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鵬飛

上月初,我在此專欄寫過一個年輕朋友的故事。這個朋友今年大學畢業,儘管疫情之下經濟蕭條,市道疲軟,他還是在9月份順利通過層層面試,入職了一間規模尚可的公司。上班第三日,他又收到了四大的面試通知。朋友唸書時,便對四大鍾情不已,怎奈畢業前投出的履歷,一直也未能如願。為了準備好這個面試,他跟上司請了一天假。我問他,入職才三日請假的理由是什麼?他說如實告知上司,是為了四大面試準備。

朋友的理由是,學會計專業的人,誠實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上司因此而針對他,這樣的公司繼續留下去也沒什麼前途。

多位相識的朋友看到專欄文章後很好奇,想知道這個誠實的香港Boy,後續的職場遭遇會如何。

不出眾人所料,結束四大面試回來上班的誠實Boy,被上司約談了。上司的話很直接,如果你在這裏上班,心裏還想着其他地方,我就不能把你作為長期培養的目標人選,你自己好好考慮清楚。

朋友心情瞬間低落。

父母和同學都建議他,現時市道如此艱難,四大又沒有明確說會錄取你,不如先忍一忍,在新公司邊做邊看。站在公司角度考慮,上司作出如此反應,也無可厚非。畢竟,每間公司都不希望出資為他人培訓人才。站在僱員立場,親友們的建議也是人之常情,騎馬找馬是職場常態。

糾結了一天後,他在下班前遞了辭職信,然後語調輕鬆地打給我說,我剛失業了,你請我吃飯吧。

餐敘時他很坦率地說,雖然心裏多少會不舒服,但仍舊欽佩上司的直截了當。畢竟,把不好聽的話說到明處,比暗地裏打壓針對要光明磊落得多。

我深以為然。

國人通常都信奉一句話,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有江湖,便必定險惡。江湖這個詞原是道教哲學用語。莊子最早使用這個詞: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後來人心多思,悱惻纏綿,江湖便脫離了江河湖泊,成了與廟堂相對的所在,也成了紛亂世事難測人心的境地。沒有武俠的時代,職場便成了最大的江湖。隨意走進書店,職場教程、職場寶典、職場秘籍,甚至直接標榜職場厚黑學的書,俯首可見。有時候在機場等飛機,登機口處小小一間門店,擺着一枱面向門口的電腦,冠有「成功學大師」的人,正飛沫四濺地在向匆匆路人傳授職場制勝學。

工作是謀生的必要手段,也因此,職場成了家庭之外,精神和軀體停留最久的地方。有人在職場上享受到了功成名就,有人博得了事業有成,更多的人平凡普通,謀得三餐有濟一家溫飽。這樣的職場,本該更多溫熱平常,更多激情飛揚。殊不知,趨利避害之間,教授職場生存法則都儼然成了一門顯學。可歎可憐。作為職場新人的朋友,所流露出的誠實耿直,讓我幾番動容。無論職場的顏色多豐富,自我堅持的純真底色,何時都不應被遮擋和塗抹。

朋友出自工薪家庭,既已大學畢業,就沒理由再腆着臉用父母的錢。為了能專注入職四大,辭職之後,他在一間規模很小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兼職。報酬不高,自用之外,勉強能省出一些來幫補家用。工餘,也有足夠的時間繼續準備面試。

上周末,朋友很興奮地告訴我,四大通知他進入第二輪面試。好消息接踵而來,他被正式錄取了。

看來,下一次餐聚得他請客了。

責任編輯: 趙鵬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