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志斌

11月13日晚間,亞洲七人欖球賽在韓國仁川舉行,於賽前的播放國歌環節,主辦方將一首與黑暴和「港獨」有密切關連的歌曲,「誤」當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播放,特別是音樂播放期間,其畫面還伴隨着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而在場的港隊成員全程面無表情,甚至沒有任何阻止和反對的行為。

14日凌晨,特區政府發表聲明:「主辦機構將一首與二○一九年『黑暴』浪潮和『港獨』示威有密切關連的歌曲,當為中國國歌播放,特區政府表示抗議和強烈不滿。」

隨後,亞洲欖球總會向香港欖球總會致歉,表示最初香港代表隊教練向主辦機構提交的國歌錄音為《義勇軍進行曲》,並以「主辦機構一名初級人員的人為錯誤所致」為理由,將這宗傷害中國主權和尊嚴的惡意挑釁事件,淡化為「一名實習生的無心之過」。先不論港隊成員當時的反應是否恰當,但播者的「別有用心」是可見一斑。

反中亂港勢力裏應外合

與此同時,另一件涉及播國歌惡性的事件也引發了不少的爭議。11月6日,在迪拜舉行的世界盃欖球賽(Rugby World Cup)香港對葡萄牙終極復活賽中,在播放國歌環節響起的雖然是《義勇軍進行曲》,但直播片段的字幕卻顯示為「港獨」歌曲的英文名及「NATIONAL ANTHEM OF HONG KONG」(「香港國歌」),字幕旁亦顯示了香港欖球總會的標誌。

有理由質疑,播錯國歌不是「巧合」,而是利用香港來打「中國牌」的惡劣行為。到底是誰在撥亂國歌的弦?為什麼黑暴陰魂不散,四處潛伏?到底是誰為反中亂港勢力暗渡陳倉,裏應外合?

據媒體報道,如果在搜尋引擎以中英文輸入「香港國歌」、「Hong Kong Anthem」時,搜尋結果會將相關「港獨」歌曲置頂,只有用英文輸入「Hong Kong China National Anthem」(中國香港國歌),才能搜尋到《義勇軍進行曲》。從信息數據和網絡演算法來看,相關「港獨」歌曲自誕生後,已經在互聯網上廣泛流傳,甚至出現了不同語言的翻唱版本,這些都使得搜尋引擎的系統將該歌曲放置優先地位。

算法是機械的,但人是有意識的,每一個網絡平台都有責任和義務來維護每個國家的尊嚴、主權和原則。正如科技創新界立法會議員邱達根所言,「各平台有義務提供正確資訊,解釋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以及將國家所承認的國歌置頂。」香港互聯網協會開放數據小組召集人黃浩華認為,若想讓國歌與「港獨」歌曲「互不關聯」,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求Google刪除「港獨」歌曲相關信息。

無論有關建議在現實中是否可行,但都暴露出一個問題,那便是不徹底驅逐黑暴的陰影,香港社會就隨時再被它「偷襲」;不徹底清理「港獨」歪理的根源,反中亂港分子就會躲在暗角繼續宣揚「港獨」思想。

為什麼黑暴是香港無法接受且必須切割的一段時間?對於香港市民而言,黑暴是香港自回歸以來最為危險嚴峻的時刻,它威脅甚至摧毀了歷代香港人所建立的美好社會形象,為下一代的青少年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更是讓香港整座城市為反中亂港分子的一己私利埋單。

2019年8月17日,守護香港大聯盟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辦「反暴力、救香港」集會,以「拒絕攬炒,齊救香港」為口號,呼籲全港社會各界反對一切形式暴力,盡快恢復社會正常秩序。在47.6萬市民自發冒雨參加期間,《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以視頻的形式來表達了自己對維護香港穩定的支持。

就在集會舉行數日前,付國豪在香港國際機場採訪示威集會時,被暴徒禁錮毆打,其間他曾喊出「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付國豪之後送院治療。筆者接受央視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付國豪的行為表現出了「一個新聞工作者的良心,一個中國新聞工作者的真實表現,他喚醒了我們所有香港人,特別是真正關心香港前途的這批香港人,沉默的大多數,走上街頭參加集會救香港。」

徹底清理「港獨」歪理根源

然而,在2022年11月17日,付國豪的父親證實了其子在離職《環球時報》後,與抑鬱症鬥爭,最終在2021年10月不幸去世的消息。雖然沒有直接的醫學證明指出付國豪的抑鬱症與其遭遇暴徒們的無端傷害有直接關係,但被無緣捱打留下的身心創傷是無法否認的,這也是香港黑暴烙印在善良無辜人們記憶中的沉重陰影。付國豪的離開使得人們再次憶起與黑暴勢力鬥爭的日子,昔日英雄的悲壯離開,今日黑暴陰影還在盤桓,撥亂國歌之弦的黑手,還在千方百計妄圖「東山再起」,擾亂香港和諧的旋律。

從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到完善特區選舉制度,在法律和制度層面,我們完成了消「獨」的工作,但法律和制度無法真正地偵查暗流在人心的「獨」意,若無法徹底完成消「獨」工作,就無法真正做到人心回歸,恐怕,那時候撥亂的不僅僅是國歌的弦,更是香港和諧的脈。

(來源:大公報 作者為中國僑聯委員、安徽省政協委員、香港安徽聯誼總會常務副會長)

責任編輯: 梁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