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反對黎智英聘請英國御用大律師Tim Owen來港代表他在下月開審的案件抗辯,早前向高等法院上訴庭申請終審法院上訴許可,昨日被高等法院上訴庭拒絕及下令支付有關訟費。律政司發言人表示,正研究判詞,以決定跟進行動。黎智英危害國家安全案的審理,最關鍵是要準確理解、闡釋香港國安法,準確反映立法原意,由完全沒有處理過涉及香港國安法案件的外籍律師進行相關案件辯護,反而可能造成曲解甚至誤導法庭,不利公平公正審訊、裁決。本港司法公義的彰顯,其中一個指標是審訊能否透明、公開、公平進行,律政司的反對抗辯,正是基於維護香港司法公義。本港有足夠熟悉中文和香港情況、更準確掌握香港國安法的本地律師,更勝任協助法庭處理相關案件。為維護司法公義和國安法尊嚴,律政司應直接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

本港司法界有聘用其他普通法地區律師出庭的傳統,原因是借助外籍律師在某類案件的專業知識和經驗,引用其他普通法地區的先例,以助本港法庭作出更合適的審訊和裁決,更好保障被告權利。但黎智英案並非普通案件,而是涉嫌干犯香港國安法,牽涉到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嚴重罪行,延聘外籍律師來港為被告辯護的傳統習慣,在審理國安法案件中明顯並不適宜,無益甚至有害。香港大律師公會認為,有關申請不符合海外大律師來港接案的一貫標準。律政司上訴的陳詞亦指出,香港國安法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基本法和人大決定而制定,英國的國安法則是根據普通法、國際人權公約及歐盟法律制定,認為海外大律師對香港國安法案件的貢獻必然有限。

不少法律界人士指出,香港國安法是國家立法,立法語言是中文,並按國情及香港情況專門立法,外籍律師不會比香港本地律師更熟悉中文、更了解中國及香港的實際情況。黎智英聘請英國御用大律師Tim Owen,其專長是人權法,對香港國安法的專業知識至少不會優於香港律師,又要依賴香港法律界人士的翻譯來理解、闡釋香港國安法;而且,他對中央及香港特區關係、香港國安法立法的獨特背景,相信難以充分理解,辯護時主要引用外國的法例、案例,難免偏離香港國安法的文本和原意,對於案件公平公正審訊、裁決至少並無助益。

高等法院上訴庭拒絕律政司申請上訴的判詞指,律政司的論點限制了法庭就專案認許聘用海外大律師到港的自由酌情權,重申本案須顧及和平衡公眾利益。本港作為法治社會,司法公正能否彰顯,最重要的是有獨立行使審判權的司法機關,不受任何干涉,被告人的權益獲得充分保障、得到公平審訊。國安法第44條列明,香港國安法案由指定法官負責處理,負責處理國安法的法官,除了要符合具備基本法對法官的司法和專業才能等嚴格要求外,亦須恪守司法誓言,無懼、無私,不容任何政治或個人因素影響司法程序及決定,案件判決的內容也必須公開,向大眾解釋理據。事實上,本港法庭已處理了一些涉及國安法的案件,相關案件都沒有外籍律師參與,從未引起社會上對案件審理是否公正的猜疑。

本港律師較之外籍律師更了解國情港情,更熟悉香港國安法,而且具備豐富的實踐經驗,由本港律師處理國安法案件,避免國安法案件審訊受到不必要的外在因素影響,能夠確保司法獨立,才是最符合公眾利益。律政司有必要直接向終審法院申請上訴許可,盡最大努力維護司法公義和公眾利益。

責任編輯: 許宣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