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妍期望回到母校任教,以生命影響生命,助學生成長。

長年自卑遇良師重拾信心 盼回母校任教報師恩

4歲時意外被滾油灼傷,令陳佩妍被迫休學一年養傷。七八歲起的十多年間,她接受了5次苦不堪言的植皮手術,每次費用動輒數萬元至十多萬元,令家庭經濟變得拮据。手術後,她的下巴至胸口至今仍留有明顯疤痕。皮肉之苦令佩妍難受,但旁人奇異目光及無知小孩的出言不遜,無異於向她的傷口灑鹽,痛入心肺,「小孩會大叫『怪獸』,之後被人指指點點,非常難受。」如此種種令性格內向的她變得更自卑。幸在中二時,佩妍得良師開導才重拾信心。為報恩情,她矢志執教鞭成為老師,更期望回到母校任教,以生命影響生命,助學生成長。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現年19歲,就讀於佛教沈香林紀念中學的陳佩妍正值青春年華,但她的成長路卻多災多難。小時在內地生活的她,4歲時出席一場飲宴意外遭滾油灼傷,下巴、頸部、肩膊、胸口位置屬二級燒傷。這場意外令她身心受損,人生也徹底改寫。

遭小孩叫「怪獸」 護己更「自閉」

她憶述,意外帶來的「皮肉之苦」易忍,旁人奇異目光對她的傷害更大。她曾試過外出乘車時,被小孩肆意叫作「怪獸」,又被人指指點點。內心受傷滴血,為了保護自己,內向的她變得更「自閉」。

陳佩妍中一來港升學後,仍然被傷疤的事困擾,即使成績不俗仍無法改變其悲觀的個性:「個人渾渾噩噩,沒有人生目標,覺得讀到書就讀,讀不到也就作罷。」

幸好,她在中二時遇上一位中文良師,不時關心她,經常對她說:「我知你可以做到!」老師的陪伴,加上校內同學的友善態度,令她逐漸重拾自信:「心態開始改變,願意去嘗試。」

為了不讓老師及好友失望,佩妍訂出了自己的人生目標:「我都想做老師,幫助像我曾經那麽迷惘的同學。」

自此,她十分努力,幾乎每日放學後都會留校溫習至關門,最終在今年的文憑試中考獲25分,其中中文及視藝取5*,數學及通識4級、英文3級、化學2級。她在大學聯招首6個選項全選了中文相關科目,希望以恩師為榜樣,用知識回饋母校。為此,內地出生的她正努力練好廣東話,希望講得更標準。

今日的佩妍,已不再顧忌着自身的傷疤,將之視為「特別之處」,更勉勵其他遇上不幸的年輕人,要勇於接受挑戰:「克服了困難,會見到自己更堅強、堅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