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樂士

中國已於1997年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但是,西方一些政客仍未接受這一現實。早在1984年,英國時任首相的戴卓爾夫人連同她的外交大臣賀維和前港督尤德爵士都見證中英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然而,英國政府此後的一些繼任官員諸如彭定康以及「五眼聯盟」的許多政客卻無視此一現實,他們認為香港只是名義上回歸中國而已,因此,他們仍然以為可以像過去那樣操縱香港。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五眼聯盟」仍打着基於「友好關係」的旗號對香港指指點點。特區政府本以為他們是出於好意及為香港利益着想,才在意他們的看法。然而,這些外國勢力卻以為可以得寸進尺,訓斥、譴責、乃至欺凌特區政府,最終他們所謂友好的畫皮不攻自破。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在2003年提出立法維護國家安全,法案條文非常溫和,但仍飽受英美及歐盟的攻擊指責,法案最終在公眾示威後流產。自此,外國勢力狂妄至極,動輒訴諸各種伎倆企圖脅迫特區政府遵從其旨意行事。

香港出現任何不合其心意的新發展,英國及其盟友就會指控特區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他們以為自己那些惡意指控能迫使特區政府屈服。彭定康是這一神操作的老手,而現任英國外相藍韜文等人也依樣畫葫蘆。然而,藍韜文等人無論受到怎樣的質疑都無法提出有力的理據。而且,西方動輒揮舞《中英聯合聲明》這一大棒,根本就沒有底氣,因為基本法體現了聲明的精神並生效後,《中英聯合聲明》已成為一份多餘的文件。

基本法第12條規定,自1997年7月1日起,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行政區域,享有高度自治,並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很明顯,無論怎樣解讀第12條,香港都與英國沾不上邊,與英國的盟友更是毫不相干。他們錯得離譜,把「高度自治」曲解為香港處於半獨立狀態。

在外部勢力的鼓動下,街頭暴力數月不止,北京別無選擇只能出手。所幸此次北京沒有動用軍隊鎮暴。敵對勢力鼠目寸光,試圖阻撓香港立法保護國家安全,而且無所不用其極,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得不頒布更為嚴厲的香港國安法,此舉讓敵對勢力夜不能眠,這個結果實在是一種諷刺。

制定香港國安法一事公布後,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立即氣炸。他們一直以來幻想香港只是名義上屬於中國但仍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這種幻想被徹底打破了。此前,他們一直以為,香港是他們可以隨意收集情報、串聯反華分子、左右公共政策的地方,如今幻想破滅,「五眼聯盟」便通過種種方式宣洩不滿。

既然「五眼聯盟」現在已經明白,再也不能把香港作為他們反華的前哨陣地了,這些國家一定會繼續搞亂香港。對此,香港一定要堅定反抗霸凌,這是唯一的方法。而且,香港眼下既有內力,又有靠山。香港已經知道誰是真正可以信任的,哪些是不能信任的,這個認識可以助力未來發展。磨難讓香港更堅韌,更有智慧認識世界,更有能力適應國際新現實。香港可以在發揮其傳統優勢的同時,保持與國際接軌,無論是作為金融、法律還是貿易中心,焦點離不關中國內地。

香港在回歸24年後,發展前路已經清晰明確。雖然香港擁有全球的影響力,儘管香港的影響輻射全球,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中國城市才是香港成功所在。知古鑒今,但決不能故步自封,香港終於走向成熟。(作者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本文的英文原文發表在《中國日報香港版》評論版上,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