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原是臥龍生第三部作品,後改書中主角名而重寫。 作者提供

黃仲鳴

「曹雄眼看山勢,重峰疊嶺,高接雲天,其雄偉氣魄,實非五嶽能及,這時雖只是深春季節,但山高氣寒,直若嚴冬,放轡縱騎,越山直入。」

以上一段,引自臥龍生《仙鶴神針》第一集(香港:環球出版社,1993年冬新訂本),行文古雅有氣勢。這部《仙鶴神針》,據陳墨在《論劍之譜》中透露,是根據他第三部作品《飛燕驚龍》而改寫的,書中人物也改名換姓;我少看他的作品,但這部《仙鶴神針》是看過的,覺得也不錯;不過,故事略為傳統,不及後來者古龍的創新。

在台灣芸芸武俠小說作家中,陳墨論劍,將他的排名提至第四位,對他極為欣賞;而選讀了他的《絳雪玄霜》,倒不是陳墨的主意,而是臥龍生的自薦。陳墨說:

「武俠小說家創作方法有很多,但基本的方法卻不過兩種,一種是純粹的智能操作,編織曲折玄奇的傳奇故事;另一種則是更進一步,有心借武俠傳奇故事去記寫世間的悲歡和抒發作者的人生感慨。」

臥龍生寫《絳雪玄霜》,正是滲進了心中塊壘。陳墨說:「這樣,我們用心讀起來,就很有意思了。」陳墨解讀《絳雪玄霜》,頗用心,頗有見地,相信也說中了臥龍生內心深處的想法。

臥龍生軍旅出身,退伍後,年紀輕輕,在當時的台灣,謀生困難,在閒居時,看前人所寫武俠小說,看着看着,有些雖然不錯,有些也不怎麼樣,「別人能寫,自己何不試一試?」處女作是《風塵俠隱》,是模仿王度廬、還珠樓主等人的作品,但離不開報仇、正邪之爭的主題。然而,在當時來說,也算新鮮,加上他的生花妙筆,確也吸引了不少讀者;可惜,其後因病輟筆,要由他人代寫而完成。處女作算成功,他就繼續筆耕;這還有另一原因,他在軍隊時的月薪不過150元,但在報紙上每天連載一段,可以得到稿費10元,月收便達300元;而本來在走投無路之際,考慮踏三輪車維生,既有此收入,還踏什麼三輪車!

臥龍生是筆名,改此名有什麼故事?他真名牛鶴亭,1930年端午出生於河南鎮平縣,該縣屬南陽地區。南陽,是三國時諸葛亮隱居之處,後世的人便在那裏辦了間臥龍書院。牛鶴亭少時求學即在那書院。後來寫武俠小說,便起了這個筆名,意為「臥龍書院之學生」。筆名起得好,已先聲奪人,初試啼聲,雖然爛尾,但亦叫好,被譽為「台灣武俠泰斗」。後來司馬翎、諸葛青雲脫穎而出,與臥龍生合稱為台灣俠壇「三劍客」。古龍崛起後,又被稱為「台灣武俠小說四大家」。

根據陳墨的評論,古龍較臥龍生為優,故在論劍五大家中,古龍排第三,力壓臥龍生。這一排名,我也認為恰當。

畢竟,臥龍生的思路仍走不出舊派武俠小說的套路。

責任編輯: 黃仲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