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公子

香港經歷了近一年多的人禍,最令人擔心的是有不少未成年的學生被捕,無論非法集結堵路、破壞店舖甚至縱火襲警,都見到有為數眾多的在校學生參與。他們在1997年回歸後出生,不少人連中國內地也未曾回去過,就莫名其妙地不承認自己的中國人身份,甚至仇中排華,明顯是香港的公民教育出現了根本性的問題!已到了不能不正視的緊要關頭!

到底香港年輕一代,每天接觸幾多洗腦的資訊?以升讀大學的必修科通識為例,教材完全無須送檢,內容「無王管」,傳媒已多有揭露其荒謬。然而,教材是死的,負責講解的教員如何演繹,甚至功課答案的政治立場是否會影響評分的準則,都在影響學生的思維和取向。中小學教師應否將一己的政治立場帶到課室?答案應是否定的,但教育當局又有沒有適當的監管和罰則?

教育局最近公布,截至本年5月,原來已有超過100名中小學教員及10名專上院校教職員,在「黑暴」中被捕;但至今竟仍未有一個教員被除牌,亦沒有一個被捕教員被公開姓名及任教校名。他們在課室內向下一代灌輸的,不問可知;而跟隨這些「人之患」上街的學生,也很可能一同被捕而人生盡毀……

最近有關注事件的基金,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要求教育局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姓名、涉事學校的名稱以及案件細節,以捍衛家長的知情權,防範青少年被灌輸偏頗的政治意識。

教育局長在回應時,卻仍然含糊其詞,力圖保護犯法的教師,在處理這個教師品格危機上,只能說是不負責任!

教育局的職責,就是要確保教學質素!今次對失德教員袒護,保住了他們的職位,但卻很可能要以喪失下一代的愛國心為代價,應該嗎?值得嗎?

公關專家Steven Fink在《Crisis Management》一書中,提及處理危機可分為3個步驟──發現危機、隔絕危機及處理危機。通常在危機爆發時,管理層都會相當混亂,以致未能發現真正的危機所在。管理層可以透過以下幾個問題,測試危機的迫切性:

1. 如果不加處理,任由情況發展,會不會愈來愈嚴重?

2. 這種情況是否會引起新聞媒體或政府更高主管部門的注意?

3. 這種情況是否會影響部門的正常營運?

4. 是否會影響最高主管的個人形象,或令公眾失去信心?

5. 是否會影響部門的業績?

希望教育局長可以從中得到啟發吧。

責任編輯: 文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