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中國藝術品部國際主管及主席仇國仕介紹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
1 / 8
蘇富比亞洲區主席、中國藝術品部國際主管及主席仇國仕介紹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2 / 8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3 / 8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4 / 8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圖為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這方璽不同之處在於璽體側面都有刻字。
5 / 8
圖為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這方璽不同之處在於璽體側面都有刻字。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6 / 8
明清三方御璽: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左)、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方璽(中)和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右)。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圖為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
7 / 8
圖為本次三方璽中估值最高的,也是拍賣史上估價最高的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玉璽,估價1.25億至1.8億元。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圖為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估值2500萬至3000萬港元,該御璽製成後一直被擺放於太廟供奉,但之後由於明清更迭,經歷了火燒,受到破壞,這方璽可謂是明代僅存的一方孤璽。
8 / 8
圖為明代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諡寶,估值2500萬至3000萬港元,該御璽製成後一直被擺放於太廟供奉,但之後由於明清更迭,經歷了火燒,受到破壞,這方璽可謂是明代僅存的一方孤璽。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3月25日,香港蘇富比中國藝術品部呈獻明清御璽三方,包括明洪熙永樂仁孝文皇后青玉龍鈕謚寶、清康熙帝御寶檀香木異獸鈕「敬天勤民」方璽及清乾隆帝御寶交龍鈕白「紀恩堂」玉璽,見證明清兩朝更迭。(來源:中新社)

責任編輯: 之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