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拒絕總辭,更擺出一副不會被威脅的姿態。「攬炒派」拋出所謂「溝通平台」建議,其實是要權要錢要人,將反對派議員變成前台「扯線公仔」,直到明年選舉再取而代之。「攬炒派」就是不斷打擊反對派實力和意志,通過不斷的施壓、逼宮來侮辱反對派,令其一退再退,任他們以少控多、予取予攜,最終成為「攬炒派」附庸。

「攬炒派」要做「太上皇」

眼見反對派拒絕辭職,「攬炒派」於是又生一計,拋出所謂「溝通平台」建議,指反對派議員的民意授權來自4年前選舉,所以現任反對派議員已經失去了民意授權。相反,經過戴耀廷「初選」產生的勝出者,才是最具民意授權,才最有資格享用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和福利。所以,現任反對派議員要留任可以,但只能當「扯線公仔」,更必須滿足「攬炒派」的三大條件。

一是必須將現時所得的薪金全數撥捐初選勝出者組成的「溝通平台」,並由這個「平台」自行決定有關薪金用途,例如是否向現任反對派議員發放津貼等。二是「初選」勝出者將以「議政平台」名義,行「平行議會」之實,掌握審議議案的權力,反對派必須聽命。三是反對派議員必須承諾來年所有投票及表態都以「平台」決議為依歸。簡單而言,即是要留任的20多名反對派議員,將手上的薪津、權力,甚至連議員助理和辦事處都要「上交」這些「初選」勝出者,亦即「攬炒派」。

「攬炒派」要權要錢的行為,不但霸道,更是毫無民主精神。一班「攬炒派」竟然以一個不合法、存在大量漏洞、黑箱作業的「初選」結果,用來迫使反對派交權交錢,在道理上說得過去嗎?

不要忘記,選民4年前選民主黨、選公民黨,並不是支持「攬炒派」,現在要民主黨支持者選出來的議員,聽命於所謂「初選」勝出者,聽命於「攬炒派」,請問當中的授權和政治倫理何在?當中的民主何在?傳統反對派固然是不成器、無腰骨,近年一再被「攬炒派」牽着鼻子走,但不能否認,他們確實有民意授權,憑什麼要任由「攬炒派」擺布?

議員薪津豈能私相授受

而且,立法會議員薪津來自公帑,不是反對派可以私相授受,這些公帑是用作資助立法會議員及辦事處行使職務,如果反對派將這些資源全部交給所謂「平台」處理,等於是濫用公帑、詐騙公帑,立法會完全可以追究。

屆時以為與「攬炒派」稱兄道弟的鄺俊宇、許智峯之流,也會被用完即棄,成為「攬炒派」上位的踏腳石。在議席利益面前,「攬炒派」與反對派的利益根本不可能調和。反對派要做附庸還是走自己的路,是時候作出抉擇。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