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 萍

元宵節,又稱上元節、小正月、元夕或燈節,是中國春節年俗中最後一個節令。

厚重而喜慶的元宵節,自古以來就有觀燈賞月、燃放焰火、猜燈謎、吃元宵等習俗。萬民同歡的節日裏,在古詩文中賞閱元宵節的繁華絢麗和萬千氣象,別有一番風味和感思。

唐代蘇味道《正月十五夜》:「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蘇味道的這首元宵詩,一入筆便明麗如花開,靈動如濺溪。那燈月交輝,遊人如織,熱鬧非凡的元宵之夜,在詩人妙筆若弦的描述中,生動地捧在我們面前。在無盡的品賞之中,令人陶醉其中,不想從詩境中走出來。

在唐代,元宵放燈盛況空前,燈市壯觀。京城在元宵夜可謂「作燈輪高二十丈,衣以錦綺,飾以金銀,燃五萬盞燈,簇之為花樹」,詩句中,元宵之夜燈盞如星,亮如白晝,可見唐代燈市若河,節日氣氛十分濃郁。唐人崔液《上元夜》其一:「玉漏銀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明開;誰家見月能閒坐,何處聞燈不看來。」這首詩寫出了人們急切看燈的迫切心態,雖沒從正面描寫元宵節盛況,卻蘊含着愉悅熱烈的場景,讓人回味無窮。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宋代辛棄疾《青玉案.元夕》中,燈花開了一樹又一樹,絢爛多彩,麗影爍爍。那魂縈夢繞的伊人,卻俏立於淒清闌珊之處,於零落的燈火中,孤獨着她的清麗。此詩熱烈又清雋,給歡鬧的元宵節送來一絲回眸的憐惜與婉切,給人無盡的遐思與品位,這首名作也在汩汩不息的歷史河流中品讀不衰。

元宵節又是一個詩意浪漫的節日,在燈海中,人們紛紛結伴遊玩,青年男女傾吐愛意,共度青春好時光。「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北宋文學家歐陽修被貶為夷陵縣令時,於元宵節之夜,看着城內張燈結綵、美輪美奐的熱鬧景象,不禁想起去年元宵節之夜,不一樣的場面和情景。月亮爬上了梢頭,城內同樣是燈火輝煌,人流如織,詩人與愛妻相依相伴,溫情款款,情意綿綿。於是思妻之情油然而發,揮筆寫下傳唱至今的名篇《生查子.元夕》。簡約的文字裏,飽含着對妻子的懷念之情和款款之意,讀來令人心緒愀然。

「有燈無月不娛人,有月無燈不算春。春到人間人似玉,燈燒月下月如銀。滿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賽社神。不展芳尊開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明代唐伯虎曾賦詩盛讚元宵節,把人們帶進了迷人的元宵之夜。那鄉下觀燈之情景,意境優美,清新自然感人。

元宵夜放花千樹,千門燈火夜似晝。在和諧喜慶的元宵節裏,遊走於古詩詞的燈海,一片明朗和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