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秋風

特區政府宣布推遲換屆立法會選舉,是為了防疫抗疫,避免大規模集聚引來交叉感染,如疫情失控將引致經濟衰退和失業大增,影響民生。近日確診感染的人數已逐步受控,證明是睿智的決定。與此同時,特區政府呈請中央作出指示和具體安排,估計全國人大常委會很快會作出具體指示和建議。

香港國安法已實施月余,我們應從國家安全這個高度,理解這段時間,所謂過渡期的一年議會,應怎樣安排才妥當。抗疫防疫工作,十分重要和迫切,政府要保證行政主導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議會通過民主選舉產生,23年來,逐漸有流氓化的傾向,破壞性益顯,民粹主義抬頭,為了選票,為了勝選,嘩眾取寵,總之凡事反對政府,罵罵咧咧,肢體衝突,醜態百出。「一國兩制」帶來的自由,例如資金和人員的進出自由,傳媒和教育的言行自由,好事變成壞事,不設防,遂被內外反對勢力利用,成為破壞「一國兩制」的方便漏洞。立港版國安法的目的,就是要在堵塞安全漏洞的同時,煞住立法會惡質化的傾向,一切以國家安全為考慮問題的最高原則。明乎此,中央對過渡性一年過渡期臨時立法會的安排,就有了根本性的依據。在這個前提下,某些泛黃議員,包括4名被DQ參選資格的退任議員,怎可留低?

特區政府明年的首要任務有三。一是維護公共衞生的安全,抗疫防疫不能鬆懈,政府不能夠罔顧市民生命和財產的安全。二是要確保經濟活動的安全運作,保就業,抗通脹,抑物價,守住金融,守住港匯,發展創新科技,恢復和內地尤其是大灣區的互動(互認健康碼,民生融合內地)。三是整頓司法界,在依法治港的基礎上扭轉法官和法庭隱隱然淩駕在行政之上的惡劣趨勢,確保行政主導,政令強勢執行。例如司法覆核,程式至上和上訴機制,均有被濫用之嫌。法律界應從根本上檢討提高效率問題和建立監察機制,擺正司法和行政之間的配合關係,而不是繼續被反對勢力通過各種法律說詞包裝,達到抗衡行政主導,干擾政府良政善治的圖謀。公正司法為民,才是最高尚的司法原則。

所以,未來一年的立法會應如何運作?考慮問題的重點,就是維護國家安全。綱舉目張。估計中央政府很快會有公布,體現國家在關鍵時刻對香港行使實質性治權的方式。

正式名稱是臨時議會,看守議會,還是過渡議會?不重要。反正是臨時,看守和過渡的性質。法律基楚最好是以國務院作出行政決定的方式,毋須人大常委作出法律決議,更不用解釋基本法。議會的組成,最好是以臨時委任的方式,委任的根據是愛國護港,有助建設的有議會經驗的人士。由於有別於正常時期立法會的運作,這個為期只有一年的特別議會,其運作應縮小到最重要的範疇,審議的議案主要應聚焦在抗疫防疫,財政撥款,經濟民生,聽取和辯論特首施政報告,以及執行香港國安法的有關事宜。任期一年,但視乎疫情的狀況,預留彈性,可以延長,如真有這個必要,應在適當時間內及早決定。立法工作的處理程式,議題議程和議案的設定,基本上仍由內會決定(等同常務委員會),界定哪些是緊急的,政府正常運作必不可少的;哪些是應暫時擱置,不予處理的。非常時期的政府施政,特別是牽涉到抗疫防疫,經濟民生和國家安全的重大措施,如有呈請司法覆核的案件,律政司應訂立篩選準則把關,與法院商討是否接納。會期和會議次數及休會期間的運作,應及時與中央溝通,明確立法會與全國人大和國務院之間的請示和聯系方式。

期待這個只有一年的臨時立法會,運作起來令港人感受到耳目一新,為下屆立法會的選舉創造較好的條件和氛圍。

责任編輯: 之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