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出台對反對派產生了巨大震懾力,也打亂了反對派的立法會選舉部署,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是國安法並沒有改變反對派立會過半的圖謀和野心,反而令反對派更加無所不用其極欲控制立法會,以抗衡中央,甚至作為反中的平台,就如現在多個區議會一樣。同時,國安法也不可能令反對派的支持者、「港獨」分子改弦易轍,他們不敢反不敢亂,但依然會利用選票作為抗爭武器。因此,9月立法會選情仍然不能掉以輕心。

為了實現35+目的,戴耀廷、區諾軒等近日大力推動反對派初選,各區的所謂初選論壇也在陸續上演。所謂初選是要迫退不屬意的參選人,當中有兩大目的:一是盡量減少參選隊伍,以配合戴耀廷「66443」的五區目標;二是通過初選讓大台屬意人選可以經過正常程序成功出選,在初選的大旗下,令其他人無法置喙被迫接受。這就是戴耀廷初選的真正目的,說穿了,就是一場假初選、真篩選的鬧劇。

幕後大台其實早已定下了最終名單,如果有人違逆,必將遭到全面打擊。例如視議席如命的街工,梁耀忠知道這4年的表現得不到金主認同,在初選之下幾可肯定沒有參選機會,街工將會失去唯一的議席,於是孤注一擲揚言會由主席盧藝賢出戰新界西,梁耀忠抬轎,無論初選結果如何都必定去馬云云。

街工的正常參選安排,打亂了反對派在新西部署,影響了初選的假戲,隨即遭到反對派的全面炮轟和圍攻,金主甚至發動街工內部成員倒戈反梁耀忠,包括元朗區議員何惠彬公開批評街工「彈弓手」,漠視協議,更宣布退出街工。這等同是向街工發出了嚴重恐嚇,如果街工堅持去馬,金主將會發動更多成員退黨以「肢解」街工。最終,在金主的壓力下,街工急急發聲明表示不會參選,向金主道歉投降。但經此一役,街工泡沫化已是不可挽回的結局。

被這個假初選「壓榨」的不單是街工,不少「本土派」、「港獨派」也被大台驅逐。攬炒派組織「學生歷量」就直指反對派不應有大台。至於有意參與立法會新界西直選屯門區議員巫堃泰,有意參與新界東的「全民參政」姚冠東,以至「人民力量」等都拒絕參與初選,自然也遭到大台的指駡攻擊。

初選有意偏袒公民黨、民主黨的一眾議員。為什麼這些「老油條」能夠獲得特別對待?看看黎智英每當發生政治事件時,例必傳召這些反對派議員到他大宅「面聖」,有這樣的關係,戴耀廷的初選自然要照顧這些金主「寵臣」。為了確保這些人能夠保住議席,就需要利用初選將不聽話的人、將可能與這些「寵臣」爭票分票的人盡量趕走。如果他們參加初選,就用初選程序令他們知難而退;如果他們不參加初選,就指責他們不顧大局,分裂反對派,是「內奸內鬼」,之後全力打擊,就如對付街工一樣。這場初選從來都是一場假戲騙局,是一場真篩選。街工被趕「本土」被趕,這場初選已經露出了底牌。

责任編輯: 張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