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港龍航空換上筆者設計新制服的其中一款官方宣傳照。作者供圖

鄧達智

疫情打擊,國泰航空為求正印真身自保,無奈將後來加入、2016年自港龍航空轉為旗下的國泰港龍一刀切,2020年10月21日即成歷史符號,香港明日的回憶。

可惜!

筆者曾為港龍設計員工制服,穿着時間為2000年至2013年,隨後陸續更換至整體換上新制服。這次國泰大規模炒人的新聞大,整家國泰港龍「被消滅」的消息,叫所有國泰港龍僱員、香港人及全球航空界、國際社會關注。唇亡齒寒,只怕骨牌效應,陸續有來。

跟當年的港龍航空曾亦有賓主關係,他們應用在下設計制服的十多年亦是自己事業至繁忙的歲月,每周往返香港及內地不同城市,來回起碼兩輪,甚至四輪不等。不斷看着穿上自家設計的服務員專業而優雅地殷勤服務,內心不無感動,常懷被他們邀請出任設計師而感恩。

內地那些年時裝業急速起飛,對香港設計師,尤其有經驗,另加有起碼聲望名氣的同行需求甚殷;客戶來請,列明條件之一:往返必須乘坐港龍航班、商務艙。某程度上港龍成了專業、優雅、安全的代名詞,從內地飛回家,只要踏進港龍機艙,半邊身體猶似已經回到香港。

內地顧客亦完全明白這些心理作用,他們自己便是力行者,那些年往來香港與北京、上海、杭州、成都、昆明、大連、青島、哈爾濱……無不幫襯港龍。

多可惜?

如非天災人禍,國泰港龍發展前途未可限量!

嘆息無解已成定局的事實,媒體及大眾神奇地對即將成為歷史的國泰港龍過去一切發生極大興趣,本地甚至內地媒體訪問在下其一重點,在於曾經設計的制服,更認定此乃當年港龍航空,甚至香港航空史上至經典的制服設計。於國泰港龍消失當頭,在下無論如何表現不來被讚揚而「喜出望外」、「心花怒放」等等心理狀況;反而為眾多國泰港龍員工何去何從而憂慮,但願疫情早過,職場回復正常,員工們、港人、國人、世人平安喜樂。

責任編輯: 鄧達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