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超

美國總統大選倒數兩個月,最近拜登和特朗普似乎隱隱都將黑人議題當成了決戰的主戰場:特朗普主打「法紀」(Law & Order),指責拜登予「Black Lives Matter」(BLM, 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支持,四處搞破壞,阻礙美國再次偉大。拜登剛好相反,批評特朗普在該問題上令國家處於分裂的狀態,認為起訴槍擊非裔美國人的警察,有助療癒社會。

本來拜登站在「道德高地」,對特朗普展開的攻擊一度十分順利,孰料上周卻節外生枝,由民主黨女議員Shirley Weber提出的,向全美非裔人士賠償的法案(「美國非裔賠償法案」),獲加州高票通過,涉及賠償金額高達 14 萬億美元,立時讓很多人都傻眼了。

14萬億,大約相當於美國聯邦政府4年的總稅收,或者約等於中國14億人口一整年的生產總值。全部發放的話,每個美國黑人不論男女老少,馬上就有兩、三百萬港元的進帳,相當每人都中了一次六合彩頭奬。

說節外生枝,是因為這個法案其實和最近美警對黑人疑犯的執法過當沒有絲毫關係,但卻和拜登今年六月高調站出來支持多少有些關係。

法案針對的其實是150年前的美國黑奴制,支持者認為造成當今美國黑人飽受歧視、社會地位低下,沒有公平機會等問題,況且林肯總統答應賠償每個黑奴「40英畝土地和一頭騾子」的承諾一直沒有兌現,因此認為向全美非裔人士賠償是理所當然的。

該法案其實提出了好些時候,在美國國內一直都有爭議。曾經有調查指逾六成的美國白人不支持該法案。特朗普去年對法案亦不置可否,僅形容不尋常,他看不到會發生的可能。

今年美國接連發生白人警察執法過當,多個城市爆發黑人平權運動和騷亂,法案立時顯得很「政治正確」。拜登適時表示支持,而且更進一步,表示不但黑人應該得到補償,原住民(Native Americans)也要有!

於是才有加州衆議院6月以 56:5 高票通過,以及上周在加州參議院亦以33:3高票通過的場面,皆因加州兩院自1970年以來,一直由民主黨控制。

可是,大概連拜登也沒有想到,賠償的金額,竟然會是以萬億美元級別。因此,法案通過後他再次被問到時,態度明顯萎了,僅僅死撐說應該「收集必要的數據,才能對賠償問題展開對話」云云。

「人在家中坐,錢從天上來」,佔據美國人口多數的白人會怎樣看待,應該是不言而喻的吧。

似乎特朗普也樂得看民主黨的熱閙,一副愛理不理,繼續沿着宣稱要挽救美國法治的競選主軸展開,慰問白人執法者,和BLM騷亂者切割,不斷換花樣抺黑及人身攻擊拜登。昨日「特罵」繼續,稱「愚蠢的拜登」會摧毀美國和美國經濟,「拜登當選,中國就能拿美國的錢建設軍隊」云云。

看來,這次美國大選「揀爛橙」遊戲,還有得玩。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