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樂速成》:能看見的音樂」將圖畫與音樂相結合。圖為何博欣設計的海報
◆何博欣為《All-Star Tiny Galaxy @ Wontonmeen》設計的海報。
◆何博欣為小交《Tiny Galaxy Concerts @ Wontonmeen》設計的海報。
◆何博欣。攝影:尉瑋
◆葉詠詩與小交。

在跨界創作方面,香港小交響樂團(小交)向來鬼馬念頭多多,以往邀請的駐團藝術家,有舞蹈家(伍宇烈)、演員(朱栢謙)、作曲家(高世章、陳慶恩、鄺展維)、畫家(石家豪)等等,甚至還有動畫人物——麥兜!

新樂季中,這名單上又添一人——年輕的香港藝術家及插畫師何博欣。她筆下天馬行空又風格獨特的畫面,與小交的樂音一起,會幻化出怎樣的想像銀河系?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香港小交響樂團提供

何博欣形容自己,「小時候是喜歡看漫畫、畫公仔的𡃁妹。」當時媽媽帶她去畫班,調皮搗蛋的她幾乎要掀翻畫班屋頂,常被老師投訴。「找其他小朋友一起整蠱老師啦,塞東西進廁所啦,還畫花別人掛在牆上的畫……」小時候自己畫,到了後來去美國衛斯理大學上學,她才開始系統學習藝術。

回到香港後,何博欣也曾想過要找份普通工作,但投了幾份簡歷都沒有回應,不如做下自己擅長的,就這樣走上了藝術家和插畫師的道路。

靈感來自日常

何博欣的第一份工作,是幫香港國際電影節作主題設計,也因此與MOViE MOViE產生了交集,後來又因為小交與MOViE MOViE的一系列合作而輾轉開始了與小交的緣分。她曾為小交的網上室樂系列《Tiny Galaxy Concerts @ Wontonmeen》及電影《All-Star Tiny Galaxy @ Wontonmeen》創作海報,逼仄的城市上空鯨魚成群游過,懷舊的茶餐廳內音樂家們盡情演奏……繽紛的色調和跳脫的想像,似乎寓意着音樂將這城市帶入超現實的迷幻世界。

問何博欣創作靈感從哪來,她笑道:「因為小交的主題開得很鬼馬!」並坦言自己的創作往往都由生活的碎片印象入手。「我的靈感就是我的日常。」她說,「我有個筆記在電話中,裏面有幾百個idea,可能是很無聊的東西,但我平時一想到就會寫下。我的腦子裏面除了idea,也會想畫面怎樣成立。其實,在構圖和顏色方面,我的創作比較傳統,想東西的方式有點old school。比如我想了一個方法來畫,就很少會用另一個方法來創作,久而久之,別人覺得我好有風格,其實我只是會用一個方法來畫。」

非資深樂迷的古典音樂會

何博欣笑說,自己並不是資深的古典樂迷。「我只是很典型的,從小到大學樂器,考完8級就掰掰的那種學生。」在家長的鞭策下,何博欣從小學習鋼琴與小提琴,也曾瘋狂操練曲子應付考級,但古典音樂並不是她隨時會拿出來聽的曲子。最親近的時候,可能是熱情追煲《交響情人夢》時,入迷地聽其中出現的幾首曲子。從中學到大學,她也都有參加管弦樂團,只是比起自己鑽研演奏技藝,她對與別人一起玩音樂更感興趣。

但音樂的確為她帶來了創作靈感,她形容自己什麼都聽,某段時間的pop song亦會成為她畫作中的元素。

這次小交所帶來的「《古典音樂速成》:能看見的音樂」音樂會,對何博欣來說,大概也是全新的嘗試。音樂會嘗試將她的畫作製作成小短片,穿插其中。「例如因為我的畫作中有很多魚的元素,於是由此串聯出一個故事。」金魚街的金魚開展逃亡之旅,在香港不同的場景中穿梭,配合現場音樂呈現出奇幻色彩。

音樂會中的其中一首選曲,是德布西的「《大海》:III 風與海的對話」,藉由作曲家對於風、海的意象描繪與何博欣的圖畫,創作者們希望音樂「被看到」,吸引較少接觸古典樂的觀眾找到不同的切入點,進而發掘對音樂的興趣。

魚的逃逸

到底為什麼喜歡畫魚呢?

「因為大學的時候沒有魚吃。」何博欣大笑着說,「當時在美國的小鎮子,沒有新鮮市場,於是我那時畫了一堆魚的畫。加上小時候也很喜歡去金魚街,然後魚的形態又非常流水式,我想要怎麼創作都可以。」

早期創作時,何博欣筆下的魚還十分現實仿真,到了現在,她將小時候畫公仔的天馬行空感,與大學訓練中習得的現實感相結合,呈現出超現實的風格。她形容自己的畫以前拼貼感會比較多,畫面擠得很滿,現在則更加聚焦在場景的描繪,也開始不那麼追求要畫得很像或者細節逼真,而更關注整個構圖。

看何博欣畫中的魚,會不禁想起熱播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中由天空中躍過的巨大鯨魚。同樣是超現實的場景,但不同於後者清新療癒的色調,何博欣筆下的魚形態各異,超現實之餘又似乎充滿煙火氣,牠們可以穿梭在狹小的房間中,也可以在天空中悠遊而過,整個香港都是牠們嬉戲的水域。

又好像是一場逃逸,不管是音樂還是何博欣的魚,都帶我們逃離現實世界,從石屎森林中跳到無邊界的想像遊樂場。

《古典音樂速成》:能看見的音樂

日期:8月6日晚上8點

8月7日下午3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