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的「總辭」民調將於9月下旬進行,這個民調機關算盡,而且設立了「高門檻」,目的就是為反對派留任製造民意依據,公民黨等眼見民調安全系數較高,於是亦表明會跟隨結果決定去留。但這邊廂反對派還在高喊「齊上齊落」,那邊廂「人民力量」陳志全已向辦事處職員發通告,表明議員辦事處將於本月底結束服務,等於是遣散職員關門大吉,朱凱廸亦表明與陳志全共同進退。雖然陳志全又留下尾巴,指如果所有反對派議員願意承諾接受民調綑綁,他就會跟着民調決定云云,但既然是跟民調,他又何必「搶閘」辭職?

兩人此舉無疑令到還在糾纏於民調的民主黨非常尷尬。民主黨主席胡志偉表示尊重兩人決定,但又指會專注繼續做好原訂的全港科學化民調,建基於民調結果決定去留。陳朱兩人如果真的辭職,等如白白放棄了一年薪津,但兩人真的「視錢財如糞土」嗎?當然不是,因為陳志全在表明辭職後,隨即約見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議題並非是什麼政治大事,而是擔心行管會會否取消其約滿酬金,念茲在茲的都是錢。這次兩人辭職表面上是為了顯示所謂抗爭意志,實際為的同樣是自身利益。

一是「攬炒派」已經表明在反對派「總辭」一事上沒有商量餘地,反對派必須辭職,否則就是背叛抗爭者,「攬炒派」將不會手軟,而近日他們亦開始籌組新的地區平台,顯然就是為了取反對派而代之作準備。面對「攬炒派」的施壓,陳朱兩人並沒有抵抗的能力,原因是他們的支持者主要來自激進派、「攬炒派」,他們不聽從「攬炒派」指示堅持留低,必定遭受「攬炒派」圍攻。民主黨、公民黨還可以靠着政黨效應、靠着地區樁腳保住議席,但兩人如果不服從「攬炒派」,就算可以留任一年,明年立法會選舉都是凶多吉少。因此,他們辭職雖然失去一年薪津,但卻可以討好「攬炒派」,保住激進票源,確保下年立法會選舉的勝算。

二是陳朱兩人此舉也有擺民主黨、公民黨上枱之意。民主黨等在「總辭」上醜態畢露,堂堂大黨竟然將生死存亡交予「鍾氏民調」,然則將來任何大事民主黨是否都要做民調決定?這樣要民主黨來幹什麼,不如讓鍾庭耀做議員?在民主黨進退維谷之時,陳朱卻擺出一副堅定辭職的姿態,等如對民主黨落井下石,凸顯民主黨的左右不是人,這是名副其實的踩低別人,抬高自己。最終就算兩人跟隨民調留低,都已經博得了「攬炒派」的掌聲,可笑的是民主黨、公民黨卻被不斷消費,陳朱以退為進,實際是算計民主黨。

三是與民主黨、公民黨等家大業大不同,陳朱兩人背後只是泡沫組織,職員無多少,不用靠議員薪津養住組織,而手下一班助理不過是一班職業社運分子,遣散了也沒有多大可惜,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前再招聘也不遲。至於生計問題,如果他們真的辭職,相信下一步必定會開展眾籌計劃,要求「攬炒派」「課金」「助養」,相信以「攬炒派」助養兩人問題不大,所以他們辭職的成本根本遠比其他反對派低。

兩人現在雖然表示辭職,但相信最快也會到月尾才生效。如果屆時民主黨的民調認為反對派應辭職,這樣兩人已經搶先宣布,顯示出抗爭的決心,與民主黨的不情不願形成鮮明對比。如果民調表明反對派應留底,兩人又可以上演一場「顧全大局騷」,含淚留低,薪津照領,不論結果如何,他們都能夠撈取最大的政治利益,盡顯這兩人的狡猾與投機。

不過,兩人以為機關算盡,但人大讓全體議員留任,某程度也是一個觀察,如果因為政治原因而拒絕人大留任決定,堅持辭職,這樣的人明顯是無心效忠香港,更是公然與中央對抗,這樣的人恐怕不符合參選資格。陳朱「搶閘」辭職,隨時假戲真做,永遠失去議席,這也是兩人咎由自取。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