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的所謂「初選」,自稱有60萬以上投票。說這個數字很多又不然,因為當年公民黨與社民連發動的違法違憲「五區公投」,在民主黨杯葛下,也有50萬人投票,以反對派的基本盤,參與一場無成本的投票來扮抗爭,人多是不足為奇。所不同的是,「五區公投」雖然是假戲,但卻是利用補選漏洞來進行,每一票都是經過認證,沒有水分,比較而言,這場「初選」完全是一場鬥「發水」的假戲,根本沒有任何公信力可言。

戴耀廷搞出來這場「初選」,不但是「山寨貨色」,更充斥着各種漏洞和黑箱作業。「初選」要有公信力,最重要是確認投票人的身份,是真有其人,也是住在當區,更要保證是一人投一票,這樣的「初選」才會有公信力。但戴耀廷的「初選」更像是一個「騙局」,一人可以投多票,有記者在「初選」當日就試過用同一套身份資料,在三個票站成功投票,這說明不但一人可以投多票,而且更可以到處投票跨區投票,住九龍西的去九龍東投票,「超區」的去衞生服務界投票,而「初選」系統完全不能阻止,原因是他根本沒有完整的選民名冊,試問又如何分辨與監管?即是任何參選人為了增加勝算,都可以發動支持者,在兩日間巡迴所有票站投票,投一次票所花時間不多,在兩日時間「全投」並非難事。

而且,支持者不單可以自己投,更可以幫其他人投,甚至冒認其他人去投,只要有基本個人資料,票站根本不能察覺,當然他們也不會主動阻止,因為他們都想「發水造數」。在這樣的情況下,整場「初選」出現嚴重漏洞,可以讓有心人不斷造假。而最大力炮轟這個漏洞的,正是開始時坐定粒六,以為可輕易勝出的民主黨。他們在「初選」前夕緊急去信戴耀廷,指出現時安排有大漏洞,會出現重複投票,「可以出現嚴重造假」。

反對派「本土派」狗咬狗骨

這是一個極嚴重的指控,等於否定整個「初選」機制,為什麼民主黨要發信直指「初選」「造假」?原因很簡單,民主黨在投票前終於發現形勢不對,「本土派」信心滿滿要將一班反對派老政客殺下馬來,民主黨本來恃着地區樁腳動員可以佔據優勢,但原來「本土派」卻可利用「初選」漏洞撒豆成兵,令民主黨隨時陰溝裏翻船,所以才要急急發信投訴。

但當然,民主黨改變不了「初選」進行,為抗衡「造票」,民主黨只有一個選擇,就是鬥「造票」,明知「本土派」會重複投票,冒名投票,民主黨自然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結果不難預料,整場「初選」便變成一場鬥「造票」、鬥「發水」的鬧劇。這樣,不要說60萬人投票,就算說有600萬人投票也是不足為奇,都是全無一點可信性,不過是為配合幕後大台「假初選,真篩選」的目的而來。

當然,「初選」雖是假戲,但各黨派都要真做,原因是能否出選,關係各黨派的政治生命,「本土派」如果成功「偷雞」勝出,民主黨怎麼辦?要不胡志偉、黃碧雲等退出政壇,並且將自身的樁腳、資源一併交予「本土派」,而「本土派」取得議席後也不會多謝民主黨一句,更會繼續蠶食民主黨。但如果不遵從結果照樣出選,民主黨就是第二個梁耀忠,被口誅筆伐,被全面「肢解」。「本土派」的情況一樣,如果不能出選,將會一無所有,無錢無權無資源,在這樣的零和博弈下,自然引發傳統反對派與「本土派」的撕裂內鬥,與以往不同,現在已經不是口頭的攻訐,而是刀刀見骨的肉搏撕咬。

民主黨的投訴信,已是公然向「本土派」開槍,在投票過程中,黃碧雲亦遭到「本土派」全面圍攻,張崑陽直斥黃是「妥協派」,劉澤鋒攻擊她拒簽「初選聲明」、選舉才出來「抗爭同支援」,不是真正「抗爭者」,連民主黨區議員黃國桐也倒戈為馮達浚站台,反映黃碧雲已成為「本土派」集中「擊殺」的目標。至於早已向「本土派」「交心投誠」的公民黨也未能得到「本土派」放過,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和主席梁家傑在大埔廣場拉票時,就遇到「本土派」鄒家成數名義工狙擊,大叫「公民黨賣香港」等。楊岳橋即場激動大聲反駁,與鄒家成義工一度疊聲互批,公民黨兩名女義工因被狙擊而激動落淚,要由楊岳橋、李予信安慰。

這說明什麼?說明傳統反對派與「本土派」的利益根本難以調和,所謂協調是假,勸退迫走才是真,但除了無能的梁耀忠之外,有哪個反對派政客會自甘放棄議席?自願為人抬轎?民主黨不會,「本土派」也不會,一場初選不但不可能解決彼此的利益爭奪,反而進一步激化,令初選變成一場撕裂內鬥。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