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鎖餅店Crostini突然宣布結業,過百人表示買了餅卡未兌換,擔心成為廢紙。事件再次引起輿論對預繳式消費的關注,以及本港在消費者保護方面的法例不足;有意見認為,特區政府應參考內地和海外先進經驗,完善消費者保護,杜絕消費陷阱和霸王條款,降低消費者維權的成本。

Crostini突然宣布結業,負責人聲稱被業主追討600多萬元租金,前日才決定結業。但有消費者指部分分店早前已暫停營業,懷疑是早有計劃結業,但在此期間仍然出售餅券,令不少客戶遭受損失。

出售餅券屬於預繳式消費的一種,是連鎖餅店常見的經營方式,幾乎各個品牌都有這樣做。這種經營模式之下,一旦遇上餅店以結業等理由不兌換餅券,如何維權就成為一個問題。根據消委會給出的建議,如果消費者是以信用卡支付,應聯絡發卡公司退款;其次則可向清盤人登記成為債權人,甚至是向海關舉報商戶違反《商品說明條例》。

表面上似乎有追回損失的路徑,但實際上十分困難。第一、信用卡支付的消費者能否取回款項,視乎發卡機構是否已將款項支付給商戶,如已支付則難以退回,又或是以信用卡分期付款的,也無法申請退款。第二、登記做債權人等公司清盤,要待法律程序完成,若清盤公司資不抵債,消費者一樣無法取回款項。第三、商戶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最高可判罰50萬元及監禁5年,罰則頗具阻嚇性,但要證明「商戶在收取顧客款項時並無意圖供應有關產品」,入罪門檻相當高。以餅店結業為例,你要證明Crostini在賣給你餅券的時候,已經有計劃結業,換句話說是早有預謀,這並不容易證實和定罪。大部分消費者持有的餅券不會太多,要循如此高門檻的方式去追討損失不太現實,好可能是不了了之。這正正凸顯了本港監管預繳式消費的尷尬。

想深一層,等到商戶結業之後追討,屬後置式監管,而保護消費者更應該完善前置式監管,從源頭杜絕預繳式消費的霸王條款。例如很多現金券都有明文規定,現金券過期不可兌換,餘額不可退款,等等。但細心一想,消費者真金白銀購買現金券,相當於借錢給商戶經營,給了你錢卻未兌換商品或服務,為什麼會過期呢?又為什麼不能退款呢?

香港沒有制定專門法律以保護消費者,內地則有《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當中第53條規定:「經營者以預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應當按照約定提供。未按照約定提供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履行約定或者退回預付款﹔並應當承擔預付款的利息、消費者必須支付的合理費用。」這就給了消費者明確的法律條文,來追討預繳給商戶的款項。

內地、美國和澳洲等地,都有就預繳式消費的年期或最高金額作出限制,例如內地有規定記名的預付卡不得設有效期,不記名的有效期不得少於3年,商戶對超過有效期尚有資金餘額的應提供激活、換卡等配套服務。內地近年也有法律學者建議,可設立類似旅遊業徵收印花稅的機制,設立一個風險賠償基金保障消費者;也可以推行小額消費糾紛解決機制,專門處理金額少於一定限額的消費糾紛,以降低消費者的維權成本。凡此種種,都是可積極研究完善的監管制度,本港在這些方面做得還是很不足夠。

本港是一個繁榮的商業城市,是享譽全球的購物之都,但近年預繳式消費商戶倒閉、不良商家劏客等現象屢見不鮮,說到底是消費者權益保障方面的法例和監管未能跟上營銷方式的改變,以致出現監管漏洞讓不良商戶有機可乘。特區政府必須適時完善相關監管法例,才能保障消費者權益和維護本港優良的營商環境。

責任編輯: 許宣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