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的「沙士」大大提高市民的防護意識,為了避免接觸到防不勝防的沙士病毒,催生了中國的「網購」和支付寶,開啟了購物的新時代。而目前來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病毒,猶如恐怖分子對人們的生活、工作、健康和心理產生前所未有的惡劣影響。為了減少病毒入侵肌體,專家建議大家少出門,促使「網購」更上一層樓,向更快、更好、更高的目標挺進。

和傳統的銷售渠道相比,網購省去傳統中間商的諸多「抽水」環節。生產商品的廠家直接和消費者聯繫,避免了產品到消費者手中前已經過「層層剝皮」,使交易的成本大大降低。這樣的交易既有利於生產商盼望的較高速度運作,也讓消費者用上價廉物美的產品。對中國青年來講,網購已經成為衣食住行必不可少的生活環節之一。他們只要通過微信和支付寶,動動手指,就可以足不出戶讓自己喜歡的商品被送到家門前。中老年雖然對網購仍然持有懷疑的態度,但亦有愈來愈多上年紀的人成為網購「初哥」。

據國家統計局公佈,2019中國內地消費總額是41萬億元人民幣,而網購則超過10萬億元。換句話說,除房子等大件商品外,網購都已經涉足其中,名副其實地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太太近日要我上街購買馬桶蓋,由於自己很少購買此類東西,找了半天不僅未能買到中意的貨品,連賣馬桶蓋的店都未能找到。於是尋求百度幫助,希望以最快的時間找到此類商店。惟結果店沒找到,卻跳出專門經營網購馬桶蓋的公司,客氣地介紹他們的相關商品和售後服務程序。說實話,我對這樣自己跳出來的公司是不感冒的,不過經訓練有素的推銷員不辭勞苦地介紹,總算接受他們的推介......「反正值不了幾個錢,就當作被騙子騙一次。」我心理嘀咕一陣後,就在手機上按下網購馬桶蓋的相關手續。

後面的結果是,隨着商品的使用和他們的相關跟進,我已經從最初的懷疑網購,很快轉變成網購「初哥」。此後的我幾乎每天都有快遞傳過來的信息,內容應有盡有,從磁吸快速充電線、耗電一點點的小型LED燈,到無線鍵盤、鼠標,再到聯想手提電腦等等,所有貨品均可稱價廉物美。根據職業習慣,於是決定對網購的由來探索一番,結果是不得不對從事、開拓這個行業的先驅們點讚。到今天,自己完全成為阿里等網購公司的義務宣傳員。

由於生產商直接和消費者掛鈎,有利生產商對自家產品獲取最新、第一手資料,努力提高產品質量,及時改正、提高自家生產的商品,讓生產和消費間出現良性互動。消費者可以買到價廉物美的貨品,廠商避免辛辛苦苦生產卻只能「拿小頭」,而讓推銷商「拿大頭」,彼此樂於合作成交,使網購開創了全新的購物習慣。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網購交易金額超過10萬億元人民幣,成為拉動內地消費和國家經濟增長的強勁引擎和動力。網購讓社會消費、生產商生產出現前所未有的良性循環,加快了廠家對社會需求的準確判斷,為國家經濟發展提供了正能量;凸顯中國網購已經引出了全新乾坤。

網購指的是在網上進行買賣,買賣要講誠信,生意才可能做得長久。網上買賣的最大問題是互不認識,難免有買者擔心貨不對辦,賣者則擔心收款不暢,彼此間的信任成為最大問題。所以當1998年第一筆網上交易成功,內地開始進入購物網站的時代初期,生意並不那麼暢旺。但隨着支付寶的面世,不僅解決了買家的擔憂,也解決了賣者的顧慮。

支付寶實際上是一個平台,網購的人將錢存放在支付寶的賬戶中,只有等到驗明貨品後,才由支付寶付錢,不用擔心商品不合格的問題。由於支付寶的每一個賬號都經過公司的有效驗證,從另一角度保障了賣家的利益,只要買家收到合格貨品,不用擔心收不到錢的顧慮。支付寶在網購交易中扮演了中間保證的重要角色,它使網上交易順利有序進行;為網購提供了「簡單、安全、快速」的支付解決方案。

到日前為止,支付寶已經擁有超13億全球用戶,用戶數每年更加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長。現在,全球有180多家銀行與支付寶合作提供快速支付服務。客戶只要在銀行留下聯繫方式、銀行卡號、手機校驗碼等信息,就可隨時隨地通過支付寶快速進行網購服務。換句話說,如果沒有支付寶,中國乃至世界的網上交易不可能有今天這麼暢旺;也可以這樣說,支付寶是網購的支柱、靈魂和神經中樞。

馬雲曾經說過:許多假冒商品其實比真品質量更好,價格更優惠。並稱網購是一種新的業務模式,為消費者實現了穿上「名牌」的夢想。正是因為馬雲的這些話,使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一直緊迫阿里,認為阿里是賣假貨的大本營,阻礙了阿里撬開美國市場的進展。馬雲說,懷疑淘寶靠賣假貨起家,顯然是言過其實,假貨是不可能被中國市場接受的。隨着美國商界政客的頻頻對阿里賣假貨的炒作,阿里在美國市場的業務進展受到極大影響。而美國服裝和鞋履協會呼籲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阿里平台列入「惡名市場」名單的舉動,更加使阿里雪上加霜。事實上,淘寶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列入「惡名單」後,促使馬雲在保護和打擊假冒偽劣商品方面做出了系列努力,最終讓美國將淘寶從「惡名單」中除名。

事實上,內地網購快速發展,極個別假貨或許存在,讓沒有經歷過網購的人往往懷疑網購的安全性、所購商品的質量保證等諸多問題。而不懷好意的媒體渲染,特別是美國一些唯恐天下不亂的所謂「投資者」,甚至無視阿里股票極受美國人歡迎這一事實,而強詞奪理地稱阿里靠賣假貨起家的;凸顯美國政客、所謂投資者和媒體的「酸葡萄」心理。

责任編輯: 張岩