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HabaSir

「禍港亂中、出賣祖國、出賣同胞是沒有好下場的!」

美國財政部昨晚(8月7日)宣布制裁包括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主任駱惠寧等在內的11名香港與內地官員,指他們破壞香港自治、限制言論和集會自由,制裁內容包括凍結這些官員在美國的所有資產,並禁止美國人與他們進行交易。

連登上一眾黃絲得意洋洋,欣喜若狂地聲稱:「此舉大大打擊『親共』官員,令他們收到掣肘,舉步維艱,再難對付反修例示威者。」素來崇洋媚外的黃絲都把美國捧上天,更把他們的制裁視為殺手鐧,天真的以為美國的所謂制裁能給內地和香港造成多麼重大的打擊,因此不惜拋棄尊嚴和廉恥四處乞求西方對中國進行制裁。他們對自己這種出賣自己的祖國、出賣自己的同胞的行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而且還樂此不疲,他們以為所謂的制裁能給內地和香港帶來重大的打擊,他們以為他們向西方社會求援給了西方社會一個打擊中國的理由和機會就會博得人家的青睞,因此他們一邊祈求西方國家制裁內地和香港的官員,一邊又四處散播謠言說什麼「中國官員在美資產」、「中國官員持有美國綠卡英國護照」等等,結果無一不是立刻被現實強有力的打臉回擊。

就在美國宣布了制裁名單沒多久以後,被列入該名單的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就回應說:「我在國外沒有一分錢資產,搞制裁不是白費勁嗎?當然,我也可以向特朗普先生寄去100美元,以供其凍結之用。」由此可以看出,美國所謂的制裁不過是廢紙一張,只能淪為笑談。再看前段時間,亂港分子黃之鋒面對媒體言之鑿鑿地說,「前特首梁振英先生全家都持有英國護照」,結果立刻被梁先生反駁道:「事實是我和三名子女從來沒有申請或取得任何外國護照或居留權,而我太太亦已放棄英國護照。黃之鋒從來沒有向我求證,信口雌黃,我保留控告誹謗的權利。」由此可見,謊言就是謊言,由謊言引來的所謂制裁也只能淪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笑料。

眾所周知,被美國制裁過的國家和外國官員數不勝數,所以美國在對外問題上能採用的手段大家早已心知肚明,今次一次過制裁港府和中聯辦官員根本是大家意料之中,毫不新鮮,舊戲重做。只可惜令美國自己意想不到的事實是,他們的制裁絲毫沒有嚇到名單上的官員,更加沒有打擊到中國。此舉除了給美國自己徒增尷尬惹來笑話外,還讓世人看清了美國虛偽的真面目,他們不是一直號稱保障人權尊重隱私嗎?怎麼別人的做法不符合他們的要求,他們動輒就要凍結別人的資產呢?難道這樣做不是侵犯他人的人權,侵佔他人的財產嗎?

我這樣說自然還是有諸多黃絲暴徒不願相信,因為崇洋媚外的他們只相信西方的強大卻看不見中國的進步,他們只看見了美國社會虛偽的民主,卻看不見在美國以外的地方,但凡是被美國鼓吹了民主思想的地方,都淪為一片焦土,烏克蘭是這樣,伊拉克是這樣,敘利亞也是這樣。很可惜,今天科技、經濟、軍事都已經飛速發展的中國不會成為這樣,美國先後出台的所謂「新疆法案」和所謂制裁,對新疆有什麼影響嗎?答案是絲毫沒有。新疆的經濟建設依舊井然有序,人民生活安樂,疫情防控也是有條不紊地推進。那些妄圖通過美國的制裁打擊中國的黃絲暴徒,你們的美夢該醒醒了。

反觀現在的美國,新冠肺炎累計迫近490萬確診,超過16萬人死亡,在這兩項數據上相信沒有國家可以超越美國,並且上述數據相信還會持續上升,不知道那些緊跟美國民主步伐的黃絲暴徒對於這種罔顧國民性命的行為有何高見?在他們眼裏,國民的生命和民主是怎樣的關係?特區政府為了保障市民的生命安全,採取各種方法進行疫情防控,特區自身的醫療系統無法承擔大量集中的病毒檢測,中央政府就組織內地醫護前往特區支援,然而亂港分子在此時又借機造謠說「內地醫護人員會收集港人的DNA送往內地」,亂港分子意圖不軌,抗議內地醫護人員赴港支援,鼓吹市民拒絕檢測,這一點和遠在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先生的做法也是如出一轍,都是為了自己的私利私心,罔顧他人的生命安全。美國人民在新冠疫情中苦苦掙扎,特朗普的高爾夫照打不誤,因為那是他的愛好;香港疫情失控,之前每天都有過百人確診,亂港分子還在散播謠言,組織人群聚集抗議前來支援的內地醫護,因為禍港亂中也是他們的目的。

特朗普為了挽回不利的選情和轉移美國國內的各種矛盾,三番四次對中國內政指手畫腳,可惜最終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的這些所謂的法案和制裁既沒有阻止美國國內的疫情,也沒有減緩美國的暴亂,更加沒有給中國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打擊。相反,因為中央政府在新冠疫情和抗洪救災中的英明領導,倒是讓全國百姓更加上下一心同心同德,而香港國安法的落地也有力地阻止了黑暴的違法行為,香港社會已比去年穩定很多。美國也許還是那個強大的美國,但中國早已不是那個落後的中國了,那些還在幻想着依靠美國可以打擊中國的亂港分子,奉勸你們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早點面對現實,禍港亂中出賣祖國出賣同胞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大公文匯全媒體供稿)

责任編輯: 之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