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馮煒光

被美媒評為「史上最爛國務卿」的蓬佩奧為12位在8月23日被廣東海警拘捕的港人剛剛發聲後,12人中有6人的自稱「家屬」旋即在今日(12日)召開記者會。筆者從公關角度看,選擇這個時候召開「家屬」記者會是非常錯的時機,因為很容易予人尤其內地官方及民眾一個印象:有人在藉「家屬」打國際戰綫,藉機抺黑內地。果不其然,台下記者第一條問題便是用英文問到「國際社會」,而「家屬」也很欣然見到蓬佩奧發聲。

其中一位協助「家屬」的煽暴派成員鄒家成更在記者會上赤裸裸地要求「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的人權律師狀況,簡直是想把這個記者會變成另類「國際戰綫」,為內地「維權律師」發聲。另一位煽暴派議員朱凱廸也在記者會上多次提到「國際社會」,又提到「中國律師」的境況,不遺餘力地抺黑內地。倘若這批是真家屬,只能說他們是被反對派利用了,消費了!

為何「家屬」一詞要加上引號?因為筆者從直播所見,全部人都「包到實」,根本看不清他們的臉孔,更遑論出示身份證明。有家屬提到8月28日收到深圳鹽田看守所通知書,(後來鄒家成說是《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通報表》),但也沒有「家屬」在記者會上出示這份通知書。這讓筆者想起不斷被煽暴派質疑身份的陳彥霖母親。陳媽媽曾拿陳彥霖「出世紙」給無綫電視拍攝,以至近日被死因庭多次傳召上庭;但都被「黃絲」黑媒不斷質疑其身份,甚至在離開法庭時被「黃絲」拍打、踢腳和辱罵,而陳媽媽及陳彥霖外公是沒有「包到實」的,陳媽媽的名字甚至被傳媒全面披露了。套用「黃絲」的邏輯,民眾完全有理由質疑這些「家屬」的身份。雖然涂謹申議員在記者會上用英文說「我們第一步便是核實他們身份」,但為何大眾要相信涂議員一面之辭,而不相信死因庭整個法庭的核實?難道整個法庭由法官到律師到書記到辦事人員都在造假?若這麼多公職人員都可以被懷疑造假,那為何涂議員一個人的擔保便不用被懷疑為造假?

筆者在此聲明,倘若出席記者會的是真正家屬,筆者很同情他們,但他們犯了兩個十分重要的錯誤,找錯時機與找錯人幫。

以涂謹申為例,他在記者會一開口是先說英文,先不評論作為律師的他,英文是否流暢,但以筆者在政圈多年歷練,一貫都是先開口說廣東話,因為作為民選議員,你服務的主要對象是香港市民。但今次涂議員打破慣例,予人他是在向蓬佩奧放話的印象,涂議員似乎是怕這位「美國史上最爛國務卿」不知道他涂謹申公開和應了。

至於說「家屬」找錯幫手,且聽其中一位「家屬」說,家人是香港人,應放他回來香港受審。先不說這種「大香港心態」有否漠視了內地司法權力;若真的要讓港人回來香港受審或坐牢,其實2019年的《逃犯條例》修訂(下稱「修例」)正正是讓內地和香港可以依法移交嫌疑人,甚至「修例」也容許在內地被判刑的港人可以回港服刑。然而正正是「家屬」身旁的朱凱廸、涂謹申及鄒家成等人在2019年不遺餘力地堅決反對「修例」,因此現在變成特區政府無法可依去按程序提出讓內地移交嫌疑人。反對派去年造的孽,今年讓「家屬」去承受,所以說「家屬」找錯了人幫手。

至於涂謹申多番說「以前在香港打劫銀行而藏匿內地的,也可以移交香港」;涂議員,那可是內地用行政手法,刻意遷就香港的行為,並不是有法可依的移交。而有些犯人也不一定移交,例如最著名的張子強一案,張便是在內地受審及伏法。涂議員更自創這12人是「無害通過內地水域」一說;倘若涂的邏輯是對的,那麼全球各國都不需要用護照了,大家都是「無害通過其他國家的海、陸、空域」而已。

涂議員也提到香港國安法,提到有條款指特區處理不了的情況,才會由內地來處理;涂議員,這個情況是指一般在港人士(不論是中國籍抑或外國籍)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的情況,而不是人已在內地的情況。涂議員又似乎忘記了香港國安法是全國性法律,既然這12人是自己出現在內地水域,內地的公檢法當然有權處理。

有一位「家屬」自稱是12人中其中一人的爸爸,說他「兒子」只是告訴他去釣魚,怎知卻被內地指為「非法越境」而被捕。這令筆者想起去年修例風波時那齣「豬肉佬」網劇的套路,又是把內地說成「不問情由便把港人抓去內地」的抺黑套路。這位「爸爸」沒有在記者會上提出證據證實身份,更提不出任何證據證明他「兒子」是去釣魚的?其「兒子」和其他11人又是否認識,否則為何會一起被捕?這位「爸爸」抺黑內地,藉此轉移視線的意圖,彰彰明甚。這位「爸爸」是在拯救「兒子」,抑或想藉記者會來大玩抺黑政治?

說到底,這個「記者會」予人「做給外國看」的意味十分濃厚,家屬若真心關心其子女,為何不在這20天(朱凱廸在記者會上重複提20天)內試圖親身到鹽田?緃使要隔離14 天,也早已過了。說到隔離,其實也要「多得」他們身旁的反對派議員,由於他們的反對,香港政府遲遲不能如內地各省市般推出防控疫情的「港康碼」,於是內地同胞包括在內地港人,可以在內地各省市自由流動,反而港人要被困在這彈丸之地上。

最後,大家不要忘記反對派是有個「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今次家屬自行聘請的律師是否都是這個組內熟稔的「維權律師」?(可惜沒有一位記者提出這關鍵問題;絕大部分香港記者之立場先行,可見一斑)倘若真的如此,「家屬」會否被有心人利用去為「內地維權律師」張目?會否是消費這12人來達到「維權律師關注組」露臉以至達其不可告人的「國際戰綫」目的?筆者有理由相信,這個記者會後,被通緝的羅冠聰等人便會紛紛露臉,加以呼應。倘若今天這批人真的是其中6位被內地拘押人士的家屬,這個問題則不可不察!

筆者忠告各位家屬,不要再為政治而消費自己的家人了!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