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超

據說,山賊翦徑打劫時的開場白,「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的重點在後頭,像程咬金等稍講點道義的綠林好漢,會催促快交買路錢財然後放行;倒霉些碰到不講道義的,那就「管殺不管埋」,情形和美國翦徑TikTok一般無異,差別在於到底要的是你的「買路財」,還是你的整副身家而已。

近日八卦黨和花生友喜歡拿TikTok和谷歌退出中國市場相提並論,其實兩者的情況和遭遇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中國對於想進入內地市場的海外互聯網公司要求一向很明確,包括服務器要設在中國,要提交ICP證等。谷歌最開始願意接受和遵守這些規則,於是順理成章被允許進入中國市場,但之後谷歌反悔了,它發現自己不願意遵守了,於是就退出了。全身而退。

抖音和TikTok則不然。為了完全符合美國的要求,從一開始就拆出了個海外版,並且美國用戶數據均儲存在美國,即美國服務器。管理人員是美國人,大部分員工是外國人。最近又重金聘請了美國出生的迪士尼高管梅耶爾(Kevin Mayer)擔任行政總裁兼任首席營運總監,同時負責TikTok母企字節跳動的全球職能部門的企業發展、銷售、市場、公共事務、安全和法務等。美國的要求和TikTok自行遵守的條件不可謂不苛刻。

所以,TikTok和谷歌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谷歌是不願意遵守中國的法規,所以選擇退出。TikTok則是願意遵守美國的規定,而且是加倍遵守。美國對TikTok的指控不但沒有證據,而且參與強行收購的美企如微軟,也沒能提出新的、或更好的遵守條件。微軟提出的諸如確保美國數據安全的方案,幾乎照搬TikTok的,甚至比TikTok的更加不如。

當然,和強盜是沒有道理可講的。「山是我開的」「樹是我栽的」,規則是我定的,要你錢你就得給錢;要你命,你就只能上望鄉台。

所以,當特朗普向微軟喊出:「如果你買它……但我說,應有很大一部分價格,必須進入美國財政部的腰包,因爲是我們使這筆交易發生」,相信很多中國人都會感到無比的「親切」。因為特朗普這話,和中國古時候的攔路打劫的毛賊喊出的切口分毫不差。

抖音和TikTok的吸金能力超強,財務穩健。據點新聞網報道,有數據公司昨日公布,抖音及TikTok,今年7月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共吸金高逾1.02億美元,是去年7月的8.6倍,蟬聯全球移動應用非遊戲類收入冠軍。第二位YouTube,卻只不過7680萬美元。所謂500億收購價,不過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誰會傻到主動去賣「會下金蛋的鵝」?抖音不願賣,美國硬要買。觀乎今日美媒、美企和美國政府勾勾搭搭發放的各類「消息」,似乎已視這隻「會下金蛋的鵝」是他們的囊中之物。再次印證西方所謂的自由經濟論,所謂的市場無形之手,所謂的契約精神,不過是用來輸出麻痹別人的「普世價值」。說起來和聽起來都很有道理,可偏偏實行起來卻是血淋淋的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看來所謂的「美式民主」,真說起來,確實是強權相勾結之下的「你是民」「我是主」的小把戲。

责任編輯: 之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