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福利署決定,對去年底被揭發集體虐兒事件的「童樂居」扣減約180萬元撥款,相當於給予主辦者香港保護兒童會年度資助的2%。這個決定引起社會強烈質疑,多名立法會議員批評懲罰太輕。虐兒是文明社會零容忍的行為,更何況是發生在受政府資助的保護兒童機構。而且是長期集體為惡。作為主管部門的社署必須徹底檢討「童樂居」事件,提出針對性的改善管理、提升監管措施,從制度上杜絕同類事件重演,絕不能以扣款、機構負責人辭職就當事情了結。

「童樂居」事件中,被虐兒童多達40人,年紀最小的只有一歲,至今34名職員被警方拘捕,暴露「童樂居」虐兒是集體行為,令人震驚。保護兒童會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調查事件,今年初公布的中期報告,批評童樂居在監管及培訓等多方面存在不足,包括無監督幼兒工作員的表現、無定期翻查閉路電視紀錄,最少七年無為員工提供防止虐兒培訓等。社署則指,基於中心嚴重違反服務質素標準,多名兒童被安排入院接受檢查期間,「童樂居」沒有為他們提供所需住宿服務,因此決定扣減180多萬元撥款。

「童樂居」是社署資助的住宿幼兒中心,社署完全有權終止或扣減其撥款。但這180萬元的扣減,對懲罰、防範虐兒事件起不到足夠的阻嚇作用,更反映出社署對受資助機構監管機制不夠完善,監管徒有其表。

第一,社署只是「扣減撥款」的說法,而並非「罰款」或「懲處」,「扣減撥款」的理由,是受虐兒童入住醫院令童樂居未能提供住宿服務。言下之意,既然受虐兒童有一段時間沒有入住「童樂居」,「童樂居」提供的服務少了,撥款相應減少,並不是懲罰「童樂居」虐兒。

第二,事件反映社署只負責撥款而不負監管責任。有立法會議員指出,社署對受資助機構沒有懲罰機制,今次扣減撥款代替懲罰已是「絕無僅有」的方式,過去有機構服務不達標,社署都只是要求解釋了事。社署對受資助機構監管不力,豈能保證機構能洗心改過、亂象不會故態復萌?

第三,政府必須要求「童樂居」徹底改善服務,更要向機構管理層問責。虐兒事件獨立檢討委員會審視機構運作,報告直指管理層早已知情,卻沒有加以制止,該會總幹事蔡蘇淑賢事後辭職。「童樂居」個別管理層請辭,公眾觀感是逃避責任多過被問責下台;社署只是扣減撥款,而非義正詞嚴的懲罰,更無具體的整改要求,社會肯定不滿意這樣的處理。社署應檢討現行的監管機制,確保「童樂居」有足夠動力改善存在的問題。

本港有不少受政府資助的社會機構,表面上政府有權有責監察這些受資助機構的服務,但實際上政府主要負責撥款,至於受資助機構的服務質素如何,是否令服務對象和市民滿意,政府通常不過問。即使發生「童樂居」虐兒之類駭人聽聞的事件,引起社會強烈關注,政府慣常做法是成立委員會檢討一番,交一兩份報告,之後就不了了之。政府對受資助機構的監管不到位、缺乏優勝劣汰的機制,這才是問題的根源。

社署對「童樂居」的處罰,必須與其虐兒事件的嚴重性相匹配,重新考慮大幅削減撥款、暫停「童樂居」的部分服務,若其服務改善不達標,甚至應考慮「釘牌」,如此才能有效提升受資助機構的服務水平、保障市民利益。

責任編輯: 梁存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