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副院長李詠梅。香港文匯報記者郭若溪 攝

今年70多歲的香港防癌會副會長、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副院長李詠梅,在職業生涯中一直從事臨床腫瘤研究,她非常清楚,在死亡的陰影下,這些無法治癒的終末期患者最擔心的是什麼。「對患者來說,他們最擔心的是死亡前會不會很痛苦,很多時候我們聽到是:『我不怕死,但是我怕痛』。」

在香港,當臨終前的患者真的無法治癒時,醫生會提出DNR(Do not resuscitate),即「不作心肺復甦術」。李詠梅介紹,十年前,她將這項制度引入港大深圳醫院時,初期患者和家屬都難以接受,後來經過醫生們認真、詳細地解釋,已經有越來越多患者可以接受。近十年來,人們的醫療觀念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根據院方數據統計顯示,一定要求轉到ICU的患者,從十年前的15%,下降到現在約4%,相應的他們對生前預囑的接受程度也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從最開始的30%到現在有96%是同意的。

促進溝通以達到共識

「這個安排是要基於醫生、患者以及家屬有很好的溝通,取得他們的同意。」在過去十年安寧療護的探索過程中,李詠梅很慶幸沒有引發醫患糾紛,她的做法是在末期患者醫患簽署知情同意書或者表達這方面的需求時,會以家庭會議的方式跟家屬進行溝通,徵得他們的同意。「我們會幫他們開一個家庭會議,即使家屬有不同的想法,也要達到一個共識。」同時,患者簽署了DNR後也並非不可改變,醫生會每隔三天對患者進行評估,如果病情有好轉,或出現新藥,就會制定治療新方案。

立法保護減醫療糾紛

根據過去多年的實踐,李詠梅認為,尊重患者的意願,幫助他們舒適、安詳、有尊嚴地離世,已經成為現代社會文明的趨勢。但是如果缺乏實體和程序性的法律保護,患者的這種自主權利往往會受到家人、醫療機構等干預,賦予患者生前預囑的法律效力,有利於消除患者、家屬、醫生在醫療意見上的分歧,以避免更多的醫療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