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珍

攬炒派政客紛紛「跳船」,辭任政黨要職,並非真心悔改,不過打悲情牌,博法庭輕判,目的為推卸責任。修例風波、違法「初選」期間,攬炒派政客衝擊法治、管治何其囂張,如今要「埋單」「找數」,就紛紛企圖逃避刑責,更讓市民看清他們反中亂港、無擔當的本質。攬炒派透過違法的「35 +初選」,意圖達到真正「攬炒」,是真正有組織和計劃令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於實施國安法後仍不停手,理應承受法律後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攬炒」搞手退出焉能逃避刑責?

47名曾經企圖威脅特區政府回應「五大訴求」而舉行違法「35 +初選」的攬炒派政客,被警方控告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其中不乏攬炒派在立法會的中堅分子,包括:民主黨副主席林卓廷、前主席胡志偉、前副主席尹兆堅、前中委黃碧雲;公民黨前成員譚文豪、楊岳橋、郭家麒、李予信、鄭達鴻;以及「人民力量」主席陳志全等。這些攬炒派政客,紛紛「跳船」,辭任政黨要職。

攬炒派政棍辭職目的何在?

例如,近日因攬炒派違法「初選」案而遭還柙的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以無法履行職務為由,向民主黨辭任副主席一職,並已獲民主黨中央委員會接納。

近日因攬炒派違法「初選」案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在還柙的陳志全,透過家人發聲明,宣布退黨並辭去「人民力量」主席一職。聲明稱陳志全不會參與任何遊行、集會、示威等群眾活動;將不再參與任何類型、界別及級別選舉,亦不會協助進行選舉活動。

此外,區議員即將要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攬炒派區議員眼見死線迫近,不少人紛紛跳船,辭任區議員。

修例風波、違法「初選」期間,攬炒派政客衝擊法治、管治何其囂張。在修例風波中,攬炒派政客煽動「黑暴」,策劃「攬炒」,以不惜玉石俱焚的瘋狂舉動,妄圖將香港拉向深淵。其無底線的「暴力攬炒」「經濟攬炒」和「政治攬炒」,對香港的法治秩序和政治生活造成極大破壞。

攬炒派透過所謂「35 +初選」,妄圖謀取35個議席或以上,進行具組織、有計劃的奪權顛覆行為,令特首下台、政府停擺,加上國際制裁,達到真正「攬炒」和準備共同跳崖,是真正有組織和計劃令香港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於實施國安法後仍不停手,理應承受法律後果。

去年11月24日攬炒派借修例風波和黑暴之亂搶佔了區議會主導權之後,將區議會用作宣揚「港獨」,反中亂港的舞台,阻礙政府政策落實到社區,損害社區居民的福祉,將眾多重要的民生事務都擱置在一旁。

「攬炒」搞手退出焉能逃避刑責?

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前後,諸多「港獨」團體解散、「港獨」分子逃離香港,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趨向地下化;而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攬炒派違法「初選」,一眾搞手完成任務後亦紛紛宣布「退出」以逃避刑責。如今要「埋單」「找數」,攬炒派政客就紛紛企圖逃避刑責,更讓市民看清他們反中亂港、無擔當的本質。但正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指出,「(違法分子)做了就是做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攬炒」搞手退出焉能逃避刑責?

攬炒派政客走歪路以為可以用強硬手段迫使中央就範,搞非法「佔中」,否決政改,支持黑暴,逢中必反,種惡因嘗惡果,民主黨徘徊在棄選立法會的念想中,公民黨也面對「退黨潮」和解散壓力。

攬炒派政客不理會國家的整體利益,以及香港回歸祖國的事實,先後與不同外國勢力同夥,斷送香港人辛苦建下來的繁榮安定,完全是自掘墳墓的行為,現已到結賬的日子,他們應為自己所做一切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