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將於7月中進行所謂初選,表面負責協調的是「民主動力」,但實際負責操盤的卻是戴耀廷以及區諾軒,整個初選就是為了配合其「真攬炒十步」而來,通過取得立法會議席過半,從而實現癱瘓議會、「攬炒香港」、制裁中國的圖謀。作為當中重要一環的初選,怎可能交由「民主動力」負責?況且,鄭宇碩已經退出政壇去如黃鶴,「民主動力」只剩下趙家賢這個「三流政客」,有何能力協調反對派,有何財力人力搞一場初選?

戴耀廷操縱反對派初選

所以,反對派初選真正操盤的是戴耀廷,表面是為了協調反對派參選隊伍,以免互相分票,真正目的是通過一場假初選,勸退、迫退不屬意的參選人、非「自己友」的參選人、勝算不大的參選人。整個初選安排不但是「黑箱作業」,更是偏幫大黨,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戴氏騙局」。

按戴耀廷的安排,初選包括舉辦選舉論壇,亦將於報章、網媒登廣告宣傳,在投票當日會設立約250個票站,選民需前往票站投票,除了要出示身份證外,亦要提供住址證明,或過往投票通知書、選舉事務處選民資格記錄以核實選民身份,屆時選民需用手機掃描二維碼並投票。這樣的安排至少有四大問題:

一是這場初選實為選舉宣傳,參選人可藉此宣傳政綱、爭取選民支持、攻擊對手,屬於選舉宣傳活動,有關開支必須全部計入選舉經費,否則就是犯法。

二是「民主動力」並非法定機構,沒有權舉辦選舉或變相選舉,現在他們不單公然搞初選,更大量收集市民私隱資料,如果洩漏了市民私隱,誰人負責?過去反對派的初選屢屢發生個人資料洩漏事件,戴耀廷現在又再非法收集資料,是否需要追究?

三是從公平角度來說,參選人要贏得初選,關鍵是發動支持者出來投票,尤其是這不過是一場初選,就算是反對派支持者也未必有興趣參與,這樣誰的知名度高、誰的地區網絡強、動員能力強,將佔有巨大優勢,這等於是偏幫反對派大黨以及現任議員,就如今屆「全舊人」出戰的民主黨,雖然被不少「本土派」指責為「大佬文化」,但在初選上這些人無疑佔有絕大優勢。這樣的安排根本就是為反對派大黨搭台,要「本土派」抬轎。

參選名單早在幕後者掌控中

四是戴耀廷的標準變來變去。在開始時,戴耀廷為了推動其「真攬炒十步」,要求所有參加初選者都要簽署一份協議書,承諾當選將否決所有政府法案及撥款,為「攬炒」簽署「投名狀」。然而,隨着中央果斷出台「港區國安法」,明確劃出參選紅線,「港獨」「自決」者、「攬炒香港」癱瘓議會者、反對「港區國安法」者將不可能「入閘」,打亂了戴耀廷部署,他隨即轉軚表示不需要簽署「攬炒」協議書以免成為「罪證」。

戴耀廷的怯懦舉動,隨即引來「本土派」、「獨派」人士狠批,指戴耀廷不夠堅定,有「獨派」人士更借機退出協調。當然,「獨派」此舉也是借題發揮,他們本來就不想參與初選,不過是礙於輿論及金主壓力而被迫參與,現在戴耀廷自己轉軚,正好為他們提供「退選」及反撲理由。

現在雖然有52張反對派名單參與戴耀廷的初選,但絕大多數都是現任議員及反對派大黨,民主黨更是全數老將列陣,公民黨也是舊人為主,不過因為擔心被DQ才加上幾名不見經傳的PLAN B。經過一場「黑暴」以及區選大勝,最終還是讓反對派舊政客大吃「人血饅頭」。在戴耀廷的初選騙局下,現在就可以預言反對派現任議員肯定會當選,至於新冒出來的「本土派」、「獨派」將會被趕出推薦名單。

反對派初選不過是一場「戴氏騙局」,參選名單其實早已在幕後操盤者掌握之中,不過擔心一班「本土派」、「獨派」不聽話,堅持參選亂了大局,所以才派戴耀廷搞出這樣一場初選,讓「本土派」、「獨派」無話可說。這一場「戴氏騙局」針對的正是不聽話的「本土派」、「獨派」。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