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第一機動總隊某支隊官兵在登封告成鎮轉移被困群眾。 新華社
20日22時30分,鄭州市二七區曹窪村有40餘名人員及車輛被困,消防救援人員趕到現場營救並疏通交通。 網上圖片
河南登封市唐莊鎮龍頭村附近突發山洪,消防救援人員在轉移被困村民。 新華社

水漫地鐵乘客相攙扶:先讓暈倒者女乘客出去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劉蕊 河南報道)河南鄭州市20日遭受千年一遇大暴雨,單日降水量突破歷史極值,單小時降水量超過日歷史極值,降雨造成鄭州市區嚴重內澇,軌道與地面交通全部中斷,多個小區、醫院停水停電斷網。據鄭州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鄭州發布」通報,罕見暴雨致鄭州地鐵全線停運,已致12人死亡。(尚有相關新聞刊A11和B4)

據河南省防汛應急新聞發布會通報,據不完全統計,16日以來,此輪強降雨造成河南全省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逾124萬人受災,因極值暴雨致25人遇難7人失聯。

地鐵擋水牆沖垮 12人罹難

此次暴雨中鄭州地鐵系統遭受暴擊,20日下午下班高峰時期,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積水沖垮出入場線擋水牆進入正在行駛的車廂區間,致500名乘客受困,經過約五個小時,終得疏散人群,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

截至香港文匯報記者發稿時,持續了整整48小時的暴雨終於按下了結束鍵。走上街道,不少道路積水尚未退去,還有不少地方的樹木連根拔起,地面坑窪不平,一片狼藉。

已經獲救的在地鐵五號線車廂中的張先生回到家後仍舊驚魂未定,他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當時感覺水一下子就上來了,水流得可快了,大家都趕快抓緊扶手或者扶杆,或者相互攙扶着。「心裏挺害怕,車廂外面的水比車廂內還高。再加上車廂裏很悶,感覺喘不過氣,要不是胳膊使勁拐着扶杆,感覺可能等不到救援了。」張先生說,聽到有救援來的時候,真的感覺天都亮了。他尤其提到,救援現場大家都是井然有序,讓老人孩子還有女生先走,有力氣的男生也幫着一起讓女生先出去。

他說不止他自己,救援來了之後,車廂內的男乘客也紛紛喊着「先讓暈倒的人和女乘客出去」,都主動給女生和老人孩子讓路,讓他們先走。

「從來沒想過離死亡這麼近。」張先生感慨,也一直覺得後怕與慶幸,回到家後看到家人有種重生的感覺,充上電之後看到手機裏彈出來的一條條來自朋友親人的信息與問候也覺得特別溫暖。「一夜沒睡也睡不着,希望雨早點停,鄭州早日恢復以前的樣子。」

乘客商逃生策略 朋友圈求救

據界面新聞報道,另一名被困的乘客、河南交通廣播記者小佩21日凌晨1點左右被救出,當打開手機,面對上千條湧來的問候信息,她哭了:「我第一次知道自己這麼重要。」

小佩在20日晚上8時35分在社交平台進行現場報道,指自己和被困5號線的乘客正被鄭州消防金水大隊消防員陸續救出。

小佩是這次暴雨災害的受害者也是採訪者。她被困5號線之後,講到大家對逃生策略爭執不下,有人建議將車廂玻璃砸開,水湧入後或許會嗆口水,但大家可以逃生。有人反對,認為砸開玻璃後洪水會將車廂淹沒,後果不堪設想。

小佩無奈之下,在晚上7時35分左右連發兩條微博求救,「所有應急、消防,請救我們!我們被困在5號線隧道(海灘寺—沙口路站),請擴散!車廂內的水到胸部了!我已經不會說話了,求救!」

她又在朋友圈發了求助信息。在她拍攝的視頻中,車廂內的應急燈不停閃爍,車廂外的洪水急速流動,車門的縫隙有洪水透入。

「外面的水已經到這個位置,我手機馬上快沒電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最後一條微信。」她帶着哭腔說。

乘客砸開車頂免缺氧

很快,「河南交通廣播記者採訪被困」的消息在網絡上引發關注。晚上8時10分左右,車廂內的水位已經快到胸口,車廂外的水位則已經高出頭頂,有2米多高。由於車廂內缺氧,已經有人呼吸困難。情急之下,一個高個子男子取下車廂內的滅火器,朝着車廂玻璃頂部砸去,試圖砸開一道口子,讓外面的空氣進來。「幸好砸開了,不然缺氧的情況可能更嚴重。」小佩回憶說。

令小佩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是下班高峰期,老人並不多,但有不少婦女和小孩。救援趕到後,男人們給這些弱者讓開道,攙扶着這些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