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佳在繡製苗繡。 受訪者供圖
●「讓媽媽回家」苗繡培訓基地,當地繡娘們在工作。 受訪者供圖
●石巍在時裝周上亮相。 受訪者供圖
●石佳和母親田永興。 受訪者供圖
●石巍設計的時裝作品參加中國國際時裝周驚艷全場。 受訪者供圖

在湖南湘西花垣縣石欄鎮「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培訓基地產品製作間,30多個繡娘正聚精會神繡着繡品,繡娘們飛針走線,一幅幅色彩艷麗、製作精美的苗繡,在她們的手中成形,給她們帶來穩定收入。而創辦「讓媽媽回家」的石佳和姐姐石巍則在一側落實上半年訂單完成情況。過去,石欄鎮青壯年遠赴外地打工,全鎮1.9萬人,留守兒童達到1,200多人。2017年,在外創業並且事業有成的石佳回鄉成立了湘西七繡坊苗服飾文化公司,3年多來,通過「讓媽媽回家」公益項目,以傳統苗繡技藝,讓苗寨近400名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帶着娃,繡着花,養活自己又養家」。●香港文匯報記者 姚進 湖南報道

1985年,石佳出生在湘西花垣縣山區的一戶農家,從小聰明伶俐,是當地有名的「孩子王」,調皮貪玩卻不影響學習,以高分考入北京師範大學。上了一年大學後,不安分的石佳突發奇想,於2007年選擇保留學籍,輟學創業。離開學校後,石佳先是從事個體市場營銷,賺到了第一桶金。後來,她前往成都發展,憑着努力和聰明才幹,很快創辦起屬於自己的企業,且經營逐漸上道。

牽掛留守兒童 創辦苗繡基地

2017年,有十多年沒有回鄉的石佳回家探望母親田永興,田永興對她說,鄉政府文化站的工作人員多次來家裏,邀請石佳回家鄉投資。石佳認為鄉里交通閉塞,通訊也不發達,人們又沒文化,就是投資,沒有人才肯來,也沒有好的項目。為此,母女倆一生第一次有了分歧。

田永興提出,要石佳辦一個苗繡手工作坊。石佳拗不過母親,答應拿出200萬元(人民幣,下同)讓母親自己去弄。她當時的想法很單純,僅僅是出錢了母親的一個心願,至於辦得怎麼樣,不重要。

田永興其實心裏也沒底,她只是想讓女兒盡力幫幫村裏的孩子。在母親的要求下,石佳推遲返回成都,在村裏四處走走看看,發現村裏家家都有留守兒童,有的與老人住在一起,有些將孩子寄居在親戚家。

僅1.9萬人口的石欄鎮,當時就有1,200多名留守兒童和2,000多名病弱老人。石佳沉默了,感到心裏有個沉甸甸的東西壓着難受。石佳曉得那是一份責任,當即決定回家投資,建設家鄉,幫助留守兒童的媽媽回家。

2017年7月,湘西七繡坊苗服飾文化公司正式成立,石佳做的第一個決定,就是創辦「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培訓基地。3年多來,她共計投資1,200多萬元,聘請苗繡非遺傳承人指導刺繡,培訓繡娘近2,000人,簽約帶動500多人就業。

投入千萬資金 貼現培訓繡娘

40多歲的苗家繡娘向隆妍,正熟練地站在電腦前操作一排機器,只見一排排機械手飛速在繡布上均勻穿梭,短短幾分鐘,栩栩如生的大金雞像要從繡布上跳下來。

向隆妍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她是第一批進入「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培訓基地的。之前,向隆妍在浙江打工,丈夫也常年在外地做零工,家裏有3個小孩和公公婆婆,一家人一年中只有春節才能團圓幾天。為了照顧3個年幼的孩子,向隆妍第一個報名來到「讓媽媽回家」苗繡創業培訓基地學習苗繡。由於她人勤快聰明、手腳利索,在基地學了一段時間後,石佳還把她送到江蘇深造。

「我淡季每個月工資收入2,000多元,忙時6,000多元。」靠着苗繡,向隆妍每個月都有一筆固定的收入,還能照顧3個孩子和家中長輩,讓她很滿足。

「不是每個繡娘都像向隆妍。有些繡娘沒有文化,接受能力也有高有低,還有剛開始的頭兩年,光培訓費和培訓期間發放工資就投入近千萬。」石佳說。創辦培訓班初期,由於看不到前景,很多繡娘即便回鄉了也不肯參加培訓。有位繡娘培訓了1天後,就向石佳提出要發工資,說沒有工資就不參加培訓了。

石佳覺得難以理解,回家和母親說了此事,母親卻開解她說:「這些繡娘一天不做事,就沒有生活來源。一個繡娘雖然手上有些苗繡的功底,但沒有三五個月,是培訓不出來的。小半年沒收入,讓她們怎麼有心思坐下來練習?」母親建議石佳凡是來參加培訓的,每人每天發50元工資。石佳採納了母親的建議,這樣,回家參加培訓的繡娘就越來越多了。

「如今,繡娘們每月有上千至1萬元不等的穩定收入,實現了『背着娃,繡着花,養活自己養活家』的生活。」石佳自豪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