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煒光

12月1日便是黎智英涉嫌危害國家安全案件開審的日子。黎智英擬聘用英國御用大狀Tim Owen來港為他辯護。為此,律政司已兩度提出反對,香港大律師公會也提出反對。然而高等法院分別於11月9日判律政司敗訴及在11月21日拒絕批出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終審法院將於今日開庭審理律政司的上訴申請。

本港法律界人士一再提醒,涉及國家安全的案件難免會涉及國家機密。黎智英案屬於勾結外部勢力的案件,無可避免涉及外國干預香港事務的證據,尤其是英美兩國,若允許黎智英聘用英國大狀辯護涉及香港國安法的案件,必會引起巨大的國安風險。更諷刺的是,黎智英涉嫌勾結的外國勢力是包括英國,這次卻由英國大狀參與辯護,並不合理,難道本港法庭不擔心Tim Owen在角色和利益上都有衝突嗎?

高院11月21日判詞判接納黎智英一方律師觀點,指律政司在本年7月出具證明指本案不會設陪審團時,所列舉理由沒有提到「保護國家機密」,所以便認為本案開庭聆訊時不會涉及國家機密。這樣假設是否延伸過遠?是否過於大膽?是否符合常理?是否在「捉字蝨」?高院判詞又提到黎智英一方律師指今次控方沒有向黎智英透露國家機密,故今次審判不會涉及「保護國家機密」,這是否一個合理的假設?一件涉及國安的案件,且是涉嫌勾結外國勢力,法官們竟然可以假設聆訊時肯定不會涉及「保護國家機密」?

上訴法庭判詞又指出,不用擔心Tim Owen離開香港後會透露本案的機密,因為英國的大狀到海外工作也要遵循守則。法官們似乎忘記了英國也有國安法,美國最擅長「長臂管轄」。倘若英國按其國安法,要求Tim Owen和盤托出黎智英案內所有機密,Tim Owen能反對、敢反對嗎?而且國家安全在英美也具凌駕性,Tim Owen能以「保密協議」作護身符嗎?此案正正涉及勾結外部勢力,呼籲美國制裁內地和香港。若美國官員「約見」Tim Owen了解聆訊內情,Tim Owen能拒絕、敢拒絕嗎?Tim Owen一定聽過《美國陷阱》這本書,他不怕有書中主人翁同樣的遭遇?

早前已有兩名英國法官因為政治壓力,辭去本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職務。我們不能排除英美政客對參與黎智英案的外國律師施加壓力,影響審訊結果。根據香港國安法第三條第三段,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應當依據本法和其他有關法律規定有效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本港律政司和法律界所擔心的問題,正正是司法機關需要注意的,司法機關必須採取措施,加強防範外部勢力干預國安法案件的審訊,這是本港法官必須負起的憲制責任。

日前,黎智英被控一項欺詐罪罪成,美國政客即大放厥詞,誣衊香港司法制度。可以預料,黎智英觸犯國安法案開審,外部勢力會更橫蠻干預本港司法。因此,本港必須高度提防外國律師來港處理黎智英國安法案所引致的國安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