彥 火

1967年8月9日,港英政府宣布封殺《香港夜報》、《新午報》、《田豐日報》三張小報,指其「刊登煽動性文字」,不過是項莊舞劍,為的是一射雙鵰──一是鎮住人心,二是對「左報」殺一儆百。

韓中旋在《香港夜報》做了二年,報館被封,遂改投《天下日報》,也是編港聞。

《天下日報》是香港最早用柯色印刷的報紙。

韓才子在《天下日報》做了兩年先後投《東方日報》、《星報》(中文版)。

《星報》結束後,韓才子為《成報》老闆何文法羅致,職稱是「總編輯」。

《成報》的社長一向由何文法兼任,總編輯一職懸空。

宋郁文(香港電台「咬文嚼字」主持)當《成報》編輯多年,其地位與總編輯無異。行內外均尊稱「老總」,「直至有一天,社長何文法在編輯部貼了一張通告,說明《成報》並無總編輯之設,事情往外傳出,使得宋老先生處境十分尷尬,自此鬱鬱寡歡,終於離開《成報》,結束一場賓主關係。」(張昆倫:《香江文壇》第七期)

《成報》面世30多年,何文法刻意不設總編輯的職稱,原來何老闆對總編輯一職,早已心有所屬。

韓才子雖先後在多家報館任職,相信最風光莫如執掌《成報》編輯部期間。

他進《成報》後,與老闆何文法合作無間,可以真正施展他的抱負。

《成報》雖是小報格,因走的是小市民讀者路線,銷路一直領先。

自從韓才子加入《成報》後,他親自主編副刊「錦繡」版,側重知識性、生活性、趣味性,大受歡迎。

其後報紙銷路一路攀升,廣告也水漲船高,特別是分類廣告,允稱獨佔鰲頭。

韓才子自《成報》退休後,有一筆豐厚的退休金,韓才子晚年退隱江湖,過着十分寫意的生活。韓才子早年也是文藝青年,寫過散文、新詩,舊詩詞更是信手拈來。

之前他答應我每月寫一篇報壇逸事,以他在報壇縱橫大半世紀,題材肯定很多。

過去聽他講古,特別是報壇掌故,也如數家珍,不乏秘辛。

問他後來為什麼改變初衷,「報林素墨」只寫兩篇便霍然停筆。他解釋,事後一想,既然已退出江湖,人事已非,現再寫出來,恐得罪同業,不如退而思其次,風花雪月一番。

他自己把專欄改名為「詩詞文史哲大雜寫」,專寫舊文人筆下的風流韻事。 (《速寫韓中旋》之三)

責任編輯: 彥 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