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爆發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以來,院舍亦開始出現感染群組。聚集着老弱病殘人士的院舍一旦被帶入病毒,更易造成大爆發,院舍的防疫自然也成為香港抗疫的關鍵一環。

受第三波疫情影響,大角咀安老院7月起實施封閉管理,謝絕外人探訪,曾經定期舉辦的康樂活動、集體物理治療也暫停了。沒有家人的探訪,沒有豐富的活動,院友的情緒受到困擾。「特別是腦退化的老人,因為不理解院舍所作的安排,誤以為自己被家人遺棄,心情十分低落。」大角咀安老院院長張建忠說。

除了要照顧院友情緒,為院友戴口罩也成為院舍職工的一大難題。「患老年癡呆或有其他疾病的院友是不習慣戴口罩的,要為他們戴口罩比較困難,我們基本採取房間隔離的做法。」張建忠說。目前大角咀安老院共有62張床位,都為獨立單間。

據張建忠了解,出現病毒爆發的院舍是因為兼職員工將病毒帶入,「兼職員工經常在各區往來,感染機會較大。」這也暴露了院舍長期存在人手不足的問題。「這個行業很辛苦,願意入行的本地人手幾乎找不到。」張建忠說。大角咀安老院實際需要人手為30人,但目前院舍也只招到25名全職員工。張建忠建議政府可以放寬輸入外地勞工,並且外地勞工作息兩點一線不易感染,有助防疫。

疫情導致院舍入住人數減少,但院舍職工薪資不變,加上防疫抗疫物資、院舍伙食的加大投入,張建忠坦言大角咀安老院的運營面臨壓力。張建忠於2015年接手大角咀安老院,凡事親力親為,院舍如今的裝潢都由他一手打造,「空中花園」的盆栽也是他親自種植布置。一位在這裏住了五年的院友形容張建忠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人手不足時會親自為院友喂飯,「我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來對待。」

張建忠說,「我天天在這裏生活返工,院友就像我的家人,我要做的就是陪伴他們,和他們在一起。」

香港爆發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以來,院舍亦開始出現感染群組。聚集着老弱病殘人士的院舍一旦被帶入病毒,更易造成大爆發,院舍的防疫自然也成為香港抗疫的關鍵一環。

受第三波疫情影響,大角咀安老院7月起實施封閉管理,謝絕外人探訪,曾經定期舉辦的康樂活動、集體物理治療也暫停了。沒有家人的探訪,沒有豐富的活動,院友的情緒受到困擾。「特別是腦退化的老人,因為不理解院舍所作的安排,誤以為自己被家人遺棄,心情十分低落。」大角咀安老院院長張建忠說。

除了要照顧院友情緒,為院友戴口罩也成為院舍職工的一大難題。「患老年癡呆或有其他疾病的院友是不習慣戴口罩的,要為他們戴口罩比較困難,我們基本採取房間隔離的做法。」張建忠說。目前大角咀安老院共有62張床位,都為獨立單間。

據張建忠了解,出現病毒爆發的院舍是因為兼職員工將病毒帶入,「兼職員工經常在各區往來,感染機會較大。」這也暴露了院舍長期存在人手不足的問題。「這個行業很辛苦,願意入行的本地人手幾乎找不到。」張建忠說。大角咀安老院實際需要人手為30人,但目前院舍也只招到25名全職員工。張建忠建議政府可以放寬輸入外地勞工,並且外地勞工作息兩點一線不易感染,有助防疫。

疫情導致院舍入住人數減少,但院舍職工薪資不變,加上防疫抗疫物資、院舍伙食的加大投入,張建忠坦言大角咀安老院的運營面臨壓力。張建忠於2015年接手大角咀安老院,凡事親力親為,院舍如今的裝潢都由他一手打造,「空中花園」的盆栽也是他親自種植布置。一位在這裏住了五年的院友形容張建忠是個很有耐心的人,人手不足時會親自為院友喂飯,「我把他當作自己的兒子來對待。」

張建忠說,「我天天在這裏生活返工,院友就像我的家人,我要做的就是陪伴他們,和他們在一起。」

责任編輯: 宋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