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家駿 中學教師 教聯會副主席 港區全國青聯委員

在中國傳統紀年方式中,每六十年一個甲子,但從清末衰落開始,好像每一個庚子年都不容易過。1840庚子年,鴉片戰爭爆發,改變近代中國的轉捩點就在這年開始,號稱的「天朝大國」自此就被西方列強的船堅炮利打開國門,陷入長達百年的屈辱史。1900庚子年,中華民族的存亡再次面臨挫折,內有清廷腐敗和義和團的反智運動,外有八國聯軍任意魚肉,之後的辛丑年更簽下天文數字的賠償金額,令整個國家淪為半封建半殖民的地方。1960庚子年,在大躍進的冒進思維下,又碰上「三年自然災害」。到了去年的2020年,又是一個庚子年,疫情下武漢封城,經濟停擺,當時西方部分媒體藉機攻擊中國政治體制,更宣稱這次新冠疫情是中國版的「切爾諾貝爾」事件。

今天回看過去一年,庚子已過,辛丑牛年萬象更新。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治理體系展現優勢,以全國統籌指揮、各地對口馳援模式,動員全國醫護力量馳援湖北,展示了社會主義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武漢封城兩個月左右,湖北首次實現「清零」,之後內地各地即使發生零星的本地確診,基本上都能迅速控制。相反,在歐洲、美國等地面對同樣的疫情蔓延,卻不斷遭遇「滑鐵盧」!

西方各國應對疫情的各種違反科學甚至反智的舉動,是直接導致疫情長期反覆的直接原因。加上,在西方整體政制和意識形態下,個人與整體利益的平衡以及執政黨派對於國家的短長期利益的平衡,永遠是一道跨不過去的坎。反之,中國採取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去抗疫,十四億人民萬眾一心、自覺投入抗疫之戰。所以當西方國家甚至香港本地某些人士還在爭論究竟是抗疫重要還是挽救經濟重要的時候,中國已經用實際行動告訴世人,兩者之間並非對立,只有盡快控制疫情才能使人民的生活和經濟活動回復正常。

回望過去一年的庚子年,雖然開始的時候的確有一種讓人揪心的感覺,但是現在的中國已經不再是1840年、1900年甚至是1960年的中國,2020庚子年結束的時候,我們不但成功戰勝了疫情,同時為世界上尤其是一些發展中國家雪中送炭提供了大量的新冠疫苗。同樣的庚子、辛丑年,同樣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但過往的庚子、辛丑年困難將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