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1948年入的黨,至今已經有73年了,儘管離入黨那天已經遙遠,但我依然記得那一刻的莊嚴神聖,也一直深信只有共產黨才是真正的救國救民。」

96歲的東縱老戰士鐘聲(鍾寶武),在深圳大鵬東江縱隊革命烈士紀念碑前,跺着蹣跚的步履,用他那微微顫抖的雙手,撫摸記載着120餘名革命烈士的芳名錄,上面有他已逝親人們的名字。看着碑上的名字,當年的歲月仿佛就在眼前。

紀念碑前,一樹鳳凰花木開得正濃艷,似乎是在盡自己的力量,展示着當下的新時代,晴天花盛,告慰英魂。

(香港文匯網記者 唐王心、蔡詩瀛、郭若溪、黃仰鵬)

責任編輯: 宋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