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書「腹笥充盈,用宏取精」。作者供圖

黃仲鳴

在舊書店買了林遙的《挑燈看劍:武俠小說史話》上下冊,甚喜。林遙者,北京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武俠文學會會員。自小就喜讀武俠小說。這厚厚的兩冊,是他耗費了16年的產品。上冊〈從《刺客列傳》到《蜀山劍俠》〉,下冊〈從台港諸大師到當代新高手〉,這簡直是將武俠小說從古至今來個大論述,台灣武俠研究者林保淳說這書「腹笥充盈,用宏取精」,一點不錯。

當然,最為我關注的是下冊,蓋乃論說梁羽生、金庸、古龍等大師也。1949年後,武俠小說在香港仍現。1954年,梁羽生在《新晚報》主編羅孚的半慫恿半脅迫下,在報端寫《龍虎鬥京華》;一年後,金庸出山,連載《書劍恩仇錄》,大受好評,為沉寂的武俠文壇,掀起一股熱潮,跟隨大寫特寫的為文者,大不乏人。這班寫作人的作品後來被譽為「新派武俠小說」。

林遙說:

「除了梁羽生、金庸,香港還湧現蹄風、金鋒、張夢還和牟松庭等一批武俠小說作家,牟松庭和蹄風初次寫作武俠小說的時間甚至還早於梁羽生和金庸。」

這話不錯,有將新派武俠的鼻祖指為梁羽生,金庸再而發揚光大,實有商榷的必要。據我的閱讀經驗,未看金梁,已看了蹄風,對他的清宮演義,早已愛不釋手,與舊派武俠如白羽、還珠樓主等人的作品大大不同,林遙說:「有曲折離奇的故事情節和緊張熱鬧的武打場面,堪比金庸、梁羽生的早期作品,大有平分秋色的光景。」但,林遙續說:「令人遺憾的是,其新文學技巧有所欠缺,與武俠大家相比還有一段的距離。」或是此因,「新派武俠」的始創者、發揚光大者,還數梁金吧。不過,研究新派的起源,還須深入發掘鑽研,絕不能人云亦云。除蹄風外,牟松庭的作品,亦值得一提、大提。只可惜,這些幾已湮沒的作家作品,已經沒人記得了。

在梁羽生、金庸崛起前,上世紀四十年代時粵港一帶流行的是「廣派武俠小說」,赫赫有名的是朱愚齋、我是山人、念佛山人諸輩,他們的作品,對南派少林人物,都有傳奇的書寫;而且,他們都是或多或少「吃過夜粥」者,對功夫技擊都有探討,一拳一腳,都有所本,故亦流行一時。

林遙說新派武俠「在表現和手法和創作技巧上,作家們將傳統的技巧,手法與西方文學的心理描寫相結合,獨闢蹊徑,在繼承傳統的同時加入偵探推理小說的優點,重視對江湖人物鬥智、鬥勇和鬥力的刻畫,為小說構出曲折有致的情節。」這番話是不錯的。

「廣派武俠小說」是葉洪生的命名,我則呼為「粵港派」;這可說是香港武俠小說的「舊派」,其中有何可觀可賞之處,料葉洪生和林遙等亦缺深入研究。對這一門類,作品已散佚,首要任務者,應是搜集、保存這些「瀕危物」,再而深入探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