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廣播聯盟於東京開會情況。作者供圖

李漢源

日本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前對於亞洲廣播聯盟體育的事務曾是十分積極的,但到了今天其參與度已大不如前,原因是日本的電視轉播規模日益龐大,所有體育版權都可自己獨立處理;換句話說,亞洲廣播聯盟(ABU)目前其實主要是協助一些亞洲比較落後或細小的國家或地區,協助他們轉播各項體育事宜。話雖這樣,日本NHK在每次的ABU體育年會仍會派出代表列席,以示支持。

以前的ABU是負責統籌亞洲區內所有大型體育項目轉播的處理,以及代表亞洲區與主辦單位商討轉播事宜,如奧運、亞運、世界盃、世界錦標賽等,但時移世易,因商業體系介入體育版權,加上ABU內部分會員的分化,令到轉播版權費在「按市場供求」下幾何級數般上升至天文數字,形成惡性競爭。

回看2008年北京奧運亞洲區版權是1,700萬美元,到下一屆2012年倫敦奧運時,單香港區就由140萬美元跳升至1,700萬美元,其升幅實在令人咋舌﹗由此可見,ABU在體育事務方面的角色現已漸漸模糊,未能協助到會員以合理價格爭取播映權。

在日本東京亞洲廣播體育年會中大家就曾討論過,各會員是否應該齊心合力,一同抗議各項體育版權費過高的問題呢?比如奧運會版權費,雖然曾嘗試以杯葛方式迫使國際奧委會降價,但奈何各地區電視台未能衷誠合作,致造成目前奧運版權費仍是天價的局面。

ABU現時所面對的局面,其實歐洲廣播聯盟(EBU)也是面對着相同情況,國際奧委會(IOC)迫EBU各會員國單獨商談奧運版權費,會員國們在沒有任何事前溝通合作下被IOC逐一「擊破」,為取得版權紛紛向IOC「投降」,IOC也就可將版權費抬高到天價。當然,在自由市場下,體育與商業的相互關係是絕對不可避免的,但現時的版權價格,又會否過於着重商業的決策而失去體育原本的意義呢?

在今次全球疫情下,東京奧運延期一年到2021年,但是否能如期舉行,到現在還是未知數,一些國家如美國、澳洲等也有向IOC提出,東京奧運版權費在現時充斥着不確定因素下是否應該減價呢?至於東京奧運亞洲區版權代理的17個國家及地區(不包括中國內地、日本、韓國),至目前為止只賣出三個地方︰泰國、新加坡、台灣,其餘14個地方還在商討中,相信在全球疫情肆虐下,本屆奧運版權費預期應該是一定會有所回落的了。

其實每一個組織的成立,其最理想的目的都離不開協助業界、會員等參與者爭取最佳的利益,藉此在互惠互利的合作下提高組織的社會甚至世界地位,希望ABU各會員國,都能以此為前提好好溝通,透過大家通力合作達到初時組織成立的目標。

責任編輯: 李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