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自言民族感很強。
◆甄子丹近期忙於宣傳及謝票。

剛獲委任為全國政協委員的甄子丹,最近為其身兼監製、總導演和主演之電影《天龍八部之喬峰傳》馬不停蹄到星馬及韓國巡迴宣傳,戲迷熱情引起哄動,未來仍要到內地及日本繼續宣傳;而在香港作為賀歲電影,甄子丹更親往戲院做了多場謝票,當觀眾見到「喬峰」出現眼前均表現興奮,子丹亦向戲迷送上祝福:「踏入兔年,希望香港經濟復興,百毒不侵,互愛互敬,重拾東方之珠美譽。」對於成為全國政協委員他感到光榮!「國家認可我,我會慢慢學習,幫助國家做些建設性的事,這是值得我去做!」◆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慶全 攝影:香港文匯報記者 彭子文

最近子丹成為新一屆的全國政協委員,他是繼汪明荃、成龍後第三位獲委任的香港藝人,子丹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感恩:「首先是一個光榮,國家認可了我,我不知自己有幾多能力,又不是懂太多,但我可以慢慢學習和做我最熟悉的,拍電影出身,會繼續做與電影相關的提案,能幫到國家,為國家做一些建設性的事,這是值得我去做!」

當上全國政協委員後又會否進一步去為內地與香港電影界甚至演藝界作溝通橋樑?子丹說:「一直都做緊,現在可能多了些責任,會繼續做,其實不會有什麼大分別,現在只多了一個Title,其實我一直在呼籲大家要返內地拍戲,內地市場那麼大,資源是拍戲一定需要的東西,任何成功的項目也要有市場,內地市場那麼大,你亦要有資源才能夠有充足的本錢,沒本錢怎樣拍戲?」

提到荷里活影人現在都覬覦內地這龐大市場,子丹極認同說:「其實荷里活是最現實的,說難聽一點完全是生意計算,邊度搵到錢咪去邊度,反而中國人傳統文化更重感情,他們好現實,你今日好掂咪friend,到唔得時分分鐘唔睬你!」

子丹預期3月要到北京開全國政協會議,問他開會時會有什麼提案?又有何抱負?他表示仍要慢慢學習,詳情未可以分享,看能夠做到什麼就先做什麼。「我一向都是個好直、好真誠的人,會反映一下香港電影人的經驗,我拍了多年電影,什麼電影都拍過,怎樣推動我們中國電影、怎樣的方向,我會畀自己的意見,我亦會盡量去幫香港電影,會給予意見,希望更互相深入了解,能夠於市場上多些合作。」在美國長大的子丹,親身感受過美國人對華人的歧視和侮辱,骨子裏明白自己的根是中華民族,是中國人,愛自己的根、愛自己的民族是應該的,因此拍的電影都是講民族大義和宣傳正能量的。

甄子丹始終熱愛電影,今年年三十晚仍親往戲院謝票,與觀眾交流,之後子丹主動與觀眾影張大合照,戲迷即拍掌歡呼,一起舉起V字手勢,臨離開戲院前子丹再祝大家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兔年行大運!」

揸一億多要拍大場面靠靈活變通

對於今次親自監製、導演及演出《喬峰傳》,子丹坦言對金庸故事人物喬峰並無特別情意結,拍之前也沒看過《天龍八部》這部小說,是王晶拿劇本來找他,他最初都不喜歡,要一改再改:「我們是朋友能直接講,也明白到大家思維上已經不同。晶哥重點放在融資、發行之上,創作上他亦放心交給我,《追龍》開始都合作了多部戲,創作上都是由我主導,他絕對有信心。」

雖然劇本從先前基礎開始再到創作有效得多,但始終仍有香港電影慣常的「飛紙仔」,他表示拍了幾十年電影,到今日都遇上「飛紙仔」情況也無辦法,即使去年到荷里活與奇洛李維斯合作拍《殺神John Wick 4》一樣是在「飛紙仔」。子丹笑說:「我真要分享一下,我幾十年經驗永遠話畀我聽要做準備功夫,但藝術創作永遠臨場最後一刻都要執生,導演查德史達赫斯基(Chad Stahelski)好崇拜我們的功夫電影,編劇亦是頂尖的班底,我也以為會像拍《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要跟足劇本,如改動則要經老闆點頭,但拍攝時與奇洛李維斯和導演一齊度戲,便打給編劇去改對白,像香港電影模式般飛紙仔去拍,更差不多每場都要改,至於動作設計上就叫『甄生你睇吓』,而我將全部戲改了他又OK,因為他喜歡功夫,亦都尊重我、相信我!」

《喬峰傳》的團隊都是經驗豐富的國際頂尖班底,計劃部署好去打這場仗,因為稍有一個甩隊便沒可能完成今次這一部有野心的電影,姑勿論大家喜歡與否,在製作過程中,無論攝影、美術及服裝都要求很高,每天開會、拍攝每日在變,大家被他「捽」(催逼)到叫救命,但卻對他又愛又恨,終究拍出一部沒遺憾的電影。

子丹亦坦言今次面對最大困難當然是資金有限。「不夠錢去拍就要去想方法如何調動拍攝的狀況,當年我第一部戲製作費只得4百萬,唔得想到得,要懂轉彎。最終《喬峰傳》成本都花了一億多港元。另外,最難的當然是拍大場面,加上創作上的題材有金庸的包袱,我又要做到一部2023年有新衝擊和突破的古裝武俠片。」

子丹又提到早幾年融資環境較好,搵製作費容易。現在不同了,畢竟自己又不是張藝謀、陳凱歌乃國家級的導演,別人《流浪地球》可以拍到12億,《滿江紅》拍了3億多。「我只拿着1億多去拍金庸小說故事,還要由頭打到落尾,其他的電影可能不用打只拍文戲,所以對我來說是很大挑戰,我帶着一班人去打仗,日日鼓勵他們,所以也要聰明、靈活地拍攝,像一些千軍萬馬的場面,無錢就不千軍萬馬,去拍出感覺來,仍要做到一部2023年有野心的中國武俠電影。」

《喬峰傳》有新突破的古裝武俠片

《喬峰傳》當中的大場面動作戲都讓觀眾讚嘆,但其中一場策馬奔馳的場面帶點西部牛仔的感覺,會否是想將影片拍得更國際化去讓外國觀眾欣賞?子丹坦言今次融入很多元素在當中:「一來我自己想於創作上有新的東西,因為拍了多年武俠動作電影,難道又再跟徐克步伐?最經典的他都拍過了,我不會拍那些風格,這不是我想做的事。我會作為導演或演員以創作人去思考,或是以觀眾角度跳出來想看什麼,所以我問我的小朋友喜歡看什麼,他們都說喜歡看Marvel,但Marvel的故事其實很多在電視劇中都一早看過晒,為何會這樣?就是隨着我們年齡增長,智慧愈來愈複雜,我們便給了自己包袱,愈拍愈深,根本不貼地。其實觀眾大部分都不是電影研究者,入場只要份感覺,要娛樂啫嘛。至於部戲看完有否被感染,相信大部分觀眾都是想去看齣戲然後食餐飯,就是一下直接感覺,所以我想將拍動作功夫片的初心,就是最初香港觀眾喜歡武俠片能夠帶給大家的那種衝擊和那份力量,像看李小龍他一出拳一踢腿,看《葉問》的那份英雄感,觀眾看電影也是想尋求一份夢想,那就將夢帶給觀眾。我要返璞歸真,不故弄玄虛,從音樂、剪接上給予節奏明快的感覺,畫面和戲劇上亦帶出國際視野!」

影后惠英紅(紅姐)再度與子丹合作,紅姐大讚《喬峰傳》是她最喜歡的甄子丹的電影,連子丹太太汪詩詩也有同樣說法。子丹認同說:「我自己都幾喜歡《喬峰傳》,因為自己知道揸什麼資源達到什麼目的。當然一部戲會有很多缺陷不完美,尤其是要拍所有人都熟悉的金庸筆下人物,正是要去挑戰很多人的童年回憶,拍攝時已知出來會有很多意見和爭論,而今次亦不是要拍一個好清楚的喬峰,是將喬峰拍得好睇,加上之前已有好多同行演過,自己永遠不會夠之前的好,所以自己要解讀和掌控,也給觀眾一些幻想空間,讓大家產生好奇,就像看《危險人物》都要多看幾次,有時電影藝術分好多類型,有些會清清楚楚起承轉合告訴大家,但《魔戒》也是不會太清楚去解構,卻有它的吸引力,我的初心也是想去拍出一部電影,帶動到觀眾會跟着主角的情緒,有更強的感染力和震撼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