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浩鳴 立法會議員

新冠疫情未結束,民生百業處在艱難境況之下,而電費又將加價。電費與民生百業息息相關,大幅度加價將令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對基層市民的生活影響尤甚,政府及電力公司須顧及民生之苦,適當壓縮電力公司的利潤,盡最大努力壓低電費加價幅度,並且應考慮向基層市民發放電力補貼,保障民生。

香港的電費分為基本電費和燃料調整費兩部分。基本電費是將年度預測的標準燃料成本,加上電力公司的營運成本,以及政府准許的利潤總和,除以預測售電量總和得出。而實際用於燃料的成本,全部由用戶承擔,高於預測標準燃料成本的部分,就會計算在燃料調整費中。

這種電費的計算辦法,存有不合理的地方,因為電力公司的利潤受到保障,但燃料價格波動引起的加幅,則全部由用戶承擔。也就是說,電力公司是穩賺不賠,所有因燃料漲價帶來的費用,全都由市民來承擔。

中電將會加價6.4%,港燈則加5.5%。表面上看,這一加幅已經比一些社會人士的估計略低,但實際上,燃料成本增加的部分,最終仍會計入市民的電費之中,市民最終所須支付的電費,仍然會有顯著的增加。

按規定,電力公司的利潤回報不能超過固定資產的8%。這本來是利潤的上限,但實際的結果卻變成電力公司利潤保障的下限。也就是說,不論整體市道如何,也不論市民生活是否艱苦,電力公司是必須穩賺相當於其固定資產8%的利潤。市道不景?民生困苦?那只是政府的事,只由政府向電力公司的用戶提供電費補貼,而不會影響到電力公司的加價幅度。

這樣的算法很不合理,亦不符合社會的期望。企業也須注重社會責任,在全港備受疫情之困,百業不振,民生困苦的情況之下,兩家電力公司應該展現出應有的承擔,適當地調低公司利潤,減緩電費加價的壓力,以此紓解民困。

全球燃料加價,市民實際的電費支出,其實已經有較大幅度的增長。以淨電價計算,中電連基本電價及特別回扣,本月平均淨電價已升至每度電145.1仙,較今年1月貴12.6%;港燈的平均淨電價亦已加至每度電186.8仙,較今年1月貴38%。若以一個典型3人家庭每月用電275度計算,中電和港燈的用戶本月分別要繳付390及417元,較年初貴45元及142元。

而且,受全球暖化的影響,天氣越來越熱,今年的平均氣溫預計比去年更高,很有可能打破歷史紀錄,普通市民的用電量也已有所增加,電費支出比想像中增加得更多。這些增加的費用,對基層家庭,尤其是一部分受疫情影響失去工作、減少家庭收入的市民,就會變得十分沉重。對於這一點,兩家電力公司不能夠完全視而不見。

筆者認為,兩家電力公司應積極考慮將一部分企業的利潤,用於紓解民生困苦,向領取綜援、低收入津貼,或者收入不穩定的基層家庭,提供電費津助,以盡企業的社會責任。

中電今年撥款1億元推出「中電燃料費資助計劃」,受惠者包括長者、低收入家庭及殘疾人士及劏房戶,每戶可獲600-800元一次性資助。這是一個好的做法,應仍有空間可以擴大資助範圍,提高資助額。

另一方面,由於特區政府的「電費紓緩金」和「電費補貼」,將分別在明年年底和明年5月結束,雖然受疫情及環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政府財政將會面對較大的壓力,但政府仍須積極考慮紓解民生困苦之策。筆者認為,政府應考慮延續上述兩項電費補貼,同時積極考慮向有困難的基層市民提供額外的電費補貼,以紓解因電費加價帶給貧窮家庭的額外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