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騰騰。香港文匯報記者蔣煌基 攝

「為了研製虎乳代用奶粉,取虎乳的過程其實很辛苦的。」在梅花山基地當了6年「虎媽」的獸醫主管陳騰騰,畢業於福建農林大學臨床獸醫學專業,具碩士研究生學歷。在她一櫥子的飼養手冊中,詳細地記錄着華南虎們的吃喝拉撒睡。

為了採集到虎的乳汁、得到乳汁成分的記錄,陳騰騰和夥伴們要給母虎乳頭按摩擠奶,擠兩三個小時有時候才採集到70毫升。「市面上的採奶器都不能用,我們將母虎麻醉後,要給虎乳頭熱敷,不停地按摩刺激採奶,兩三個小時下來,採的奶不會超過100毫升。」

陳騰騰說,兩三天就要麻醉一次母虎,每次採下來的奶及時送到檢測機構去分析,發現虎乳的脂肪含量比較高,而市面上售的貓奶粉、牛奶粉都不適合虎食用。根據檢測數據研製出的第一款虎代用乳粉,由於工藝不夠細膩,在此基礎上又進行了改良升級。「現在這款奶粉國內有十幾家虎園在用,東北虎園用得特別多。」

想盡辦法防止幼虎舔傷口

2016年7月中旬,陳騰騰發現1隻幼齡雄性虎的肚臍眼的地方有個圓形的腫脹物。「是臍疝,需要手術處理。」當時有八個月身孕的陳騰騰全程主導了這台手術。從手術方案的制定、術前準備開始,手術做了一整天。「臍疝手術相對還是比較簡單,但術後護理比較難。」小虎不僅兇,還經常去舔傷口,影響傷口癒合。陳騰騰想盡了辦法,買來了專為貓貓狗狗和各種小動物在手術後用的伊麗莎白圈,三兩下就被小虎咬壞了;又買來了醫用固定脖子的頸托,才得以過關。

2020年,有一隻虎的臀部長了一個包。當時懷着二胎7個月身孕的陳騰騰先以囊腫進行保守治療,再復發後又進行手術切除。「那次手術因為前期探查已檢出是一個惡性腫瘤,虎被麻醉了七八個小時,是最長的一次。切除手術也整整做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