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溟 華興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

10月20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6930,較前一交易日上調80個基點,繼續刷新2019年4月18日以來新高(編按:10月22日該中間價報6.6556,上調幅度進一步加大)。我們認為,人民幣匯率持續走強,除了結匯需求較為旺盛、此前延遲結匯的部分頭寸壓力較大等原因外,還因為中國疫情防控形勢成效顯著、宏觀經濟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率先實現反彈復甦,並不斷推進全方位的改革開放措施,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和投資環境,人民幣資產的避險屬性、投資回報率和配置價值更受全球投資者的重視,促進和吸引了跨境資本加速流入,增加對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需求。

我們預計,四季度外資有望持續流入中國資本市場,以市場供求為基礎的人民幣匯率將繼續穩中有升,但雙向波動可能加大。今年三個季度,中國外貿進出口逐季回穩,累計增速轉負為正,其中前8個月已實現累計出口正增長,尤其是民營企業前三季度進出口總值同比增長10.2%,佔中國外貿總值的46.1%,比去年同期提升4個百分點。

市場看多傾向仍然明顯

自2020年10月12日起,中國人民銀行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為0。可以說,人民銀行希望通過調降外匯準備金率這種市場化工具來降低金融機構購匯成本,以引導企業遠期購匯行為和降低企業遠期售匯誘因順周期行為,穩定市場預期、平抑匯率劇烈波動、壓制市場主體非理性傾向,並強調下一步將繼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但是,市場預期人民幣長期將繼續走強,看多傾向明顯,企業結匯尤其是此前延遲結匯的部分頭寸壓力不斷加大,遠期售匯準備金政策調整帶來人民幣升值勢頭在短期內的暫緩,促使市場參與者普遍繼續把握機會釋放結匯需求,這是人民幣匯率走強的技術性背景與短期推動力。

根據人民銀行的最新數據,9月末中國外匯佔款為21.2萬億元人民幣,環比下降59.5億元,降幅較8月份進一步擴大21.26億元,出現「八連降」。考慮到近期人民幣表現的強勢,這或表明人民銀行繼續尊重匯率「發揮宏觀經濟和國際收支自動穩定器的功能」,繼續尊重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下市場供求對匯率形成發揮決定性作用,對人民幣匯率在市場上供求推動下有所升值的容忍度較高,未有過多直接入市干預。在10月份人民幣匯率大幅走強後,其年內升幅基本上與美元指數的跌幅是匹配的。在此輪人民幣升值周期中,美元指數結束2013年以來的強周期轉而走弱,很大程度上促使了人民幣被動升值。

美匯或將反彈壓抑人幣

當前人民幣匯率形成模型同時考慮到市場供求情況、「一籃子貨幣」匯率走勢變化和逆周期因子,人民幣匯率受美元指數影響仍較大,或者說美元指數走勢對人民幣匯率仍有較為明顯的指示性作用。考慮到中國貨幣政策空間有可能邊際緊縮,本外幣利差有可能進一步擴大,人民幣匯率仍會獲得一定的上行支持。不過,目前美元指數已較為接近階段性底部,進一步走弱的空間已不多。

防人幣過熱政策續出台

歷史數據表明,在歷屆美國總統大選後,無論選舉結果是否符合市場預期,美元指數均有較大概率反彈。因此,在11月份美國總統大選的不確定性消除後,美元指數有望走強,人民幣匯率有可能承壓。人民幣過快升值有可能會給出口企業帶來較大壓力,給中國經濟復甦和結構性調整帶來一定的風險和不確定性。

在全球低利率環境和人民幣升值壓力下,境內資產應警惕潛在的資產泡沫、利差對沖套利和通脹調控政策等風險。預計中國人民銀行將繼續緊密監控遠期結售匯未平盤頭寸等統計指標,加大窗口指導力度和適時進行逆周期調節。

在疫情影響全球經濟下行、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重新擡頭的背景下,應化危為機,進一步推動和促進國際合作,向全球投資者進一步開放中國市場,穩定跨國投資者預期、提振投資者信心、深化國內改革進程。在堅持跨境資本流動管理和宏觀審慎安排、有效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基礎上,通過繼續推進經濟結構調整、加快包括外匯市場在內的金融市場改革與建設、推動資本賬戶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建立市場化的利率形成機制、調控機制和傳導機制,人民幣匯率會在合理的、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市場化的、有彈性的、雙向的波動,並助力貨幣政策、財政政策、產業政策、進一步改革開放等政策組合,在有必要時還能通過新增審批QDII額度、放寬對外資本投資限制等措施和逆周期調節手段,來緩解和抵消人民幣過度、過快升值的壓力。■ 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責任編輯: 龐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