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昨日,本港的新冠疫苗接種計劃已展開3個月,但接種率和進度並不理想,16歲以上人口接種率僅有兩成。食衞局局長陳肇始表示,「疫苗猶豫」嚴重,可能會影響本港下一輪採購疫苗的談判,以致未能購買足夠全港市民接種的疫苗劑量。專家也指出,長遠控疫不能僅僅靠社交距離措施和檢測,接種疫苗是最根本辦法。香港人同坐一條船,全社會做不到群體免疫,人人都是輸家,因此政府、公營機構、社會團體和商界必須各顯其能,以針對性措施鼓勵和要求下屬員工或成員接種疫苗,促使社會盡快復常,這才是對社會負責任的表現。

中大醫學院昨日公布一項血清測試研究,推算本港新冠病毒隱形感染者有約2萬人,推斷本港要有九成九以上人口接種疫苗,才能得到保護。但現時接種了最少一劑疫苗的市民僅佔16歲以上人口的兩成,距離群體免疫甚遠。

一直以來,香港社會有一種迷思,認為接種疫苗只能自願、不能強制,政府不適宜採取激勵手段「谷打針」,商界或其他團體也顧忌被人說歧視,而遲遲沒有為接種疫苗提供激勵。這種想法其實大有問題。首先,接種疫苗涉及全社會的公共衞生安全,並非個人的私事,政府有責任將接種工作做好。長期以來,所有人由出生到青少年階段,均被要求接種多種不同疫苗,沒有接種者將難以入學、升學,等同強制,大家都習以為常,唯獨新冠疫苗政府就不能有所作為,是何道理?其次,如果為接種疫苗者提供獎勵,是歧視沒有接種者,那麼商家為長者提供優惠是不是歧視年輕人?

其實,對鼓勵接種疫苗顧慮重重,無非是害怕一旦有人在接種後身體不適,將被大肆炒作,怕因此擔責任。但政府已多番公布科學數據,證實接種疫苗根本不會提升死亡率或疾病率。任何人接種後的反應是否與疫苗相關,自然有專家委員會作判定,各界應該尊重科學,而不是受流言閒話所影響。如果各方各界都擔心被人指責而逃避履行責任,那麼誰為整個社會的公共衞生負責呢?

首先,政府部門應該身先士卒,鼓勵公務員和公營企業的員工接種,對個別特殊崗位,例如醫護、社工、教職員等,更應該提出明確的接種要求。台灣爆發新一輪疫情後,台北市長柯文哲也明確要求醫院內所有人接種疫苗,更打比喻說:醫護接種疫苗就像戰士上前線要戴鋼盔,「由不得你」。現時本港中小學仍未全面復課,各辦學團體也有責任鼓勵師生積極接種,保護師生健康和爭取恢復全日課堂。

其次,汲取日韓、台灣等周邊地區的經驗,如果社會不能達至群體免疫,就算疫情暫時受控,稍一鬆懈都會再次爆發,社會遲遲不能恢復正常,商界首當其衝。因此,商界應該最有動力為提升疫苗接種率盡責。所有商界團體和企業均應積極為完成接種者提供各種優惠,包括免費機票、酒店住宿、自助餐、主題樂園入場券等,既可以激活市場,又可以盡社會責任。待社會達至群體免疫,本港自然通關有望,各項商業活動都能得以恢復,重拾經濟榮景,商界將是最直接獲益者。

英美的新冠疫苗接種計劃產生正面作用,受感染人數大幅回落,死亡人數亦驟降,在在證明打針是戰勝疫情的最重要手段。中大醫學院追蹤百多名接種兩劑疫苗的人,發現都有產生抗體,說明新冠疫苗確實有效。近日即使本地疫情放緩,但變種病毒全球肆虐,難保不會捲土重來。政府、商界和社會團體都必須以破格思維,各出奇謀提升疫苗接種率,一同為全社會的公共衞生出力。

責任編輯: 宋得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