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建紅表示,燕文化在中華文明體系中佔有重要地位,也是河北歷史文化的精髓。
◆雄安新區文物保護與考古工作站文物陳列室內,雷建紅(左)查看西河墓地出土的戰國時期青銅劍。
◆雷建紅在文物陳列室內整理出土文物。

雄安新區的建設規劃如火如荼,而在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雷建紅眼中,無歷史文脈,無雄安未來。一座城,要立得住,關鍵是傳承好自己的文脈。雄安建設「考古先行」,是對歷史文化有敬畏之心,呵護千年文脈的展現。而這「考古先行」的重大課題之一,是進一步發掘和印證為中華文明注入「慷慨悲歌」氣質的燕文化的源流。五年來,自南陽遺址開啟的雄安考古,給出了怎樣的答案?雷建紅近日就此接受專訪,解讀雄安文化譜系及文脈源流。

「慷慨悲歌」 為燕文化獨特標誌

關於雄安考古工作與燕文化的關聯, 雷建紅表示,燕文化在中華文明體系中佔有重要地位,也是河北歷史文化的精髓。「燕文化有一個孕育、發展、延續的過程,河北的燕文化,在整個燕文化中處於成熟和輝煌時期,其『慷慨悲歌』成為燕文化的獨特標誌和燕地風貌的集中概括,正道直行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優秀結晶。」他續說:「雄安新區東周到漢魏時期的考古學文化面貌,基本是燕文化因素,以南陽遺址為代表。南陽遺址及其周邊區域主體文化內涵是東周時期燕文化以及漢魏時期後燕文化。 經過考古調查,已發現以南陽遺址、晾馬台遺址為核心的『大南陽』遺址聚落群,其面積龐大,近18平方公里。遺址、墓地數量達13處,文化遺存年代自新石器時代晚期延續至宋金時期,文化發展延續近三千年,考古學文化發展連續,傳承脈絡軌跡清晰。『大南陽』區域作為一個重要標尺性考古基準點,是雄安新區千年歷史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和縮影,也是新區發展建設的重要文化資源。 」

以雄安新區建設為契機,包括雷建紅在內的考古工作者正致力於對以南陽遺址為中心的大清河以東區域、大馬各莊墓地周邊太行山東麓山前地帶、南陵城遺址附近古黃河兩岸區域展開考古調查、勘探和發掘,旨在對兩周燕文化、先燕(郾)文化、後燕(燕地)文化展開深入系統研究,同時融入京津冀一體化區域考古,試圖廓清燕文化孕育、發展、成熟、輝煌和衰落的歷史發展進程。

經濟建設與考古科研協調發展

建設雄安新區是「千年大計」,傳承是發展的基礎。雷建紅表示,做好雄安新區的文物保護與利用工作,使其最大限度地融入雄安新區社會經濟發展,做到在保護中發展、發展中保護,既是守住雄安新區千年歷史記憶,更為新區經濟建設提供文化滋養。「尋根文脈,考古調查,是一項極其艱巨、繁瑣的工程。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和記憶載體,雄安新區的文物數量多、地下埋藏深且年代跨度大。為切實做好文物保護工作,為新區科學規劃和穩步建設提供考古依據,先期啟動了全域考古調查,摸清家底。同時,大力推進考古前置工作,從根本上解決雄安新區建設與考古工作之間的矛盾,推動經濟建設與文物保護和考古科研的協調發展。」他說。

他稱,雄安新區考古工作,需踐行創新理念,提升科技含量,推行數字化考古,「一是建立考古綜合業務管理平台,實行考古工作規範化、科學化管理,初步形成考古資源數據庫,便於查詢、管理、學術研究,實現研究共享。 二是利用機載激光、攝影測量等遙感測繪技術,開展雄安新區古地理環境、燕南長城、起步區200平方公里地面文物遺存調查等。 三是考古現場全面採用數字化技術和設備,一方面提高了考古工作效率,另一方面提升了考古工作科學化水平。 」 ◆文、圖: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