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月娥昨日透過網上課程,為公民科教師講解基本法規定的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憲制地位。 楊潤雄fb圖片

透過現場和視像形式上課 澄清謬誤正視聽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在發表施政報告時透露,要「現身說法」為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老師上一堂課,以協助他們了解該科的部分主題,如國家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關係,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權力和職能,及特區的政治體制。林鄭月娥昨日透過現場和視像形式兌現承諾,其課堂分5大部分,從古到今詳細講述了特區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並就所謂「香港是殖民地」、「香港是三權分立」、「中央虧欠港人普選特首」、「設立香港國安法是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等謬誤逐一澄清,以正視聽。 ●香港文匯報記者 姬文風

課堂分5大部分 課後設問答環節

經過2019年的黑暴混亂,林鄭月娥表示她深刻體會到「一國兩制」在港要貫徹落實,有大量工作要做,當中包括教育這一環,趁今年中四級推出公民科,其中兩大主題均與「一國兩制」有關,故現身說法。昨日的課堂題目為「按《基本法》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憲制地位」,分為「回顧歷史」、「特區憲制秩序」、「行政長官憲制地位、職能及產生辦法」、「解答香港政治體制為何: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個人分享和實踐:如何完善《基本法》中行政長官的憲制地位」5部分,課後設問答環節。

她在講課開始時即強調香港自古以來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因為3條不平等條約,令本港落入英國管治百餘年。她提到,中國於1971年恢復聯合國的合法席位後,即提出要將香港和澳門從「殖民地名單」中刪除,「要解決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屬於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幾時解決亦是由中國決定」,而聯合國接受此看法,於絕大比數下通過刪除。

「我記得好細個讀書,學到『香港是英國殖民地』,其實如果真正了解歷史,這個說法並不準確,」她表示,當時國家的情況跟現在的富強水平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但國家當年對主權都一樣堅定,絕不妥協,何況是今天呢?」在此背景下,就能理解為何有人鼓吹國家分裂、「香港獨立」、「民族自決」時,會引起全國人民的反彈。

林鄭月娥引述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的說話,包括「港人治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以及保持中央的某些權力,對香港有利無害。「這兩段說話,大家記起2019年下半年,因修例風波而引起一連串的社會暴亂,就應該深有感受」。

她指出,過去令中央擔心的情況不止於此,2003年的反對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2012年反國教、2014年非法「佔中」、2016年旺角暴亂,以至「香港民族黨」崛起等,引爆2019年的黑暴事件,令中央必須果斷出手,實施香港國安法及完善香港選舉制度,「在上述背景下,中央兩大舉措是完全符合『一國兩制』的初心和原則」,合憲合法,不容置疑,「所有認為設立香港國安法是『干預香港特區事務』、『違反基本法精神』、『破壞一國兩制』的,都是謬論。」

對坊間憂慮「一國兩制」在「五十年不變」後何去何從,林鄭月娥指出,經過中央兩大舉措,香港已重回正軌,只要把握好「一國」和「兩制」的憲制關係,「可能根本就唔需要變……只要佢不變形、不走樣,相信可歷久常新,繼續引領香港發展」,惟她亦補充, 「一國兩制」仍有地方需要完善。

特首地位高於行政立法司法機關

其後,林鄭月娥解釋了行政長官的「雙負責」、「雙首長」制度,強調行政長官是整個特區的首長,地位高於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但各方會互相配合和制約。至於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近年好多所謂『民主人士』講到好似行政長官非一人一票選出來,就係中央『欠咗我哋』,這個概念也是錯的。」

她直言,以行政長官為首的行政主導體制並非新創,回歸前的港督任命從無經過選舉或諮詢;相反,中央一直很有誠意在港推動民主發展,否則不會於短短20多年間,先後3次於行政長官選舉注入民主成分,「第一次是失敗的,第二次成功將選舉委員會人數由800人增至1,200人」,至於第三次,港人本來有機會於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可惜被立法會推翻。

最後,林鄭月娥重申教育的重要性,假如無法令廣大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了解憲制關係、國家觀念,問題會陸續有來,故希望透過公眾和學校教育,令市民更掌握基本法精髓,於日常生活中理解「一國」和「兩制」的關係,這也是大家需要共同承擔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