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昨表示,2018年至今年4月,有7名社工因刑事罪行被定罪及判監,但當中無人被註銷社工資格。社工的首要使命是協助有需要人士及致力處理社會問題、維護社會和諧,但修例風波以來,部分社工政治凌駕專業,參與違法活動,挑起矛盾、散播仇恨,與社工信念和專業操守背道而馳。社工違法卻不被「釘牌」,破壞市民對社工信任,政府有責任撥亂反正,檢討社工註冊條例,改革紀律聆訊機制,清除害群之馬,贏回市民信任。

本港目前總註冊社工達25,679人,其中多數以誠實、誠信、盡責態度,秉持專業價值與操守,以專業服務幫助有需要人士,化解社會矛盾,紓緩個體與社會間的焦慮和痛苦,成為維護、促進社會和美向善的重要力量。

民建聯要求取消被定罪社工的專業資格及檢討社工註冊局的職效。

但違法「佔中」尤其是修例風波以來,部分社工以個人政治訴求凌駕專業,假「協助」「人道支援」之名,到黑暴現場阻撓警方執法、掩護暴徒逃避法網,甚至參與街頭暴力活動、散布仇警言論、煽動非法罷工等,更有社工參與違法「初選」,涉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部分社工在修例風波中散布仇恨、煽動暴力,其所作所為已違背社工信念與專業操守,嚴重破壞市民對社工信任,註冊局理應對這些害群之馬採取紀律行動,作出懲戒直至「釘牌」。

但實際情況是,近年在黑暴活動中違法違規社工至今零「釘牌」。醫生、教師違規失德皆要被「釘牌」,為何偏偏社工違規失德卻零「釘牌」?原來根據社工註冊條例,觸犯了刑事罪行的人要被「釘牌」,必須是被裁定犯了指定罪行,即亂倫、強姦、謀殺、拐帶兒童或少年等嚴重罪行者,且要獲全體註冊局委員同意。

規管社工註冊的這一條例,嚴重落後於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的法律環境;社工註冊局處理投訴的紀律聆訊機制不透明、處理投訴有政治包庇之嫌等,已引起社會強烈反彈。註冊社工、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郭偉强認為,現時社工專業操守不包括政治渲染,令社工在接觸受訪對象時有機會播「獨」;註冊社工、香港社工及福利人員工會主席鄧家彪認為,不少弱勢社群誤以為社工的角色是教唆年輕人上街參與黑暴,大大減低市民對社工的信任,註冊局一直以政治取態作考慮,從不對違法社工作出任何懲罰,並提供保護傘去包庇他們。這種明顯的問題,自毀專業,變成社工界的污點,為此有議員建議將涉及修例風波的刑事罪行加入註冊條件的指明罪行中。

同樣是處理與社會動亂相關的專業失德投訴,教育局敢擔責任,至今已取消3名教師註冊,並向151名教師發出譴責信、警告信、勸喻信或口頭勸喻。對於註冊社工條例的偏頗、漏洞及與國安法不相適應的條款,當局必須認真檢討修正,並加強對市民的解說,同時增加紀律聆訊機制的透明度,重建市民對社工界別的信任。

責任編輯: 宋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