!」她走來問我意見,我搖頭。有譯本譯為:「多麼動聽的百靈!多麼迅疾的舉動!」這個是「經典譯本」,我又搖頭。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求真就要求證
看劉以鬯的《看樹看林》(香港:書畫屋圖書公司,1982年8月),頗有感想。這是劉先生一系列回憶文字,總共二十五篇,都與新文學有關。筆下所寫的作家包括蕭紅、豐子愷、陸晶清、葉靈鳳、趙清閣、老舍、姚雪垠、茅盾、孫伏園、靳以、王平陵、陳西瀅、葉紫等。當中,相信方今的讀者,都不知何許人矣,但在當年的文藝界,名氣亦甚譽。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作品必須「可讀」
夜來酷熱,冷氣機不靈,醒來覺感暑氣;半躺床上,昏昏沉沉,周身乏力。隨手拿起床邊一書,翻了翻,人突然精神了,一看書名,韋韋的《威威李私記》是也。這是一部老年的書了。記得是在舊書店買的。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亘古男兒一放翁
舊時讀詩詞,當讀到這一首:「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便深深感受到這位詩翁的愛國情懷。他是誰?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褚威格的蒙田
小學時,語文老師介紹我們看蒙田的隨筆。當年在書局找不到什麼蒙田,只找到黃蒙田,也買來看看,覺得也不錯。後來老師又介紹培根,這時我們才知道,他說的是西洋文學。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杜漸的師友回憶
1990年代中,路經多倫多,得晤許定銘、蘇賡哲等輩。另劉天賜因喪女,不想打攪他了。許定銘說:「見杜漸否?」因不識其人,只看過他的書,那就算了。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山人釋義
自小喜歡「山人」這名詞。無他,皆因看了不少「山人」的技擊小說,如「我是山人」、「念佛山人」、「禪山人」等。作家用「山人」作筆名的,香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特別流行,也不知其原因;只知晚清時有個赫赫有名的「我佛山人」吳趼人,雖同是作家,他的作品卻非武俠小說。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陶然過中秋
2019年初,在北角英皇道,突被一人在後呼喚,回首一看,赫是陶然,精神氣俱爽的陶然,正和他家人在一起。他說:「剛喝完茶。」略談幾句後,就分手了。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寒山子姓貧名窮
知道寒山子這人,乃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當年也,看雜誌知道西方和日本文人對這人興趣大增,紛讀其詩並且為文考察,在美國更被封為「披頭一代」的祖師;他的詩,一譯再譯,風行盛況,大勝李杜。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胡金銓與許芥昱
近日在書山中翻箱倒篋,只想找出胡金銓和鍾玲的《山客集》。可惜已不知何處去了。悵悵之餘,赴圖書館逛,倒找出《胡金銓隨筆》來(香港:三聯書店,2011年)。編者胡維堯,是金銓的侄女。翻找《山客集》,皆因搬離沙田山區,我非「山客」矣,遂思胡、鍾兩位「山客」寫些什麼。很久以前雖然看了,內容卻已模糊。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鄭振鐸燒書記
1937年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鄭振鐸在上海。8月14日,遙望虹口開明書店,熊熊火起,心如刀割;因他擔心寄存在那裏的一百多箱古書,慘遭災劫。他這麼形容:「我看見東邊的天空,有紫黑色的煙雲在突突的向上升,升得很高很高,然後隨風四散,隨風而淡薄。被燒的東西的焦渣,到處的飄墜。其中就有許多有字跡的焦紙片。」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學者本色
近日尋書,得謝國楨(1901-1982年)《江浙訪書記》。他四出訪書,我也四出尋書,真同志也。他的「訪」,乃訪圖書館也。去過的地方包括江、浙、四川。所得睹書籍,多為孤本,很多書名,普通人聽都沒聽過。而他所矚目的書,當然是古本。他是明清史和目錄學專家。這部《訪書記》,編者在〈編後記〉說:「是他生前最後一部著作。」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卓南生的報業研究
很多年前,看了新加坡卓南生的《中國近代報業發展史》,不禁眼界大開。在同類著作中,卓南生的論述和所徵引的資料,冠絕前賢、同賢。最為我稱譽的,不僅是他的成果,而是他「動手動腳找資料」的精神。尊重資料,崇尚資料,有多少證據就說多少話,這正是史家最寶貴的操守。後來在新聞史的課堂上,我便向學子提出「卓南生精神」這五字,希望他們在學問研究的路上,遵從這一原則。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反讀書與反學術
在書架上靜靜躺着一本書:《反讀書記》(胡文輝著,廣州:花城出版社,2014年),乍看書名,便感到很矛盾,既「反讀書」,難道他真的反對讀書?那他寫的是什麼?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雲君的插畫
2022年6月22日,香港知名的插畫家雲君,在美國加州逝世,享年93歲。我自小就喜愛雲君的插畫,他不僅為金庸、梁羽生的小說「效勞」,也為衛斯理小說出過力。只不過,雲君其後成了金庸的「御用畫家」,也由於金庸武俠小說「得享大名」,雲君這塊「綠葉」,幾十年後成為香港人的一個集體回憶。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鷹爪門拳書
晚飯後,赴圖書館閒逛。偶見一書,大喜,非因書名也,乃「提供資料」者之名字也。此書曰《鷹爪門拳術圖式》(香港:文豐出版社,缺出版日期),編著者「隱僧」,「提供資料」者乃「念佛山人」。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翻譯大家
有小女孩剛獲翻譯碩士銜。記得年前,她在修課時譯吳爾夫的《達洛維夫人》,有兩句,她參考了多個譯本,俱不滿意,這兩句是:What a lark! What a plunge! 。她初譯時,譯為「多輕快!多驚喜!」她走來問我意見,我搖頭。有譯本譯為:「多麼動聽的百靈!多麼迅疾的舉動!」這個是「經典譯本」,我又搖頭。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求真就要求證
看劉以鬯的《看樹看林》(香港:書畫屋圖書公司,1982年8月),頗有感想。這是劉先生一系列回憶文字,總共二十五篇,都與新文學有關。筆下所寫的作家包括蕭紅、豐子愷、陸晶清、葉靈鳳、趙清閣、老舍、姚雪垠、茅盾、孫伏園、靳以、王平陵、陳西瀅、葉紫等。當中,相信方今的讀者,都不知何許人矣,但在當年的文藝界,名氣亦甚譽。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作品必須「可讀」
夜來酷熱,冷氣機不靈,醒來覺感暑氣;半躺床上,昏昏沉沉,周身乏力。隨手拿起床邊一書,翻了翻,人突然精神了,一看書名,韋韋的《威威李私記》是也。這是一部老年的書了。記得是在舊書店買的。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字裏行間】亘古男兒一放翁
舊時讀詩詞,當讀到這一首:「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便深深感受到這位詩翁的愛國情懷。他是誰?
發佈時間
收藏
取消收藏
顯示更多

點擊排行

新聞回顧
上一個月
2020
顯示年
7
顯示月
下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