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
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
人文載道,匯則興邦
熱門搜尋:
全部
下拉
全部
即時
報紙
圖集
視頻
從新到舊
下拉
從新到舊
從舊到新
搜全文 
下拉
全文
標題
關鍵字
列表菜單 列表菜單
卡片菜單 卡片菜單
【信而有征】真正的引用
我今早打開《論文字學》,看到德里達摘引了一段亞里士多德談論共鳴的話。這句話是這樣的:「正如文字因人而異一樣,言語也因人而異。但是,由符號直接表達的心境,在所有人那裏都是相同的。」亞里士多德想說的是,個人的喜怒哀樂是由具體的某件事和某個對象引起的。可是一旦我們談論「開心」,它就變成了情感本身,引起開心的事也就隱身了。德里達引用亞里士多德這句話當然是為了說明言語和文字之間的本質差別,為我們當前凡事都要尋求抽象化、精神化和一般化的這種傾向找到一個哲學上的本源。而一想到互聯網正在用偽裝成現實的抽象替代整個現實,德里達的思考就顯得特別必要。
發佈時間
文匯報
引用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3個與音樂有關的事件
最近有3個音樂界的事件發生。一是久未露面的崔健引發的。他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沉寂之後就脫離了流行。前幾年出來拍了一部搖滾味十足的電影《藍色骨頭》,也是十分抗拒這個時代的。就像我那位曾經當過崔健經紀人的好朋友所描述的,新千年的崔健很孤獨,在他獨自一人的時候,他時常沉默。現在,崔健因為要做一場線上直播被瘋狂轉發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崔健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似兒童般
最近在看朗西埃,關於審美,他雖未道明,卻實實在在地把象徵主義看成是一種時代精神。然後,令他倍感需要解釋清楚的東西並非象徵主義當中存在的符指和表徵,這些符號學常常用到的詞總是試圖將我們的生活變成一種符號,讓具體的脫離開具體,成為一種抽象。
發佈時間
文匯報
起來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行動」在行動
一系列的症候都顯現了這個時代的口語性。但倘若我們就此斷定它是一種絕對回歸,那就會陷入歷史循環論當中不可自拔。進而,我們會對存在、價值這樣的命題產生懷疑。然而,媒介學的德布雷對未來持積極態度,在他的《普通媒介學教程》當中,他把人文與科學決然分開,認為技術可以打破我們的循環,令我們身處的環境不一樣。所以,即便人的情感從古至今都沒變過,可是激發它的對象卻不同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樹木希林
自從不去健身,晚上的時間就都貢獻給了電影。昨晚看的是日本電影《澄沙之味》,認識了女演員樹木希林。確切地說,並不是看了這一部電影才認識她。在此之前,我還看過她主演的《日日是好日》、《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只不過當時只是前兩次的相遇,於是她就和其他演員、場景、情節一併作為新的東西被我接納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表演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愛迪生喜歡昏暗的光線
「愛迪生喜歡昏暗的光線。」在《未來的夏娃》當中,Villiers de l'Isle-Adam說出這句話。我們幾乎立刻就看到一位科學家坐在滿是霞光的實驗室,沙發的一角在遠處折射出一個更長更尖的角。愛迪生就坐在這霞光照不到的昏暗之中,感受着明暗交錯。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昏暗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劇情狂熱
我最近在聽瓦格納,間或看了尼采寫的那本《瓦格納事件》。在這本書裏,尼采痛批瓦格納將音樂庸俗化為一個故事。而更令尼采感到悲哀的是,瓦格納的這種嘗試居然影響了整個歐洲交響音樂的業態,令音樂離開了它本身應有的感性主義,整個地被各種繁瑣的劇情包圍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尼采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懸念(二)
懸念是為了設疑而存在的。倘若一個懸疑故事沒有結尾,或者結尾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令人感到意外,我們就會失望。甚至嚴重一點,還會有點憤怒。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故事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體諒式倦怠
前陣子我要組織一次讀書會,同事張雅娟副教授就把《倦怠社會》推薦給我,說它的作者韓炳哲這幾年特別流行,幾乎可以稱作是歐陸哲學的代言人。這部《倦怠社會》就是他的得意之作,談論的是當前社會存在的倦怠感。
發佈時間
文匯報
倦怠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過年
在我印象當中年味最濃的是父親的老家——陝西西安的崇皇寺。這地方據說人傑地靈,不但是漢文帝的出生地,還被唐明皇駕臨過兩次。所以,崇皇寺的「崇」,最早是寫成「重」的,取「雙重」之意,以示紀念。其實,像這樣的歷史每個地方都有,即便沒有,也會有各種傳說,比如還是在陝西,陳忠實筆下的白鹿原就流傳着仙體白鹿的傳說。於是,民俗就成了一個人神不分的混合體。考證不重要,重要的是傳神。年資最久的人口裏的典故最多。每每說起來,當地的風物便歷歷在目。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大學城北
我居住的下沙由一條高架分割成兩個區域,一塊是大學城南、一塊是大學城北。城南相對比較熱鬧,有很多大學。城北以前是荒地,只有在與海寧交界的地方有一個Outlet。
發佈時間
文匯報
城北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法式人文書寫
很多人都覺得法國人的書難讀,尤其搞不清楚他們如何取材。比如,明明是數學家,卻會談論哲學;明明是哲學家,卻寫《臨床醫學的誕生》。或者,更常見的是,他們會在自己的書中把毫不相干的名人放在一起。至少對於一個不熟悉法式人文書寫習慣的人,這樣的書很難邀人進入。閱讀他們的書,讀者往往會覺得他們自說自話,那些隨心而至的評論,既任性又可疑。因為它們都像是信手拈來的。
發佈時間
文匯報
人文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比優雅更優雅
《追憶似水年華》第3部第21節《布勒薩克》當中有一個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情節,發生在一間豪華的咖啡館。當時,貴族青年聖盧要經過一大堆桌椅才能到達主人公馬塞爾的座位旁邊。他為了不影響周圍人,就在交錯的電線中間穿行。並且,還跳上了幾張椅子。相較於其他那些在大廳裏正襟危坐的人來說,他這種行為太離經叛道了。
發佈時間
文匯報
聖盧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心靈雞湯
雜誌時代很盛行過一段時間的心靈雞湯。閱讀這些文字,我們似乎都變得人情練達,有種洗盡鉛華的寧靜感,並若有所悟。這樣的文字現在並沒有消亡。只是,隨着年輕人的離開,它只專屬於中年人了。年輕人經常嘲笑父母喜歡轉發心靈雞湯。這成了他們與父母的一個代溝。
發佈時間
文匯報
靈雞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殘篇與殘軀
《紅樓夢》是我最喜歡的中文書,它那樣波瀾不驚地就書寫了生活。為了讓生活不被俗務所侵擾,賈政、王夫人這些人都被擋在外面,以大觀園的圍牆為界,裏面是精神世界的,或者說是精神導向的。在這個地方,連柴米油鹽都帶着一些情趣。厲害如鳳姐,在探春起詩社的時候,也要趕緊答應奉上50両白銀,以作開社之用。並補說一句:「不這樣,我豈不是成了大觀園的反叛了。」這個大觀園,只有詩社、紅羅帳和女孩兒們。
發佈時間
文匯報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赫爾佐格的現象學
德國天才紀錄片導演赫爾佐格有部《快樂的人們》,講述隱居在西伯利亞的一個林間小村落。這個村落住着300名居民,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習慣和工具使用都不受外界影響。每年,男人們在河道解凍之後就會划着小船,順江而下去捕魚。捕魚用的小船也是自己造的。工藝很簡單,把兩片木板釘在一起,用火燒,中間就會出現一個狹窄的空間。造型則像一條魚,兩邊窄,中間寬。
發佈時間
文匯報
紀錄
收藏
取消收藏
【信而有征】真正的引用
我今早打開《論文字學》,看到德里達摘引了一段亞里士多德談論共鳴的話。這句話是這樣的:「正如文字因人而異一樣,言語也因人而異。但是,由符號直接表達的心境,在所有人那裏都是相同的。」亞里士多德想說的是,個人的喜怒哀樂是由具體的某件事和某個對象引起的。可是一旦我們談論「開心」,它就變成了情感本身,引起開心的事也就隱身了。德里達引用亞里士多德這句話當然是為了說明言語和文字之間的本質差別,為我們當前凡事都要尋求抽象化、精神化和一般化的這種傾向找到一個哲學上的本源。而一想到互聯網正在用偽裝成現實的抽象替代整個現實,德里達的思考就顯得特別必要。
發佈時間
引用
收藏
【信而有征】3個與音樂有關的事件
最近有3個音樂界的事件發生。一是久未露面的崔健引發的。他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沉寂之後就脫離了流行。前幾年出來拍了一部搖滾味十足的電影《藍色骨頭》,也是十分抗拒這個時代的。就像我那位曾經當過崔健經紀人的好朋友所描述的,新千年的崔健很孤獨,在他獨自一人的時候,他時常沉默。現在,崔健因為要做一場線上直播被瘋狂轉發了。
發佈時間
崔健
收藏
【信而有征】似兒童般
最近在看朗西埃,關於審美,他雖未道明,卻實實在在地把象徵主義看成是一種時代精神。然後,令他倍感需要解釋清楚的東西並非象徵主義當中存在的符指和表徵,這些符號學常常用到的詞總是試圖將我們的生活變成一種符號,讓具體的脫離開具體,成為一種抽象。
發佈時間
起來
收藏
【信而有征】「行動」在行動
一系列的症候都顯現了這個時代的口語性。但倘若我們就此斷定它是一種絕對回歸,那就會陷入歷史循環論當中不可自拔。進而,我們會對存在、價值這樣的命題產生懷疑。然而,媒介學的德布雷對未來持積極態度,在他的《普通媒介學教程》當中,他把人文與科學決然分開,認為技術可以打破我們的循環,令我們身處的環境不一樣。所以,即便人的情感從古至今都沒變過,可是激發它的對象卻不同了。
發佈時間
收藏
【信而有征】樹木希林
自從不去健身,晚上的時間就都貢獻給了電影。昨晚看的是日本電影《澄沙之味》,認識了女演員樹木希林。確切地說,並不是看了這一部電影才認識她。在此之前,我還看過她主演的《日日是好日》、《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只不過當時只是前兩次的相遇,於是她就和其他演員、場景、情節一併作為新的東西被我接納了。
發佈時間
表演
收藏
【信而有征】愛迪生喜歡昏暗的光線
「愛迪生喜歡昏暗的光線。」在《未來的夏娃》當中,Villiers de l'Isle-Adam說出這句話。我們幾乎立刻就看到一位科學家坐在滿是霞光的實驗室,沙發的一角在遠處折射出一個更長更尖的角。愛迪生就坐在這霞光照不到的昏暗之中,感受着明暗交錯。
發佈時間
昏暗
收藏
【信而有征】劇情狂熱
我最近在聽瓦格納,間或看了尼采寫的那本《瓦格納事件》。在這本書裏,尼采痛批瓦格納將音樂庸俗化為一個故事。而更令尼采感到悲哀的是,瓦格納的這種嘗試居然影響了整個歐洲交響音樂的業態,令音樂離開了它本身應有的感性主義,整個地被各種繁瑣的劇情包圍了。
發佈時間
尼采
收藏
【信而有征】懸念(二)
懸念是為了設疑而存在的。倘若一個懸疑故事沒有結尾,或者結尾不如我們想像的那樣令人感到意外,我們就會失望。甚至嚴重一點,還會有點憤怒。
發佈時間
故事
收藏
【信而有征】體諒式倦怠
前陣子我要組織一次讀書會,同事張雅娟副教授就把《倦怠社會》推薦給我,說它的作者韓炳哲這幾年特別流行,幾乎可以稱作是歐陸哲學的代言人。這部《倦怠社會》就是他的得意之作,談論的是當前社會存在的倦怠感。
發佈時間
倦怠
收藏
【信而有征】過年
在我印象當中年味最濃的是父親的老家——陝西西安的崇皇寺。這地方據說人傑地靈,不但是漢文帝的出生地,還被唐明皇駕臨過兩次。所以,崇皇寺的「崇」,最早是寫成「重」的,取「雙重」之意,以示紀念。其實,像這樣的歷史每個地方都有,即便沒有,也會有各種傳說,比如還是在陝西,陳忠實筆下的白鹿原就流傳着仙體白鹿的傳說。於是,民俗就成了一個人神不分的混合體。考證不重要,重要的是傳神。年資最久的人口裏的典故最多。每每說起來,當地的風物便歷歷在目。
發佈時間
收藏
【信而有征】大學城北
我居住的下沙由一條高架分割成兩個區域,一塊是大學城南、一塊是大學城北。城南相對比較熱鬧,有很多大學。城北以前是荒地,只有在與海寧交界的地方有一個Outlet。
發佈時間
城北
收藏
【信而有征】法式人文書寫
很多人都覺得法國人的書難讀,尤其搞不清楚他們如何取材。比如,明明是數學家,卻會談論哲學;明明是哲學家,卻寫《臨床醫學的誕生》。或者,更常見的是,他們會在自己的書中把毫不相干的名人放在一起。至少對於一個不熟悉法式人文書寫習慣的人,這樣的書很難邀人進入。閱讀他們的書,讀者往往會覺得他們自說自話,那些隨心而至的評論,既任性又可疑。因為它們都像是信手拈來的。
發佈時間
人文
收藏
【信而有征】比優雅更優雅
《追憶似水年華》第3部第21節《布勒薩克》當中有一個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情節,發生在一間豪華的咖啡館。當時,貴族青年聖盧要經過一大堆桌椅才能到達主人公馬塞爾的座位旁邊。他為了不影響周圍人,就在交錯的電線中間穿行。並且,還跳上了幾張椅子。相較於其他那些在大廳裏正襟危坐的人來說,他這種行為太離經叛道了。
發佈時間
聖盧
收藏
【信而有征】心靈雞湯
雜誌時代很盛行過一段時間的心靈雞湯。閱讀這些文字,我們似乎都變得人情練達,有種洗盡鉛華的寧靜感,並若有所悟。這樣的文字現在並沒有消亡。只是,隨着年輕人的離開,它只專屬於中年人了。年輕人經常嘲笑父母喜歡轉發心靈雞湯。這成了他們與父母的一個代溝。
發佈時間
靈雞
收藏
【信而有征】殘篇與殘軀
《紅樓夢》是我最喜歡的中文書,它那樣波瀾不驚地就書寫了生活。為了讓生活不被俗務所侵擾,賈政、王夫人這些人都被擋在外面,以大觀園的圍牆為界,裏面是精神世界的,或者說是精神導向的。在這個地方,連柴米油鹽都帶着一些情趣。厲害如鳳姐,在探春起詩社的時候,也要趕緊答應奉上50両白銀,以作開社之用。並補說一句:「不這樣,我豈不是成了大觀園的反叛了。」這個大觀園,只有詩社、紅羅帳和女孩兒們。
發佈時間
收藏
【信而有征】赫爾佐格的現象學
德國天才紀錄片導演赫爾佐格有部《快樂的人們》,講述隱居在西伯利亞的一個林間小村落。這個村落住着300名居民,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習慣和工具使用都不受外界影響。每年,男人們在河道解凍之後就會划着小船,順江而下去捕魚。捕魚用的小船也是自己造的。工藝很簡單,把兩片木板釘在一起,用火燒,中間就會出現一個狹窄的空間。造型則像一條魚,兩邊窄,中間寬。
發佈時間
紀錄
收藏
顯示更多

點擊排行

新聞回顧
上一個月
2020
顯示年
7
顯示月
下一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