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宜發

大概十年前,有一天我曾駕車載着同事一起到某個商場準備當司儀工作,駕駛約十分鐘左右,突然間覺得自己有點頭暈,那一刻便想了很多,例如萬一暈倒後失控撞車,點算好﹗真的愈想愈驚慌,好在當時的同事也是經常駕車,所以我找了一個地點停下來換他駕駛。之後到達司儀工作的場地,人仍然覺得有種很想暈倒的感覺,但心想稍後便需要到台上工作。當時很多同事好好,已有一些同事在台上作準備,我如果有感到不適的時候,便有人攙扶。

活動完畢,弟弟陪我到醫院作身體檢查,因為自己覺得可能是心臟出現問題,之後看過數次心臟科醫生,醫生跟我說:「其實你心臟沒問題,你不如去看心理醫生。」

藉着那次的情況,知道原來自己患上了「驚恐症」。然後我便找了一個相熟的情緒病專家,跟她見了十多次面之後,我的「驚恐症」好了。我還記得當時的情緒病醫生跟我說過:「其實這種驚恐症的感覺,有可能會再次出現,只要你跟自己說,你不會突然之間暈倒的,會沒事的。盡量不要想得太多,免令自己跌入這個死胡同的思想便好了。」

自從醫好了「驚恐症」之後,我在這十年間,也沒有這種感覺出現。但由這個星期開始,這病徵的狀況好像又再出現。就正如昨晚,在電台工作完畢之後,便到家裏附近的一個商場,想想吃些什麼作晚餐。但當我一路逛的時候,我開始有種頭暈的感覺,這時候,我會不期然地張開雙手,想借用一些物件攙扶下,免得真的暈倒,也可有點幫助。但頭暈的感覺愈來愈強烈時,我的手腳開始麻痹,呼吸有點困難。不知是否因為疫情的關係,本來商場原有的座椅也被搬走了,可能是不想人群聚集吧﹗所以當時很想找個位置坐一下,安定情緒,但自己愈來愈辛苦,最後離開商場,到附近的一些石壆坐下來休息。

當我坐低後,發現自己心跳非常快,而且頭暈的感覺沒完沒了地出現,最初想着,要不要打電話給弟弟讓他知道,但又怕麻煩到他,唯有嘗試不要想「暈低」的情況,希望這種感覺快些離開我。但談何容易,那個時候自己覺得很無助,天又開始下着雨,更加覺得自己不知怎算好。隨着無助的感覺,令自己壓力更加大,好想躺着休息一下,但在人頭湧湧的街道,這樣做,以及疫情關係,相信沒有人會走過來幫助自己。

最後,我決定致電給弟弟,他立刻緊張起來,然後二話不說便跑過來找我,雖然這商場跟弟弟的家很近,但也需要十多分鐘才到達,而你知不知道,這十多分鐘對我來說,就好像過了漫長的一年一樣,甚至自己曾經想過,已經支撐不住,我是不是應該打求救電話幫忙呢?但一想到這裏,又怕身邊的家人及朋友太擔心,所以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過了不久,我盼望的弟弟終於從遠處跑過來了,然後陪着我返回停車場,駕車回家。

為什麼要在這裏說自己的狀況,因為我想藉着這個不愉快的經驗跟大家分享。我相信現在的都市人,也有一些人會有着我這種情況出現,只要跟從之前看的情緒病醫生所說的,努力地加油及支持下去,任何事不要想太多,我相信我可以能夠踢走這個「驚恐症」。

責任編輯: 余宜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