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仍在深陷「總辭」漩渦之中。本來,議席是反對派的,票也是他們支持者的,根本不用理會「攬炒派」的「總辭」威脅,但反對派卻自甘被「攬炒派」綁架,不敢公開說不,竟然將自身的生死推給所謂民調,結果近期多個民調都顯示多數反對派支持者都要求反對派「總辭」。

現在民主黨就算在9月的「總辭」民調中加上「雙門檻」,但結果恐怕仍不樂觀,屆時民主黨就算一萬個不情願都要被迫辭職,而其他反對派議員也會被民主黨累街坊被迫一同辭職,「攬炒派」借刀殺人之計就會成功。民主黨及其他反對派大黨不敢公開掙脫綑綁,不斷被牽着鼻子走,可說是咎由自取。

在反對派深陷「總辭」死局之時,「攬炒派」也在加速奪權行動。近日「攬炒派」區議員就開始進行「拆大台」行動,提出在區議會成立「香港公民議政平台」,並電郵全體反對派議員,要求18個區各派代表成立「籌備委員會」商討平台細節。這個「香港公民議政平台」成立之後,相信會成為反對派在區議會上的領導組織,而由於「攬炒派」在區議會上佔據多數,他們將可通過這個平台主導反對派的區議員以及地區組織。再加上迫使反對派在立法會上「總辭」,這樣「攬炒派」便可完全主導整個反對派,不但在區議會議席佔優勢,而且在地區網絡上都會全面主導。

對於「攬炒派」圖謀,反對派也看得很清楚,「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隨即指平台無充足討論,應該三思,想清楚可行性和目的,他並強調現時由正、副主席組成的「18區民主派聯絡會議」已經發揮效用云云。然而,對「攬炒派」來說,去年區議會選舉大勝,他們居功至偉,但各區的區議會正副主席卻被反對派政黨的「老政客」霸佔,至於所謂「18區民主派聯絡會議」,也是傳統反對派的平台,都是由這班反對派政客把持,「攬炒派」空有人數優勢,卻要寄人籬下,早已大為不滿。

於是在人大決定全體議員繼續履職之後,「攬炒派」隨即發難,他們表面上要反對派「總辭」,以顯示抗爭決心,實際是要利用「總辭」重創反對派實力,令他們失去平台、資源、話語權,當反對派都離開立法會,剩下的政治平台就只剩下區議會。下一步,「攬炒派」通過成立「香港公民議政平台」,以取代反對派原來區議會的聯絡會議,「攬炒派」便可利用人數優勢,在新平台上主導反對派路線。屆時,「攬炒派」有議席有資源,將可逐步蠶食反對派的地盤、網絡、樁腳,彼此實力將此消彼長。而在路線上,既然反對派全體決定「總辭」,即表明他們將投向全面對抗的「不歸路」,正式成為「攬炒派」的附庸。

在這個奪權大目標下,「攬炒派」分子近期都變得「謹言慎行」起來,什麼「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已不敢再提,什麼抗爭行動全部口惠實不至,眾籌吸水才是當前首要工作。在民主黨林卓廷、許智峯還在鬥激進、鬥抗爭、鬥做騷之時,「攬炒派」已經在調整路線,沒有繼續鬥激進。這並非是他們改弦易轍,而是他們所謀者大,所圖者遠。

他們現在對準的是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以及之後的特首選委選舉、特首選舉,所以更要「惜身」,不會輕易以身試法,反而盡量與違法抗爭劃清界線,以免像公民黨般被全線DQ。這些都是為了奪權和政治利益而來,可笑民主黨之流被「總辭」搞得焦頭爛額,進退失據,不知道最想他們死的,正是他們口中所謂的手足「同路人」。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