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豪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 青研香港召集人

反對派正被其一手栽培出來的怪物反噬,或許回不到頭了。

您說筆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好,反正筆者不相信攬炒派「鬧辭」是百分百心甘情願的,否則也不用拖至今時今日才離場。他們的「鬧辭」實際上是為勢所迫、騎虎難下、無可奈何之舉。

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今屆立法會延任一年後,依據facebook數據,選擇留任的攬炒派新界區立法會議員facebook專頁粉絲量均錄得跌幅,同時,朱凱廸及陳志全facebook專頁粉絲量卻出現顯著上升。同一時間,同一平台,此消彼長,無一例外,會是巧合嗎?毋庸諱言,攬炒派中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是反對延任的,倘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DQ決定後,攬炒派議員依然留任議員、苟延殘喘,反對派恐怕只會流失更多支持者,其立場基礎將會受到進一步衝擊,他們敢繼續戀棧議席嗎?

過去幾年,攬炒派一直在社會各層面灌輸激進政治思潮,否定中央政府的權力,極力阻撓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對任何有利於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政策幾乎一概反對,積極鼓吹香港與內地區隔,建構極端及排他性的香港人身份認同,推動分離主義意識,甚至包庇黑暴勢力,要求外國政府制裁中央及特區政府,提倡「攬炒」香港。而隨着攬炒派的灌輸滲透,這樣極端激進的政治思潮已逐漸成為反對派支持者的主要立場。當背後支持者變得如此極端激進,甚至認同「攬炒」了,桌面上的攬炒派能夠反過來溫和妥協、面對現實嗎?

筆者跟不少建制派前輩朋友一樣,其實並不希望攬炒派「鬧辭」,相信中央同樣不希望見到,所以港澳辦及中聯辦才接連發出聲明斥責反對派「鬧辭」、逃避議員憲制責任、擾亂政治秩序。遺憾的是,攬炒派始終沒有回頭是岸的政治勇氣和識見,始終任由激進勢力牽着鼻子走,再一次作出錯誤的時代抉擇。

香港是國家的特別行政區,中央是主場的一方,「一國兩制」是最基本的遊戲規則。在「一國兩制」的政治框架及憲制秩序下,是容不下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和安全的政治勢力的,更不可能容讓危害國家主權和安全的政治勢力享有憲制權力及收受公帑。攬炒派如不能擺脫極端激進政治思潮,重新遵從「一國兩制」的憲制秩序,誠心誠意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重新變革為「忠誠的反對派」,前方將無路可走,終必玩火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