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國森

第九首:「政教勾連法學媒,諸公僕色意徘徊。豪強餉暴橫摧折,社稷資財付劫灰。」詩用上平十灰韻。「政教法學媒」是為「亂港五棍」。「政商棍」包括政黨和議員、公務員及公職人員,醫護和社工在回歸前是政府直接僱員,都屬廣義政界。不可以漏了商界,商界可以是政黨背後「金主」,政黨或是富豪的代言人!「教」指「宗教界」,「基督宗教」深度介入所謂「社會活動」,許多言行已屬於刑事罪行和暴動。「法律界」包括司法界的法官和政府律政司的法務官員、他們有「訟務律師」(Barristers ,俗稱「大律師」、「大狀」)或「事務律師」(Solicitors,簡稱「律師」,亦有被戲稱「律師仔」,以別於「大律師」)的執業資格,最後是法學教師。「學校棍」則涵蓋大中小學幼稚園的校監、校長、教員和背後的辦學團體,然後就是最易被矇騙去犯法的大學生、中學生。「傳媒棍」包括傳統報章雜誌、電台電視台,再加新興網絡傳媒和假記者。第二句斷為「公僕」的「色意」,色是肉身,意是意識。又可以理解為「諸公」有「僕色」,成語「奴顏婢膝」,「婢膝」對「奴顏」,「僕色」何嘗不可?「三軍未動,糧草先行。」戰略物資如泉湧入「戰區」,有外國和本土的財團給暴徒輸送「糧餉」。「黃豬流年」暴徒到處縱火,公私財產遭逢火劫,有商家損失慘重,亦有商家秋毫無傷,耐人尋味!

第十首:「香城忽現黑心醫,檢疫私家價匪夷。脅迫封關防祖國,煎皮鑿骨啜民脂。」詩用上平四支韻。「雨傘革命」時已有醫護公然敵視警察。「新冠肺炎」疫情初起,有人發動醫護罷工,以脅迫政府要封鎖粵港邊界。再有名醫大開獅口,要政府給每位市民派3,000元抗疫金,用來到私營醫療機構檢疫求診。行政長官峻拒之後,私家收費由每次檢疫上千元,速降價為數百元。內地派醫療人員支援香港,檢疫成本每位才數十元!於是有第四句。該名醫疑似要領導行家吸食民脂民膏而最終失敗。難怪林太受盡惡言攻擊!

第十一首:「往昔民稱北斗星,今時淪落顯頑冥。張羅智障傷殘客,勇悍盲衝不畏刑。」詩用下平九青韻。醫務人員和社工雖然已脫離公務員系統,「潘詩人」仍視他們屬於「政界」。上世紀七十年代香港開始多了社會工作服務,民間敬稱社會工作者(簡稱「社工」)為「北斗星」。今時中國讀書人都知道,由夜空北斗七星的第一星天樞、第二星天璇,就可以找到北極星。這個得力於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於虛構的全真教「天罡北斗陣」有詳細解釋。北斗星能助人找到北極星,喻義社工幫助「邊緣青少年」重新認清人生方向,避免誤入歧途,延誤終生。香港社工早不是「北斗星」,由「雨傘革命」起,倒是經常組織有缺憾的「客戶」,去衝擊警察維持示威活動秩序的防線。有失明人士狂言要去「監察」警方執法,又有坐電動輪椅的傷殘人士直接衝門撞人!暴動常客中的精神病人、智障人士和傷殘人士都似是「勇武派」,不顧自身和他人的安危,更不怕法律﹗ 「庚子香港即事絕句十九首」之三

責任編輯: 潘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