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疫情令本港百業蕭條,其中餐飲業是倒閉重災區。資料圖片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文森)3年多前黃女士任職的酒樓突然結業,她與近10名工友同被欠薪,追薪無果下決定申請破欠基金,但過程繁複,「要不停去跑好多地方(部門),一些法律問題我們也搞不清楚」,最後向工聯會求助才完成申請,酒樓結業一年多後才收到款項。

現金出糧唔敢追錢

黃女士本來在觀塘一間中式酒樓任職業務經理,月薪約2.6萬元,當時名義上僱用她的是老闆的兒子,但實際經營者是老闆本人,混亂的隸屬關係亦為他們後來申請破欠基金造成不少麻煩。酒樓結業時拖欠租金,黃女士也被拖欠一個多月的工資,另有假期薪酬等,合共約3萬元。「點心、廚房部門的員工,老闆就即刻發薪,但我們這些行政人員就拖住,我們大概10個工友約定追薪,另外一些兼職工人,因為用現金出糧,覺得沒有證據,連追錢都唔敢。」

雖然最後成功討回應得的欠薪,但整個過程繁複,黃女士說:「跟着政府職員指示,在不同機構(部門)之間跑來跑去,好在最後有工會幫忙,才能夠完成申請,希望政府能夠簡化程序,照顧基層打工仔。」

工聯會飲食業職工總會組織委員梁天柱昨日向香港文匯報表示,像黃女士這種個案工會接觸不少,耗時最長的一宗申請是2019年申請,今年才領到款項,將近三年之久。「法庭要人證物證才能認定僱主清盤,工友們集體訴訟需要好齊心,近年因應疫情和社會事件,不少審訊日期不斷延後,令申請更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